古蘭經中的暴力

世界目睹了一場對教宗本篤十六世(Benedict XVI)雷根斯堡演講的回應,這場回應大潮已經遠遠不止於口頭上,而包括了襲擊加沙、約旦河西岸和巴士拉的教堂。有些人甚至呼籲處死教宗。

澳大利亞籍司鐸級樞機喬治·佩爾(George Pell)力爭這場辯論,他暗示以暴力回應教宗9月12日的演講說明了「對於伊斯蘭主義者而言」宗教與暴行之間相互關聯。

另 一方面,沒有一個大人物像沙特阿拉伯的大穆夫提謝赫·阿卜杜勒·阿齊茲·沙伊赫(Sheikh Abdel Aziz al-Sheikh)這樣,他對沙特官方通訊社發表聲明說,要捍衛穆斯林訴諸暴力的神聖權利:「伊斯蘭的傳播已經歷了幾個階段,在麥加和麥地那的階段,先 是地下轉而公開。然後真主授權那些忠士來捍衛他們自己,與反抗者戰鬥,相當於一項得到真主合法化的權利。這...是合理的,而且真主並不憎惡此行。」

沙 特阿拉伯的最高級神職人員還解釋說,戰爭從來不是伊斯蘭創始人先知穆罕默德的第一選擇:「他給了三個選擇:接受伊斯蘭,或者投降交丁稅,那麼他們將被允許 留在自己家鄉,在穆斯林的保護下遵守他們的宗教信仰。」因此,根據大穆夫提的觀點,如果非穆斯林拒絕皈依或和平地向伊斯蘭軍隊降服,那麼第三個選項(刀 劍)只不過是最後的選擇。

謝赫·阿卜杜勒接著敦促人們為了自己的好處去讀古蘭經和聖訓(關於穆罕默德的教導和榜樣的記錄),並指出古蘭經已被譯成許多種語言:「讀古蘭經和聖訓的人能夠理解事實。」

關於這一點,至少悉尼的樞機主教和沙特的大穆夫提達成一致,因為在今年早些時候的演講上,佩爾還敦促人們去讀古蘭經。

在大穆夫提想讓我們去閱讀的古蘭經和聖訓當中,事實是什麼?

事實上,讀古蘭經並非易事。一開始時,棘手的是上下文。古蘭經在這點上讓讀者為難:一個段落到另一段落並沒有明確標注,而且總的114章(suras)不是按時間先後順序排列。

明白古蘭經中個別段落上下文的關鍵可以從順納,即穆罕默德的生活實錄中找到。順納的來源是傳統(聖訓),其中遜尼派承認六卷收編的規範合集以及穆罕默德的傳記(sira literature)。

雖然這些資料數量眾多,但現在大多數有英文版本,很多可以在網上閱讀。

除了資料來源的先天困難外,許多世俗的西方人帶有某些嚴重的先入為主觀念。其一就是經常聽到的口頭禪,「所有宗教都一樣」。另一種言論是,「任何人都可以用宗教教義為暴力行徑正名」。這種觀點至少可以追溯到盧梭,他認為任何以及一切形式的宗教都是有害無益。

如果堅持這些觀點,任何人在查考古蘭經對採用暴行的獨特看法的能力就會被破壞。

還有另一個障礙,就是西方文化本身的內疚感,以及其對所謂基督徒偽善的懷疑。

努力批判伊斯蘭某些教導都很可能遭遇到對教會道德缺失的高聲譴責,正如其有關反猶太主義的驚人記錄。我有沒有提到十字軍東征?

最後,現實是穆斯林堅持各種不同的信仰和做法。大多數人都正常地害怕自己在古蘭經中得出有關暴行的結論,免得他們發現自己妖魔化穆斯林。

但古蘭經鼓動暴力嗎?

不 證自明,古蘭經的一些經文的確鼓勵施暴。例如,考慮一下這一句暗示戰鬥「對你有益」的經文:「戰爭已成為你們的定制,而戰爭是你們所厭惡的。也許你們厭惡 某件事,而那件事對你們是有益的;或許你們喜愛某件事,而那件事對於你們是有害的。真主知道,你們確不知道。」(古蘭經2:216)

另一方面,關於和平的經文同樣明瞭:「你應憑智慧和善言而勸人遵循主道,你應當以最優秀的態度與人辯論,你的主的確知道誰是背離他的正道的,他的確知道誰是遵循他的正道的。」(古蘭經16:125)

解決如此明顯相互矛盾的信息引出了一個在古蘭經解經方面的關鍵性挑戰。今天,穆斯林對如何是最好解決這一問題未能達成共識。單為這個原因,以任何一種方式解釋古蘭經可能被當作不合理。

然而,關於這一問題,早在伊斯蘭歷史上已經發展出一種共識。這種方法取決於穆罕默德先知生涯發展階段的理論。還引出了一種被稱為廢棄的教義,即後來啟示的經文可以廢棄或修飾之前啟示的經文。

沙 特阿拉伯前任首席大法官謝赫·阿卜杜拉·本·穆罕默德·本·哈米德(Sheikh Abdullah bin Muhammad bin Hamid)在一篇關於古蘭經聖戰的文章中工整地總結了古蘭經對暴行的傳統作法:「所以,起初『戰鬥』是被禁止的,然後獲得准許,再之後變成強制性: (1)針對那些先對你們(穆斯林)開『戰』的人...(2)針對所有除了崇拜安拉還拜他神的人。」

最初,穆罕默德在麥加的時期,當時他還較弱,追隨者少,古蘭經的經文鼓勵和平,避免衝突:「信奉天經的人(基督徒和猶太教徒)當中,有許多人惟願使你們在繼信道之後變成不信道者,...但你們應當恕饒他們,原諒他們,直到真主發佈命令。」(古蘭經2:109)。

晚些時候,在逼迫之後,伊斯蘭曆元年,移民到麥地那,賦予他們僅僅出於防禦目而戰鬥的權利:「你們當為主道而抵抗進攻你們的人,你們不要過分,因為真主必定不喜愛過分者。」(古蘭經2:190)

隨著穆斯林社群發展壯大,其與鄰國的衝突並沒有消減,後來的啟示為發動戰爭提供了許可證,直到在古蘭經第9章(被視為最後啟示幾章之一)中,結論是為了擴張伊斯蘭的權勢,幾乎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發動針對非穆斯林的戰爭。

第 9章將以物配主者與「信奉天經的人」(基督徒和猶太教徒)區分開來,要跟前者戰鬥直到他們歸順-「當禁月逝去的時候,你們在哪裡發現以物配主者,就在那裡 殺戮他們,俘虜他們,圍攻他們,在各個要隘偵候他們」(古蘭經9:5「關於刀劍的經文」),後者則得到另一個選擇,投降並在伊斯蘭統治下保持自己的宗教: 「當抵抗不信真主和末日,不遵真主及其使者的戒律,不奉真教的人,即曾受天經的人,你們要與他們戰鬥,直到他們依照自己的能力,規規矩矩地交納丁稅。」 (古蘭經9:29)

以下節錄摘自伊本·卡錫爾(Ibn Kathir),他的評論在今天為西方穆斯林廣泛引用,引文說明了廢棄的教義如何使古蘭經的經文前後一致:「恕饒他們,原諒他們(古蘭經 2:109)...已經被殺戮以物配主者(古蘭經9:5)的經文所廢棄,並要抵抗戰鬥...(古蘭經9:29)。安拉對以物配主者的赦免已被廢棄...關 於刀劍殺戮的經文取而代之。安拉之後下令的經文進一步支持這一觀點。...安拉的使者及其同伴曾經按著安拉的命令原諒以物配主者和信奉天經的人...直到 安拉允許他們戰鬥。然後,安拉就毀滅了那些註定要被殺的人...」

許多穆斯林學者都詳細闡述過關於戰鬥的教導,包括偉大的中世紀哲學家伊本·赫勒敦(Ibn Khaldun),類似於沙特阿拉伯的大穆夫提,他堅持「三種選擇」理論:

「與他們討論或爭辯...不是我們的責任。他們只能在皈依伊斯蘭、交納丁稅或死亡之間做出選擇。」(歷史緒論)(The Muqaddimah)

這些都為謝赫·阿卜杜勒·阿齊茲對教宗演講的回應做出了解釋。大穆夫提暗指麥加和麥地那時期的啟示有所區別,他援引古蘭經9:29(如上所述)的教導,即要與信天經的人戰鬥,直到非穆斯林改皈或投降為止。

今 天大多數穆斯林承認「防禦性聖戰」的宗教合法性,包括巴勒斯坦的爭端-但很多人似乎拒絕一個想法,就是要發動具有攻擊性及擴張主義的聖戰。大多數人會強調 穆罕默德眾多軍事行動中的防禦性,聲稱他攻擊別人只是為了先發制人,避免敵人侵略穆斯林。也常常有言論說,穆罕默德的戰功只是他生平在遇到特殊情況時的特 定回應,對後世的穆斯林不具有約束力。

然而,聖戰純粹是防禦性的說法很難與伊斯蘭最初100年的驚人軍事擴張形成一致。幾個世紀以來,擴張 主義聖戰理論的正確性仿佛對穆斯林學者們不言而喻,因為大量軍功證明了它的正確性,聖戰使穆斯林攻佔基督教世界的絕大部份地區,以及波斯的瑣羅亞斯德教地 區和印度的印度教地區。

雖然當今時代伊斯蘭失去了其軍事優勢,關於穆斯林應如何在非穆斯林統治下處世還未達成一個共識。尚無共識說,不應該以神聖化聖戰的藉口來醞釀一場正義的戰爭。

尚 無共識說應該優先考慮古蘭經早先的更為和平的經文,而不是推崇暴力的經文。尚無共識說,如果軍事擴張的舊例變得實際,且這個時候來到時,不應該這樣做。尚 無共識說,非穆斯林應該被允許討論古蘭經和穆罕默德的生活,而不會成為恐嚇的目標,不會遭受無知、無能或種族主義的指控。

穆斯林世界極其多元化,可能永遠無法達成這樣一種共識。然而,嘗試是必要的。實現這一共識的重要工作正在進行,但沒有完成,任何一種有力於促使伊斯蘭減少神聖化武力的辯論都值得大家全力支持。

馬克·杜里博士(Dr. Mark Durie)是聖瑪麗考爾菲德教區的牧師以及澳大利亞人文科學院院士。本文完整版本刊登於9月23日的澳大利亞週末報。

這篇文章翻譯自Dr. Mark Durie的在線文章「Violence in the Koran」

http://www.markdurie.com/uploads/Violence_in_the_Koran.pdf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