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秘密指令支持全球伊斯蘭主義

Raymond Ibrahim(http://www.frontpagemag.com/author/raymond-ibrahim)2014年7月4日

Raymond Ibrahim是賀維智自由中心席爾曼研究員(Shillman Fellow, David Horowitz Freedom Center);中東論壇羅森撰稿人(Judith Friedman Rosen Writing Fellow);基督教廣播網絡(CBN)新聞撰稿人。《重釘十字架-伊斯蘭向基督教發動新聖戰真相》(Crucified Again: Exposing Islam’s New War on Christians[2013])(http://www.amazon.com/gp/product/1621570258/ref=as_li_qf_sp_asin_il_tl?ie=UTF8&camp=1789&creative=9325&creativeASIN=1621570258&linkCode=as2&tag=uhurnetw-20)作者,《阿爾蓋達讀本》(The Al Qaeda Reader[2007])(http://www.amazon.com/Qaeda-Reader-Essential-Terrorist-Organization/dp/076792262X/ref=sr_1_2?s=books&ie=UTF8&qid=1381779501&sr=1-2)作者。

最近一則海灣新聞報道(http://gulfnews.com/news/region/libya/us-document-reveals-cooperation-between-washington-and-brotherhood-1.1349207)讓人看出端倪,明白為何美國要協助穆斯林兄弟會及盟友組織掌權,繼而令整個中東地區陷入混亂。

該則報道不少內容與筆者評論不謀而合,且舉一例:

杜拜消息:

奧 巴馬政府行政局於2010及2011年評估過穆斯林兄弟會,早於突尼西亞與埃及爆發「阿拉伯之春」以前。奧巴馬曾於2010年頒佈總統研究指令11,著令 評估穆斯林兄弟會及其他「政治性伊斯蘭主義」運動,包括土耳其執政黨公義與發展黨,得出結論是,美國應改變長久以來支持中東與北非維持「穩定」政策(即支 持「穩定政權」,就算是獨裁政權也在所不計),轉而支持「溫和的」伊斯蘭政治運動。

這種轉變,其實也不難觀察到。自奧巴馬行政局上場後,伊斯蘭勢力不斷在中東與北非崛起,局勢一片混亂;因為行政局不再支持管治穩定、持世俗思想的獨裁者。

最明顯的例子是,奧巴馬政府撇棄與美國結盟三十年的穆巴拉克,轉而支持伊斯蘭主義分子,尤其穆斯林兄弟會。結果大家都看見了-就是掀起另一場革命,可說是人類史上規模最大的革命,而大多數埃及人都指摘奧巴馬支持恐怖分子。

總統研究指令11至今仍被列作機密文件,部分原因是,文件顯示出當局對中東與北非地區局勢之無知與幼稚觀點,令人汗顏。

不 僅政府有此「無知與幼稚觀點」,這也是中東研究學者與學術機構所持的「正統與主流」觀點,具政治影響力的機構尤其如是,如首都華盛頓喬治城大學的當代阿拉 伯研究中心。筆者對這類研究計畫相當熟悉,全都基於錯誤-也就是「無知與幼稚」-的前設,以為相關地區之不堪情況,全因美國(早前)扶植的獨裁政權一手造 成。(但實情是,此類社會往往並非幾個獨裁者造成的,卻是伊斯蘭社會的自然結果,也是最有能力執行法規、維持秩序者所造成的-比較一下薩達姆治下、與目下 伊拉克就知道,與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比起來,薩達姆反倒更「民主」,後者宣稱要建立哈里發國。)中東學界也有分宣揚此類看法,認為有所謂「溫和派」與 「激進派」伊斯蘭主義者,而美國應與溫和派合作。(實情是兩者都一樣激進,伊斯蘭主義者是必然激進的,兩派分別只在於,「溫和派」沒那麼明目張膽而已。但 兩派都有同一「激進」目標-建立實施伊斯蘭教法的哈里發國。)

上述文件由首都華盛頓對話中心(Al Hewar centre)取得,令情況曝光。

文件重要。正如Daniel Greenfield寫道:「取得相關文件的對話中心,與伊斯蘭思想國際機構(http://www.discoverthenetworks.org/printgroupProfile.asp?grpid=6180)有聯繫…是穆斯林兄弟會的前線組織。該會領袖曾威脅要公開與奧巴馬政府的諒解協議;這再好不過。此舉主要是警告奧巴馬,他要是忘記雙方協議,對方大可以證明兩者關係屬官方政策。」

可以肯定,穆斯林兄弟會在埃及被拉下台後,該會好幾個領袖都曾威脅奧巴馬政府(有時做得頗明目張膽)不能背信;當中包括兄弟會高層領袖Khairat al-Shatter的兒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cD3DyrbkPw)。

隨著資訊自由法案件繼續聆訊,數萬頁文件曝光,揭示美國政府與穆斯林兄弟會的協議,一度列作機密的文件正陸續公開。

這數萬頁文件要是全部公開的話,奧巴馬政府一直隱諱的對中東政策將全面曝光,到時候可能會有報道如下:

據資訊自由法取得之美國政府文件證實,奧巴馬政府一直與利比亞穆斯林兄弟會有緊密聯繫。美方官員曾於2012年4月安排利比亞穆斯林兄弟會公共關係總監Mohammad Gaair訪問華盛頓,在「伊斯蘭主義掌權」會議上演講,會議由卡奈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主辦。

消息傳出後,奧巴馬政府指當局對伊斯蘭主義或其他黨派均一視同仁,但種種蛛絲馬跡顯示,實情並非如此。單單在埃及,美國外交官Anne Patterson在去年反兄弟會革命後成為埃及民眾討厭人物(http://www.raymondibrahim.com/from-the-arab-world/u-s-ambassador-to-egypt-muslim-brotherhoods-lackey/),因為她不僅總統穆爾西、也是親親兄弟會的。

一 份列為「機密」的美國政府外電報告指:「駐班加西大使與利比亞穆斯林兄弟會會面:2012年4月2日,駐班加西大使與穆斯林兄弟會程序委員會某高層成員會 面,他將於4月5日,在卡奈基國際和平委員會於首都華盛頓舉辦之「伊斯蘭主義掌權」會議上演說。他形容,穆斯林兄弟會決定公開組政黨,結束多年地下組織生 涯,是後革命時期利比亞的一次機會,也是盡義務。」

阿拉伯傳媒早前報道(http://www.raymondibrahim.com/from-the-arab-world/behind-benghazi-muslim-brotherhood-and-obama-administration),兄弟會於利比亞一個組織很可能牽涉9/11美國駐班加西大使館襲擊。在此背景下,再看文件所揭示奧巴馬政府與利比亞穆斯林兄弟會有聯繫,實在令人不安。

另 一份列為「敏感但非機密」級別的政府文件,則載有美國副國務卿William Burns於2012年7月14日與兄弟會領袖Mohammad Sawan會談重點,他是兄弟會所創公義與建設黨魁。文件幾經修訂節選,仍清楚顯示華盛頓傾向支持兄弟會成為後卡達菲時代利比亞之主要政治勢力。會談重點 建議William Burns告訴Sawan,美國政府「與貴黨有共同目標,確保利比亞能採取全面而傳統的司法程序,以應對過往一段時間的暴力事件,免致再觸發不滿情緒」。

「採 取全面而傳統的司法程序,以應對過往一段時間的暴力事件,免致再觸發不滿情緒」,這也是中東學者普遍立場,換個說法就是,伊斯蘭主義者可以暴力或恐怖手段 處事,只要提出「合理解釋」,所以美國一定要「安撫」之,以免「再觸發不滿情緒」(這可能是班加西使館遇襲的背景)。

Burns的文件這樣形容利比亞的穆斯林兄弟會:「去年革命之前,穆斯林兄弟會遭取締逾三十年,卡達菲政權致力搜捕其成員。」

觀乎伊斯蘭主義者在利比亞、伊拉克、埃及、敘利亞等地所造成混亂情況,自不難明白,為何卡達菲、薩達姆、穆巴拉克等阿拉伯極權者,還有近期的巴沙爾致力「取締」、「搜捕」兄弟會與相關組織了。
這篇文章翻譯自Raymond Ibrahim的在線文章「Obama’s Secret Directive Supporting Global Islamism」

http://www.frontpagemag.com/2014/raymond-ibrahim/obamas-secret-directive-supporting-global-islamism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