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諸國歡迎穆斯林,冷待基督徒難民

西方不僅助長中東迫害基督徒(http://www.raymondibrahim.com/muslim-persecution-of-christians/confirmed-u-s-chief-facilitator-of-christian-persecution/),身處西方的基督徒亦遭苛待。

Raymond Ibrahim

2015年9月10日

文章原刊於GatestoneInstitute.org

西方不僅助長中東迫害基督徒(http://www.raymondibrahim.com/muslim-persecution-of-christians/confirmed-u-s-chief-facilitator-of-christian-persecution/),身處西方的基督徒亦遭苛待。

據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最近一則報道(http://www.npr.org/2015/07/03/419824382/syrian-christians-face-new-threat-from-rebel-alliance),獲美國支持、同時對抗敘利亞巴沙爾政府及伊斯蘭國的「溫和派」聯盟「本身有極端派系,亦惡待基督徒,逼他們離開家園」,手法與伊斯蘭國如出一轍。

被迫離鄉別井的基督徒少數族群千辛萬苦抵達西方國家-包括美國-方發覺遇上更多麻煩。

曾有一組20人的基督徒為逃避伊斯蘭國離開伊拉克,於本年2月抵美後一直關在聖地牙哥奧泰伊拘留所(Otay Detention Facility),儘管他們有親屬僑居美國,亦有基督教領袖願意作擔保人(有美國人願意擔保、任監護人,是被拘留外國人獲釋主要條件)。

維護人士稱,這群難民拘留時間太長,甚至超逾美國政府本身的標準。部分人已監禁超過七個月,惟釋放無期。

「他們遭無理拘留…這些人才剛逃離地獄,應該讓他們與家人團聚。」聖地牙哥迦勒底人社群發言人Mark Arabo說(http://www.christianpost.com/news/after-four-months-why-are-20-chaldean-iraqi-christians-who-fled-isis-still-detained-by-immigration-officials-141352/)。

被拘留者包括一名逃離伊斯蘭國控制的女子,她曾求請探望母親,可惜未及相見母親已經離世。「她一直請求讓她出去看看垂死的母親。」一直跟進此案的神職人員說。

聖地牙哥《東郡雜誌》(East County Magazine)報道(http://www.eastcountymagazine.org/east-county-chaldeans-plea-release-christians-detained-homeland-security-otay),不斷有伊拉克基督徒難民逃到西歐,結論稱:「既有親屬及宗教領袖願意作保,並幫助滯留這裡的難民,聯邦政府為何並未採取措施加快程序,俾令難民與家人團聚?這仍然是個謎。」

這個「謎」令人想起美國國務院有個習慣,就是歡迎穆斯林,但常常拒絕向基督徒發出簽證(http://www.gatestoneinstitute.org/5721/christian-visa-state-dept)。

自2015年初,已有4,205名伊拉克穆斯林獲准(http://www.youtube.com/watch?t=218&v=qGKg-d0Wdac)來美,基督徒則僅有727人。美國批出基督徒和穆斯林庇護名額比例是一比五至六,儘管基督徒是受迫害的「不信道者」少數族群,實在更需要庇護;此外,基督徒其實也較穆斯林容易融入美國文化。

宗教與民主會社代表Faith McDonnell論伊拉克基督徒難民在聖地牙哥遭拘留問題說:

就我們所見,國務院似乎習慣忽視基督徒-其實他們才是伊斯蘭國所針對的目標,在簽發庇護文案過程中偏待其他族群,如索馬里、伊拉克、敘利亞人,當中很可能包括聖戰分子在內。

英國情況也一樣。教會領袖指卡梅倫「背棄」(http://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islamic-state/11748943/UK-is-denying-refuge-to-Christians-fleeing-Isil-say-church-leaders.html)在伊拉克與敘利亞幾近遭滅族的基督徒,未能讓他們來英庇護,同時間,卻有成千上萬穆斯林獲准入境。

坎特伯里前大主教Carey勳爵曾簽署呈請文案,呼籲英政府「迎接基督徒難民,讓他們優先獲准庇護」,強調「敘利亞與伊拉克基督徒不斷被屠殺、虐待、被迫做奴隸」。

現年95歲的Weidenfeld勳爵曾於1938年在英國貴格會人協助下逃離納粹黨治下的奧地利,他說:

波蘭和捷克人都在接收基督徒難民家庭,英政府為何袖手?

這種冷漠態度,令人想起英國對德國實行綏靖政策的那個黑暗時代,可能會帶來災難。歐洲必須覺醒,保守派英政府應該起而領首。

大部分歐洲政府-尤其基督徒政府(不論是否陳明其宗教立場),當世上其他基督徒最需要的時候,卻沒有盡義務照顧弟兄。

東歐情況未必如此,波蘭、捷克、斯洛文尼亞等國稱,按歐盟的安置計畫,列國必須接收敘利亞難民,但斯洛文尼亞說只會接受基督徒(http://www.bbc.com/news/world-europe-33986738)。這個斯拉夫國家爭論說,「我們不願意接收穆斯林,因為他們難以融入」,並以斯洛文尼亞沒有清真寺為理據。

目前許多已在西方國家取得庇護資格的基督徒,發現自己再次遭同為庇護難民的穆斯林迫害-可見誰更需要庇護,誰不能融入西方文化。

最近,瑞典(http://www.gatestoneinstitute.org/6378/swedish-muslims-unbelievers)有兩個敘利亞基督徒難民家庭遭同樣來自敘利亞的80名穆斯林難民恐嚇和苛待(http://www.breitbart.com/london/2015/07/21/christian-asylum-seekers-hounded-out-of-immigrant-housing-by-muslim-residents/)。

這些基督徒和穆斯林難民住在同一個難民營,瑞典某報形容穆斯林難民是「原教旨伊斯蘭主義者」,他們不許基督徒難民佩戴十字架項鍊,當穆斯林在場時,不准基督徒使用客廳。

基督徒難民幾經波折才逃離伊斯蘭國,卻又在難民營遭恐嚇,現在為「人身安全」決定離開瑞典難民營。負責管理難民中心的政府移民局發言人稱:

「他們不敢留在那裡,氣氛太嚇人。又求助無門…他們寧願另覓居所,不要我們參與,因為他們感到不安。」

西 方列國不僅忽視中東穆斯林迫害基督徒的問題,甚至因為支持號稱「溫和」的反對派而助長穆斯林這樣做,但所謂「溫和派」,其實是「激進」而反西方的,與伊斯 蘭國並無二致。受迫害的基督徒少數族群千辛萬苦逃離伊斯蘭國,來到西方尋求庇護,卻再次被關押;與此同時,中東的穆斯林在西方支持下勢力不斷增強,穆斯林 難民在西方亦廣受歡迎。

 

這篇文章翻譯自Raymond Ibrahim的在線文章「Christian Refugees Left Out in Cold by Western Countries Welcoming Muslims」

http://www.clarionproject.org/blog/christian-persecution/christian-refugees-left-out-cold-western-countries-welcoming-muslims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