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偏袒聖戰士,憎恨基督徒
2015年11月19日

近日奧巴馬大力批評先讓基督徒難民入境的建議,斥之為「可恥」。「這不符合美國風格,我們不會這樣做。同情心不必經過宗教審查。」這位美國總統傲慢地說。
 
tc-19-160x

據稱當局已決定多接收一萬多名敘利亞難民,幾乎全部是穆斯林;儘管難民中有伊斯蘭國成員,也有很多人認同伊斯蘭國的世界觀(詳參下文)。

奧巴馬大言不慚,揚言「我們不會這樣做」,但近日出籠的統計資料顯示(http://www.cnsnews.com/news/article/patrick-goodenough/syrian-christians-are-greatest-peril-least-likely-be-admitted),「目前[難民]收容體制偏袒穆斯林。美國至今接受2,184名敘利亞難民,其中只53人為基督徒,2,098人是穆斯林」。

用奧巴馬的話形容,這「實在可恥」。統計數字說明當局親穆斯林、反基督徒,除此以外也有其他問題,情況令人憂慮。

先補充一點資料,如今在美的「難民」中,不僅大多數是穆斯林,更屬遜尼派-是伊斯蘭國不會迫害、迫使離鄉的唯一教派。目前眾伊斯蘭國家內多數恐怖組織(博科哈拉姆(「禁止西方教育」)、阿蓋達、青年黨、哈馬斯等)都屬遜尼派。甚至有說奧巴馬亦是自小奉遜尼派伊斯蘭(http://www.danielpipes.org/11952/obama-muslim-childhood)。

在這種背景下,遜尼派穆斯林怎會是「難民」?這些逃難的,究竟是甚麼人?留意奧巴馬政府定義難民為「受政府壓迫者」(http://www.wnd.com/2014/12/u-n-sending-thousands-of-muslims-to-america/),然而大多數在美難民,就算不曾協助聖戰士對抗阿薩德政府(時機未成熟,他們當然不會表露身份)(http://www.raymondibrahim.com/islam/when-muslims-betray-non-muslim-friends-and-neighbors/),最少都同情對抗阿薩德政府的聖戰。

簡言之,有98%難民與伊斯蘭國同屬一個宗教派系,因此很多人與聖戰士有同一冀盼;近日在法國殺死約120人的兇手,或是歐洲難民營裡迫害少數派基督徒(http://www.raymondibrahim.com/muslim-persecution-of-christians/christians-persecuted-by-muslims-even-in-the-west/)的,正是這些「難民」。(近日有報道,有份協辦奧巴馬總統2009「新開始」講話的,正是遜尼派世界首屈一指的伊斯蘭教法大學-阿茲哈爾大學;而阿茲哈爾大學的教導,為伊斯蘭國種種惡行護航;難怪美國政府會有此政策。)(http://www.raymondibrahim.com/from-the-arab-world/al-azhar-and-isis-cause-and-effect/

至於那些因屬非遜尼派系而遭「反對派」勢力(即是聖戰士)強姦、屠殺、迫使為奴之民眾(他們並非受阿薩德政府所害),反倒被拒以難民資格入境美國。

因此,儘管按2011年統計,敘利亞基督徒佔一成人口,但獲批准來美人數僅佔難民之1%。奧巴馬所謂的「同情心」與難民政策,聲稱基於人權;而從人道立場出發,基督徒實在應予優先權,因他們是在中東受迫害最嚴重的群體(http://www.raymondibrahim.com/muslim-persecution-of-christians/why-are-christians-the-worlds-most-persecuted-group/)。

伊斯蘭國的統治引起了難民問題。在伊斯蘭國治下,當地基督徒不斷被迫棄教,不然受死(http://www.raymondibrahim.com/muslim-persecution-of-christians/u-s-leadership-ushers-in-new-age-of-christian-martyrdom/),也常有人被迫為奴或遭強姦;區內有400多間教堂遭破壞,甚至被毀(http://www.raymondibrahim.com/_admin/wp-admin/post.php?post=10828&action=edit)。[1]

伊斯蘭國並未向遜尼派穆斯林施這些暴行,但這種難民卻成千上萬地進入美國。其實阿薩德政府從沒因宗教身份使民眾為奴,將他們斬頭或釘十字架(與傑布‧布什的近日荒謬言論不符)(https://pjmedia.com/homeland-security/2015/11/19/on-cnn-why-did-jeb-claim-that-bashar-assad-would-execute-christians/?singlepage=true)。

奧 巴馬實在應該優先處理基督徒難民,因為奧巴馬的中東政策加重了他們的苦難。敘利亞的阿薩德、伊拉克的侯賽因,甚至利比亞的卡達菲,都沒有迫使基督徒或其他 少數派宗教徒大批逃亡。基督徒受迫害所以愈厲害,是在美國介入諸國事務之後。美國是以「民主」之名介入,但最終一事無成,反倒助長了各國獨裁者一直壓制的 聖戰恐怖份子。

其實,美國若是讓基督徒難民優先入境,不只是將功贖罪,更有利於美國本土安全(http://www.raymondibrahim.com/muslim-persecution-of-christians/why-western-nations-should-only-accept-christian-refugees/)。(基督徒有別於穆斯林、甚或雅茲迪人,因其基督教傳統,他們更易融入西方諸國,同時他們熟悉中東地區語言及文化,有利於「反恐戰」。)

看見奧巴馬的難民政策親穆斯林、反基督徒,實在不必大驚小怪;因為奧巴馬政府對諸宗教之待遇,向來親疏有別,舉例:

最近,白宮擬發表宣言,責伊斯蘭國種族屠殺少數派宗教徒,其中特別具名提雅茲迪人受害;但另方面,奧巴馬政府官員稱基督徒「似乎並未符合種族屠殺定義」(https://www.yahoo.com/politics/u-s-weighs-genocide-label-1298023405674550.html),在宣言中不予提及。

總言之,用奧巴馬總統的說法,其外交與國內政策「實在可恥」,「不合美國風格」,也不符合美國人的做法。

問題是,美國人可有留意其首領之政策?今日政策明顯偏袒伊斯蘭聖戰士,對伊斯蘭聖戰士的受害者置諸不理。美國民眾是否繼續無視這種情況,直到自己成為聖戰受害者,一如巴黎慘案翻版?

[1] 早在新「哈里發國」成立之前,當地基督徒已不斷受穆斯林攻擊;眾穆斯林國家不同民族穆斯林(阿拉伯人、非洲人、亞洲人等)-不論穆斯林暴民、個別穆斯林、 穆斯林政權或穆斯林恐怖份子,皆以基督徒為攻擊對象,視基督徒為頭號不信道者。參《重釘十字架-揭示伊斯蘭對付基督徒的新戰爭》(Crucified Again: Exposing Islam’s New War on Christians)(http://www.amazon.com/gp/product/1621570258/ref=as_li_qf_sp_asin_il_tl?ie=UTF8&camp=1789&creative=9325&creativeASIN=1621570258&linkCode=as2&tag=uhurnetw-20)。早在伊斯蘭國崛起前,此類案件已多不勝數,加上伊斯蘭教義鼓吹仇恨和藐視基督徒,可見基督徒族群理應優先獲得難民資格。


這篇文章翻譯自Raymond Ibrahim的在線文章「Exposed: Obama’s Love for Jihadis and Hate for Christians」

http://www.raymondibrahim.com/2015/11/19/exposed-obamas-love-for-jihadis-and-hate-for-christians/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