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與古蘭經-哪一個是神的話語?

Jay Smith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cA_veqRPTM&feature=youtu.be

願我口中言語,心中意念,皆蒙主悅納。主是我的力量,我的救贖者。

沙比爾,這次辯論很有趣,我們要回答對方提問。

我會持守那四大…應該是五大準則,直至駁論部分。我很喜歡那五大準則,特別最後兩個準則。

無論如何,我們談古蘭經,我們的問題之一,是未曾真正看過古蘭經。

我 想引述阿扎米博士的話。阿扎米博士說:「先知在伊斯蘭曆11年離世,即公元632年,啟示亦隨之終止。」啟示讓編匯成文,是在阿布.白克爾統治時期,大概 公元632至634年,後來拼字規範化,統一各種版本,那是奧斯曼的工作,大概在公元650至656年,即公元7世紀中。

過去33年來幾乎所有穆斯林都同意這點。經文傳承、統一、彙編,在奧斯曼時期,即穆罕默德逝世後18年。經文編匯完成,送出四冊,一冊留在麥地那,一冊往巴士拉,一冊往巴格達,一冊往大馬士革,穆斯林自652年起即控制這四城,至今已1,400年。

四個城巿今天依然由穆斯林統管,所以抄本應該仍在。

之前沙比爾說過兩次,他認為,收藏於大英圖書館的瑪律古蘭經,並撒馬罕抄本,這版本在烏茲別克斯坦的塔什干,而非俄羅斯,他認為這兩個抄本完整準確,與今日古蘭經吻合。

這個說法一直無從辨證,直至幾年前。從前基督徒或各方人士都無從辨證,因我們根本無法取得這些抄本。

我 們讀不到杜伯奇抄本,那收藏在伊斯坦堡,多數穆斯林視為標準本,是奧斯曼時期修訂本。我們讀不到撒馬罕抄本,那收藏於烏茲別克斯坦的塔什干;讀不到侯賽尼 抄本,在開羅;卻可以讀到瑪律抄本,因為是大英圖書館藏,可以到那裡看;也讀得到巴黎-聖彼德堡抄本,因為是法國館藏。

這六大古抄本,最後要提的,是薩那抄本,在也門,1970年代才發現的,外界要到1980年代才一睹其真貌。

三位德國人:普英博士、范博文博士、奧理格博士,看過這個古本,且拍下照片,所以我們看得到。

我會集中談這六個抄本,因為終於有穆斯林研究它們。有兩位學者:阿爾提古拉博士,和伊山諾路博士。

阿爾提古拉、伊山諾路,你們應該聽說過他們。

二人來自土耳其,負責研究杜伯奇抄本。

我說一下他們的履歷,了解背景,而不只是道聽塗說。回頭再講,現在我找不著。

伊山諾路、阿爾提古拉,不僅負責研究杜伯奇抄本,也有機會看撒馬罕、侯賽尼,和薩那抄本,還有瑪律抄本、聖彼德堡抄本。他們曾引述杜洛博士所說,杜洛是古蘭經抄本西方權威。二人有以下發現。

我會拿起來,讓人人看得見。我知道你們那邊看不到,信我,聚會完了再過來,我讓你們看。聽我說,我會把這些資料全上載互聯網,讓人人看到這些抄本。

這是穆斯林聲稱最早期的抄本,有些幾百年前已經這樣聲稱。

這是杜伯奇抄本,在伊斯坦堡。

據伊山諾路、阿爾提古拉說,這是8世紀中期產物,非7世紀中期,即是奧斯曼時代之後60至100年,並非7世紀產物。

還有,其內容不完整,有2,270處抄寫差異,即是說,部分字眼或句子,與開羅版本不一致,即是沙比爾提到1924年的開羅版本。

這裡有個問題,這不可能屬奧斯曼時期,年期不對,太晚了。

阿爾提古拉也看過薩那抄本。

薩那抄本很有趣,因為是新近發現的,裡面有許多有趣發現。

這個抄本,有好多頁紙,而且筆跡不一樣。

穆斯林認為這是最早抄本。

他們說,下層文本…我是指這個,複寫羊皮紙。

大家仔細看,不知道你們那邊是否看得見,文本下面還有一層文本,有下層文字,或稱底層文本,有上層文字,或稱面層文本。

底層文本給鑒定為7世紀末20年產物,即是馬立克時代,685至705年在位的哈里發。

面層文本,大家可以看到的,鑒定為8世紀產物,據說是這樣。

但他們也說明,兩種文本均有抄寫差異。

侯賽尼文本,他們將這個,就是侯賽尼文本,收藏於開羅。是個大學派,文本字體大得多;書寫風格迥異,鑒定為8世紀中期產物。杜洛甚至說屬於9世紀,不可能屬7世紀。

杜洛負責聖彼德堡文本年期的大部分鑒定。

我來介紹杜洛一下。

我知道許多穆斯林不喜歡他,因為他是西方人。其實他是法國人,穆斯林因此更討厭他。不想冒犯法國人,現在容我引述你的學者,你的指導教授:薩里博士,他如何形容杜洛。薩里博士可是給你頒博士學位的。

他說:如果杜洛是只大瓶子,我們連他的瓶把子也夠不上。若你要修訂早期伊斯蘭史綱,不得不按著杜洛提供的時間表,他的抄本研究不容忽視。杜洛的研究顛覆了古蘭經研究法,令抄本研究變成古蘭經研究的核心。杜洛將古蘭經研究帶往新階段,是英美學者從沒想過的。

我引述薩里的話,你或者不喜歡,你可以跟指導教授討論,今天稍後讓你和他談。

他對這些抄本有何說法?

他 說,這是伊斯蘭第1世紀後半葉產物,即是8世紀早至中期,由五位文士抄寫,但抄文非完全出自他們手筆,還有後人修正。與1924年的開羅版本相比,字眼上 有多處差異。這是未成形文本;與開羅抄本正典有93處差異。這些經節後經修訂,標音符號有增刪。似乎有人將幾個抄本彙編一起,希望盡快完成修編古蘭經。

這是他的結論。

再看你所提的瑪律抄本,你說這與1924年版本一模一樣,但抄本只去到古蘭經43章。

你們可知道這個?

古蘭經有114章書,這個抄本只包括53%,怎能說與現有古蘭經一模一樣?裡面有刪節,有修改,我們以後會談到。

再看撒馬罕抄本,你說這與今日古蘭經版本一模一樣。

但這個抄本問題更大,這個版本也是只到古蘭經43章,而且錯漏百出,但不是文士抄錯,即是說,錯漏來自所謄錄原本。

這並非奧斯曼發出去的抄本之一,而是鑒定為8世紀中期作品,甚至夠不上8世紀早期。

這個文本有六大問題:拼法不統一,同一個字有不同寫法,有手文之誤,文士似乎經驗不足,有時在經節後補漏。這個塔什干定本,並非奧斯曼遇刺時所讀之版本,並非他送往四城之一的定本,也非他賜予麥地那百姓的版本。這個抄本有4172節,換言之,塔什干定本有2/3已散佚。

我會逐個展示給大家看,看之前提過的複寫皮紙,這是底層文書,薩那複寫皮紙中狀態最好的,希望可以讓大家看照片,這裡,大家看見底層文書,坐第一行的觀眾可以看得見。

啊你們走出來看,神賜福你們。

大家看底層文書,會看見與面層文書並不吻合。放在紫外光燈下看,會看見是兩種不同文書,就知道文本從7世紀最後20年,至8世紀初20年有改變。在10至20年間,文本有改變。

據沙德禧和高達知說:「這肯定不屬標準文本類型」,「是完全不同的文本」。

伊莉莎白•普英博士有份研究標準本,專研複寫皮紙。

她總結道:這是「另一本古蘭經」,並非現存古蘭經那個版本。

般咸與霍格的複寫皮紙:看般咸與霍格的複寫皮紙,會看見「刪文、用字不同、文字次序不同,拼法、讀法有別,錯誤及改正」。

還有,這肯定不是完整文本。

以上看過六大抄本,全部都有錯漏。

然而今年-2014年,發現新文獻,我們必須看看。

布碧克博士,兩個月前剛完成博士論文。

過去兩年他周遊列國,看所有早期抄本,他看過最早的十個抄本,這就是他的研究題目。論文將於明年出版,題為《古蘭經之刻意改動》。

留意,是「刻意改動」。

他的研究是這樣的,他去看遍所有古抄本,即是我剛才和大家提過的;從中找出刻意改動之處,發現有六大種類的改動。

他發現塗抹之處,某些字眼給塗抹掉,似乎另有目的,不為修補紙頁,某些文本故意被塗抹。他發現數百處插句。

這是其中幾例,類似例子有許多,他在抄本裡找到800處修正,裡面有插句,是後期製作,後來才加進原文本裡的。他發現遭刮掉之處,有部分文本被刮掉,讓人故意移除。在最早期抄本裡,他發現了幾百例,文本被刮掉後重寫;刮掉原文,在上面另外再寫。

這裡有幾個例子。

現在是可及資料,大家都看得到。

想要的話,我可以給你們。

沒刮掉就複寫,在原有文本上疊寫,甚至沒刮掉舊文,就寫在原有文本上,他發現數百例。遮蓋某些內容,刻意,直接改動部分文本,將文本遮住,在上面複寫,令人歎為觀止。

類似例子數以百計,他原本以為僅兩三處,結果發現800多處,他的論文即將出版。

布碧克博士打算回去再找。

這可真有趣,因為文本不僅被塗抹,更在上面複寫。令人很想刮掉塗抹處,看看原文本,因為明顯地,這些最早期抄本,與今日古蘭經並不一致。

這是例子之一,可以看見一頁裡有多處改動,文本被刮掉、複寫、修改。

布碧克會有何結論?

細看8至9世紀的抄本,會看見正如布碧克所言,有一場古蘭經典範化運動,直延至9世紀,直至整個800年代。

穆罕默德於632年逝世,運動持續近200年。

所謂正典,非如傳統說,是奧斯曼時期、或656年產物。布碧克認為更像是9世紀產物。

他發現的800處改動裡,有原本的抄寫員的修改、也有增刪長母音,可見運動正趨向某個標準。相關修訂似乎有目標、有選擇性,盡量規範至近似1924年文本。書寫風格也有其標準,但不帶美學考慮。例子不勝枚舉。他列出項目,在此不逐一細看了。

明年大家就讀到他的論文。

這吻合阿爾提古拉之說:「我們手上的伙伴文本,沒一個未經修訂,也沒一個抄本接近吻合據稱的眾伙伴讀法,連較接近的也沒有」。「毋庸置疑,古蘭經所有現存的抄本,皆曾經改動,若說是統一拼字,或阿拉伯文書寫技術,實在不足以解釋種種改動」。

布碧克說:「從抄本證據所見,部分改動有別於傳統敘述,可見古蘭經經文典範化的過程頗長」,不止18年而已。

現在我們得問,這真是真主的話嗎?或者我們所讀,不過出自人手筆?

班尼達博士,他是英國人,在多倫多這裡住,可惜今天有事未能出席,他的博士論文,是研究古蘭經內容之口傳公式,專攻聖經主題,即是古蘭經所載在舊約聖經出現過的人物。這類人物在古蘭經裡屢見不鮮。

古蘭經5:31,該隱與亞伯的故事。

古蘭經21:51-71,亞伯拉罕的故事。

古蘭經27:7-14,蘇萊曼的故事,又稱所羅門、示巴女王與戴勝鳥,故事引人入勝。我也想講給主日學生聽,但我從沒這樣做,理由是,我們現在都知道故事出處。

班尼達發現,所有這些故事都有某種應用模式。

古蘭經18:9-25,七睡者的故事。

左勒蓋爾奈英故事,許多人相信是指亞歷山大大帝,載於古蘭經18:83-101。

尤其易卜劣廝與亞當的故事,他尤其集中研究;發現古蘭經七次複述這故事。七次敘述裡,有13處不同的情節。有趣的是,在易卜劣廝與亞當的故事所有七次敘述裡,共同情節只有三處。

他細看即發現,七次敘述都出現的三個共同情節,見於猶太及基督教次經,是當時已有作品,即是說,這些故事是借來的,從不同文獻借來。

一般而言,外借內容之公式基準,大概是21%。

但 古蘭經之公式密度達52%,有99章書其公式密度為20%以上,達至公式基準。其中有69章書其公式密度達40%以上,其中有45章書公式密度達50%以 上,其中14章書公式密度達60%以上。其中一章,古蘭經61章,其公式密度達77%以上,即是說,內容大都是從各類傳說、說書人故事借來的,給涵括在古 蘭經裡。

所以我們知道大部分這些故事來源。

古蘭經5:31該隱與亞伯故事,源自烏謝以之子約拿單的《經解》Targum。

古蘭經20章的亞伯拉罕的故事,不好意思,應該是古蘭經21:51-71,源自《大經考》Midrash Rabbah。

古蘭經27:7-44載所羅門與示巴女王的故事,擷自《以斯帖記經解二》2nd Targum。

這都是2世紀猶太人所寫的次經,當時聖經已成正典,故事卻因口傳情節公式,滲進古蘭經裡。

大家看這個阿拉伯文本,應該問,這個阿拉伯文本能表達今天的古蘭經內容嗎?

答案是絕對不能。

7世紀的阿拉伯文本,十分不完全,缺漏也多,今天稱為未成形文本。

你們不能用7世紀的阿拉伯文字讀古蘭經。

杜洛說,且舉一字母為例,這個字母,像個笑臉。來看這個「笑臉」,可以代表五個不同字母;後來才有人在上下加標點,以分辨這究竟指哪個字母。

在上面加一點,就是na,加兩點,就是ta,三點,是tha,在下面加一點,是ba,兩點,就是ya,na、ta、tha、ba、ya五個字母,用一個「笑臉」來表示。

看見早期阿拉伯文本的問題了嗎?這不可能表達古蘭經內容。古蘭經不可能用這種文字寫的。

我要問的是,假如神真的想向人啟示自己,為何要用一種不能表達他的啟示的語言?為何用阿拉伯文?

阿拉伯文要多發展200年,才演變成今日古蘭經所見那樣子;花了200年時間,才終於發展出表音符號、母音符號,dammah、kasrah、fathah等符號,如果你們懂阿拉伯文的話。

神何不索性用希伯來文?希伯來文早就有子音、母音文本,公元前2世紀已經有,或者是新約聖經的希臘文:子音母音都已經完備,一早就有,二千多年前就有了,寫作新約時已經完備。神何不續用既有文字-當時人一直使用的-來記錄他的啟示?這很有趣,對不對?

或者這其實出自人手筆?

我們又回到這個問題:或者這其實出自人的手筆?

史莫的博士論文專研古蘭經讀法,不僅探究阿拉伯文字的問題,也研究古蘭經之讀法。

他留意到,古蘭經有七種讀法。因為文字問題,所以有多種讀法,可以讀ahruf或Qira'at,穆賈希德創出七種讀法,時維936年,在公元10世紀,他容許古蘭經有七種讀法。

看看抄本證據就明白了,用印度語形容,是顛三倒四。這還不止,後來再有另三種讀法,之後又添四種。即總共14種不同讀法,直至1500年代,奧圖曼人決定,選定一種,即Hafs讀法。

要記得,如史莫博士說,「各種讀法互不相關,是文本的不同版本」。意思全不一樣。被選上的Hafs只是一個版本,那麼其他13種讀法呢?

有一種依然存在,是Warsh讀法,北非和部分西非仍然使用。

1500年代,Hafs成為標準讀法。它之所以成為標準,是因為人的選擇。終於1924年成為古蘭經正典。對,要到1924年才成為正典,距今不滿百年。

法德國王頒令,以此為正典。法德國王於1985年頒令,是大概29年前的事。

因此,你們的古蘭經,可以說,我比這本經書古老一倍。讓大家知道我多麼老了。忽然間我覺得老。

大家看見問題所在嗎?他所指的,是哪個版本古蘭經?他要是談數學公式的話,他是指哪一本古蘭經?

從數學上言,古蘭經要到1924年才出現。且論數學序列,從現有的文字次序而言,可有哪個抄本與1924年版本吻合?

肯定不是杜伯奇抄本,它與今日古蘭經有2,270處差異,而且只包含78%古蘭經內容。

聖彼德堡抄本也不合用,它只包含26%古蘭經。從布碧克博士的資料可見,這些每一個抄本都錯漏百出。

有 趣的是,史莫繼續談到,規範化過程之後幾乎馬上出現。我們來看規範化的歷史過程。史莫的博士論文,研究抄本的錯誤與修改,他說:「文本修改內容似有既定模 式,將早前用字改成公認文本」。67%的修正內容有此情況,複寫皮卷尤其如是,因為底層文本較古老。「抄本與複寫皮卷上修改之處,是經文規範化、打壓異版 本之證據」。而規範化,乃以一種文本為依歸。

然而,這出自誰的手筆?

根據布哈里的說法,不知你是否信布哈里。按上一場辯論,你不知道他是否可信。無論如何,大多數穆斯林都信布哈里。

布哈里聖訓第6章,號509和510,寫得很清楚。他說首次規範化是在奧斯曼時期,由栽德•伊本塔比德,聯同祖拜爾、阿斯,並哈里德四人,負責編匯標準本古蘭經。編成後抄寫幾本,送往四城,前面說過了。一本留在麥地那,另四本分別送巴士拉、庫法、巴格達,大馬士革。

這是第一次規範化。誰做的?奧斯曼,是政治權威,即是政治下的規範化,由政權宰制。

有說阿布杜•馬立克做過另一次規範化,在685至705年間,705年當地長官哈雅•伊本優素福改動共11處,是另一次規範化。即是說,據伊斯蘭傳統,奧斯曼後50至60年有另一次規範化。

但伊斯蘭傳統的問題在於,且看成書時期。

布哈里於870年逝世。穆罕默德於632年逝世。

看見問題所在嗎?記錄規範化過程的人,生活在穆罕默德死後240年。沒一個親身認識這位先知穆罕默德,沒一個與他同時代,卻是240年後的人。

然後是伊本穆賈希德的規範化,他於936年逝世。他逝世前發生何事?

當時由伊本穆格拉掌權,穆格拉於940年逝世。是另一次由政治勢力規範化經文。

很引人入勝,對不對?

每次規範化,都由哈里發牽頭,由他頒令,由他完成。

1500年代奧圖曼帝國也這樣做,選擇了Hafs讀法,是14種讀法之一,丟棄其餘13種。

我很想看看那13種讀法,想知道它們因何遭禁。

當然,今天穆斯林視此為標準本-1924年的標準本。這是唯一由神學家選取的標準本,是阿茲哈爾大學的神學家;但仍須取得認可,這要到1985年才成事,約29年前,蒙沙特家族批准,這也是政治下的規範化。

大家看聖經、看古蘭經,應該問同樣問題。

聖經,我們從不會聲稱聖經是永恆的,這本書不是,這本書不是永恆的。

它較這本書大。我常說,它比較大,大家知道,大者為美。

但這並非永恆的,我們也知道書卷是誰寫的。

我們沒有聲稱這來自天上石版,永遠存留在天上。這說法很不妥當,因為,神既是獨一的,怎會有死物和他一樣永遠存在?這是一大問題。

我們也不會說,這本書只降示一個人,我們根本不會說經書從天而降。

這本書啟示一個人-神的道。神的道,神的話語是永恆的,對不對?說的不錯。

我們來談談神永恆的話語。關於神的話語的永恆性,我們有更佳說法,因他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我們的神可以降臨,隨心所欲。

他幾時想來都可以,從起初就如此。神與亞當和夏娃在一起,天涼了,他們一起散步、說話。那是神的道。

古蘭經也說,他是真主的一句話。古蘭經4:171,說的不錯。

我不以古蘭經為權威,這是穆斯林的權威,但當中所說,若真是神的話語,我也會認同。他是永遠的。

這本書卻不是永遠的。

這是否完整的?

我們會說,寫下來的時候是,但我們不可能知道,因為沒有原本。我們不說有原本,為什麼?

因為原本寫在紙草上,紙草不過葉片,葉片一百年就會分解。

你不會找到馬太、馬可、路加,或約翰福音的原本。

我們有的是譯本,幾乎一寫好就給翻譯過來。

我們有11種語言共19,800個譯本,這11種語言共19,800個譯本,可以互相對照。

我們也有5,300個希臘文抄本,一萬個拉丁文武加大本,九千個其他語言譯本:加起來共有2.4萬種抄本,只算新約聖經。

這 真好,我們有龐大的文本資料,可以研究、比較。抄本之間也有差異,這個我們知道,我們直認不諱,甚至在聖經裡注明差異,會加符號標明,某處經文可能是後添 的,如馬可福音最後的16章。有人認為這段本來不屬於馬可福音,教會內也有辯論,有人接受,有人不接受。我個人認為這可能是後添的。約翰福音7:53至 8:11淫婦的故事:有說這是後期版本,較早期抄本不包括這段。

按基本原則,必須翻查最早期的抄本。大家看到我今天晚上在做什麼?回看最早期抄本。

這些是伊斯蘭有的最早期抄本。

我們知道我們的最早期抄本。

感謝神,因為編輯聖經,將經文譯成英語、或編成現代版本的人,在經文內做了標記,提醒讀者,最早期抄本並沒有這段落。

約翰一書5:7不見於早期抄本,可能至1500年代才插進去。是真的,我們承認,本來不應該有的。但我們仍在頁邊附注寫明,因為有人認為應該包括此節。

是良性辯論。我們不會將異見者逐出教會,不會向他們喝倒采。大家各有看法。這也是我們聖經美麗之處。

我們總是在等待。如果發現更早期抄本,我們會說:感謝神。事實上,神仍然提供抄本,我的意思是,常有新抄本發現。

瓦倫即將出版新發現的文獻,在一批紙糊面具上找到,在埃及發現。他們把面具都買下來,把紙條逐層撕出來,原來是早期聖經抄本,屬2世紀、有一個甚至是1世紀的希臘文抄本。

我們急不及待看這新發現,目前仍未出版。這些文獻材料,有12份屬第2世紀,64份屬第3世紀,另48份屬第5世紀,合拼起來約有124份殘本,可以豐富我們現有材料,沙比爾。

我很心急想看書籍出版,顯明我們的聖經多偉大。

這是否神的話語?

不是的,是神的話語的記錄;就是這樣,記載了我們神的作為。

神的話語道成肉身,降臨世間,在我們中間行走、說話,穆斯林沒有理解,因為他們的真主不會這樣做,無法降臨世間。我們的神卻可以,隨時都可以。這才真的是神的道。

現在我們回看這兩本書,看一下,比較一下。

我們沒有原本。現在我們發現,原來穆斯林也沒有,古蘭經也沒有原本。

沙比爾可能仍會說有,但請不要再公開說了。沒有人信你的,因為你說的所謂原抄本,我不是怪你,許多人都這樣說,包括杜伯奇抄本、撒馬罕抄本、瑪律抄本、聖彼德堡抄本,都是8或9世紀產物。

當然,有說部分薩那抄本可能源自7世紀。有兩位學者:高達知…你也知道,沙德禧、高達知,布格曼認為,碳14鑒定顯示,這應該屬於7世紀。問題是,碳14檢測不太準確,那只顯明動物何時被宰、製成皮卷,無法證明文本的書寫時間。希望大家明白。

有 九成抄本鑒定屬7世紀晚期,是阿布杜•馬立克執政時代。而我認為,你們可以記錄下來,古蘭經彙編應始於馬立克。我認為古蘭經源於此。自馬立克時期開始,特 別他兒子瓦里德管治時期,即705至750年左右,之後經卷急增,目前所見抄本即屬那個時期,繼而有不同學派,互相競爭,於是開始規範化,這種情況未見於 奧斯曼時期,應該當瓦里德、穆賈希德,還有穆格拉的時候發生。比奧斯曼時期晚許多,終於演變成今天的古蘭經,1924年定本,1985年成為官方版本。

我們新約聖經可沒有這種問題,沒這種成典過程,沒有政治理由,也非政權下令修訂,沒有哈里發或國王強制修編。只有教會領袖,他們選取保羅書信、馬太、馬可、路加、約翰福音,編匯成書,再寄出去,讓全世界各種語言都聽到、讀到,使所有人都用母語學習神的話。

這是很重要的,我們回歸這話語、回歸這本書。這話語不經人手撥弄。就算曾經修改,我們也知道是誰改的、誰說的,知道是誰寫的,何時修改。任何這些異讀,都絲毫不改變教義。

這就是我們聖經美麗之處。裡面記載了我們的主,他是神的真道。關於他的記載,是為大家而設的。談到適切性,我們來看兩部經書,比較一下,哪一本更適切今時代。

時間緊迫,我發現只剩一分鐘。那怎麼夠?悲慘嗎?諸位,我盡量說。

請大家回去看看兩部經書,比較一下,哪一本內容更吸引你們?這本書全提到耶穌。

我愛耶穌。每次辯論他都贏,每次討論他都贏,他是最適切的人。30多年來,我常對人家說,請你們挑耶穌的一個錯處,至今沒有人找得到。你們就是無法挑他的錯處。

這就是聖書所講內容,聖書不等於神的道,聖經是人受神默示,而寫出來的話,所談內容,乃關乎神的道,就是耶穌基督。

我將耶穌給大家。

願神賜福各位。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