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傳媒,必令西方慘敗

Mumin Salih

主流傳媒對公眾意見之影響力實在不容低估。許多時候,公眾意見不過反映大眾在報章所讀,在電台、電視所聞。西方傳媒專業主義,令新聞機構高不可攀,備受尊重;報道能公正持平,追尋真相鍥而不捨,曾為西方民主奠下基石。可惜好景不常,因為某些原因,令進步的西方社會有開倒車之勢,逐漸退回黑暗時代,不幸鮮有人留意到目前情況。西方主流傳媒報道不再誠實、持平,而這些特質,卻是這個時代最需要的。

2013年5月英軍Lee Rigby被殺後多個小時內,各大傳媒頭條均避諱說兇案與伊斯蘭或穆斯林有關。另方面,當巴黎發生查理雜誌社事件後,傳媒則高調報道一個穆斯林幫助一對夫婦在猶太肉店內躲藏。傳媒常強調,描寫穆斯林故事時不能以偏概全,現在卻毫不猶疑地「以偏概全」-將所有穆斯林寫成大好人。觀乎近日情況,傳媒總不斷找機會反映伊斯蘭好的一面,將穆斯林都寫成清白無辜者,甚至是受害者。每次發生恐襲後,傳媒的報道模式可以預料-強調事件可能令大眾向穆斯林報復,但事實上,這種事從沒發生。

最近英國一份報章[1]報道一則新聞:新西蘭有一遺世獨立的「基督教異端」,自成一角,遠離城巿生活。此教派的孩子穿著特別服飾,和衣在泳池玩水。過遺世獨立的生活,當中總有問題,此派基督徒誤解了信仰的意義,這種做法無論對他們的群體或是別人都沒有好處。然而他們也不傷害人,沒威脅別人,也沒有將自己的生活方式強加於人。令人託異的是,報章毫不猶疑將這群基督徒寫成「異端」。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期望有西方傳媒用「異端」一詞形容伊斯蘭,但從來沒有,這真教人納罕。

其實穆斯林生活也自成一角,他們所居住的地區往往是閒人免進。他們也穿特別服飾,固守伊斯蘭風格。眾所周知,穆斯林婦女游泳也穿罩袍,從頭罩到腳。也有不少穆斯林因為伊斯蘭宗教理由禁戒享樂,不聽音樂,不玩任何藝術。

就算最容易上癮的毒品,也不會在短短幾個月內就令人變成怪物,犯諸如強姦、孌童、虐待、殺害、自殺等嚴重罪行;但許多人改皈伊斯蘭才幾個月,以上種種事情都幹得出來。

伊斯蘭教導一方面令穆斯林婦女極端保守,但也是伊斯蘭教導,可以令她們違反所有原則,遠渡敘利亞獻身給幾十陌生士兵「勞軍,作為聖戰新娘」,此可謂最令人作嘔的淫業模式。

受伊斯蘭影響者,可以在幾個月內變得暴力、反自己的社會,甚至在教堂和清真寺裡大開殺戒。在伊斯蘭影響下,就算曾受高等教育者也會摒棄科學與醫學,轉而用動物的尿來治病。

此等受伊斯蘭影響者,怎麼能與只想避世過活的「基督教異端」信徒相提並論?

本網站文章、甚至只是一則回應評論,都無緣亮相主流傳媒,可見西方的言論自由早已消失無蹤。多年來,西方主流傳媒一直沉溺於營造自恨文化,以掩飾伊斯蘭對西方文明造成之威脅。很不幸,不僅傳媒採取此危險路線,還有各派政客加入此陣營。

伊斯蘭影響信士的想法,令他們厭惡今生,但求一死以得榮譽。後世奬賞吸引力之大實在難以抗拒;而信士追求的死法,並非平靜死去,卻是野蠻而殘忍的死法-死時盡可能殺傷最多的人。這種「想法」非常超現實,也難以理解,正如部分穆斯林所犯的種種惡行;但我們必須知道,這都真有其事。

在我們這時代,伊斯蘭主義者是史上首次抓到機會,可以給大眾洗腦。很不幸,因為伊斯蘭的緣故,人類已進入新階段,令多個世紀以來一直視為理所當然的邏輯,在這個世代居然行不通。從前我們會假設,你與朋友一起吃飯喝茶,對方總不會在飯菜裡下毒;認為飛機師必然盡忠職守,不會與全機乘客同歸於盡。二戰後世界各國發展核武,而這都只是威嚇作用,其運作原則是,大家都求生、都不想動武,因為一旦爆發核戰勢必無人生還。但你的對手要是狂人,因伊斯蘭教導期求後世的榮華,這個原則就行不通。別以為大部分穆斯林都愛好和平,伊斯蘭勢力「羽翼未豐」,並未構成威脅;其實此派陣營人數已經不少,相信短時間內會有數以百萬計人數加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參考資料

[1]

這篇文章翻譯自Mumin Salih的在線文章「With a Media Like This, The West Can't Win」

http://www.islam-watch.org/authors/68-mumin/1634-with-a-media-like-this-the-west-cant-win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