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越來越短

2016年8月20日

羅伯特·斯賓塞(Robert Spencer)(https://www.jihadwatch.org/author/samir

下面是意大利刊物L'informale最近對我的一次採訪:

tc-19-332k 

「羅伯特·斯賓塞:『時間越來越短』」,L’informalehttp://www.linformale.eu/robert-spencer-time-is-growing-short/)的Niram Ferretti,2016年8月20日

像羅伯特·斯賓塞這樣清晰的聲音,是我們所處的欺騙和模糊時代的一劑解藥。羅伯特·斯賓塞是聖戰者觀察(Jihad Watch的主任和創始人,撰寫了無數有關伊斯蘭和聖戰的文章和暢銷書籍,其中最新的是《伊斯蘭國對不信道者的完全導讀》(The Complete Infidel Guide to ISIS)和《伊朗對不信道者的完全導讀》(The Complete Infidel Guide to Iran)。在他三月份接受我們的採訪http://www.linformale.eu/the-letter-kills-interview-with-robert-spencer/)後,他再次欣然答應回答我們的新問題。像往常一樣,他毫無保留。

斯賓塞先生,如今有一個主流的觀念,認為伊斯蘭國不是真正的伊斯蘭,而只是一種綁架了伊斯蘭來提出自己的議程的意識形態。您一再解釋說,伊斯蘭國是屬於伊斯蘭最核心的。這也是阿布·貝克爾·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和他追隨者的看法。根據您的看法,有哪些足夠的理由證明伊斯蘭國屬於伊斯蘭?

它的斬首(古蘭經47:4)、性奴隸(古蘭經4:3,4:24,23:1-6,33:50,70:30)、鎮壓基督徒(古蘭經9:29)、全球使命(古蘭經8:39)以及其他許多都是基於古蘭經。事實上,伊斯蘭國所做的一切都嚴格按照古蘭經和遜奈(Sunnah,行為、常道)。

1954年,在其被認為是代表作的《憂鬱的轉義》(Sad Tropes)中,偉大的法國人類學家克洛德•列維•斯特勞斯(Claude Lévi-Strauss)用相當輕蔑的筆調描述伊斯蘭。在其中他寫到,「這種宗教不太基於啟示的證據,更多是基於無法建立其自身之外的聯繫...穆斯林並不總是尋求暴力來迫使他人持有相同的真理,但他們無法容忍別人不同於他們存在。」您是否同意這一說法,您有什麼補充嗎?

就其提出的只要他人屈服、順從伊斯蘭的霸權主義,穆斯林就可以忍受他人不同於自己存在,這點我是贊同的。不過從根本上說,在穆斯林末後異像上,列維·斯特勞斯是相當正確的,包括穆斯林先知耶穌的降臨,他將打破十字架,殺死豬和取締吉瑪(dhimma)-也就是說,他將廢除之前壓制基督徒和猶太人的制度,完全消滅他們。

不僅在美國,在歐洲各地的左派都希望將伊斯蘭稱作是和平的宗教。這種稱頌一直在重複,完全與伊斯蘭恐怖主義相違背,左派也對此作出了最多樣化的解釋。左派給出的所有這些解釋的共同點是,伊斯蘭聖戰的根源是非宗教性的。按照您的看法,為什麼左派如此保護伊斯蘭?

要麼他們知道他們所說的是假的,是自私地傳播他們的謊言以服務於全球主義大計;要麼他們實在相信穆斯林是受鄙視的少數群體,是「種族歧視」和「伊斯蘭恐懼症」(Islamophobia)的受害者這種說法,因此必須受到特殊的關懷,包括假裝聖戰恐怖襲擊的根源絕不是他們真正的樣子。

看起來撒母耳·亨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在《文明的衝突》(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中關於伊斯蘭的描述恰恰是今天我們所處的現實狀況。我想給您讀下該書中以下片段。「誰將主宰?誰將被主宰?列寧所定義的政治核心問題是伊斯蘭和西方之間的對照...只要伊斯蘭依然是伊斯蘭(它必定會),西方依然是西方(它越來越模糊),兩個偉大的文明和兩種生活方式之間根本的衝突將繼續定義他們未來的關係,正如它『在過去的十四個世紀』所定義的」。您會怎麼評論這一點?

毫無疑問,亨廷頓是對的。每天的頭條新聞一而再的證明他是對的。

與猶太教和基督教不同,其中不斷的注釋和變遷的歷史環境對理解聖經帶來了深刻的改變,但這在主流伊斯蘭教沒有發生。您覺得這一點主要的原因是什麼?

古蘭經說,「今天,我已為你們成全你們的宗教」(古蘭經5:3)。如果已經完全,怎麼會改革,怎麼會歡迎新的理解?穆罕默德在一個聖訓中也說,「我的群體不會同意任何一個錯誤。」因此,如果對一個問題形成共識(ijma),它就不會被再打開。

運用批判性思維和獨立判斷或伊智提哈德(ijtihad,創制),是伊斯蘭最初幾個世紀解決問題的重要方法。然而,約400年後,遜尼派世界關閉了伊智提哈德所謂的「門徑」,從那個時候起,伊智提哈德再也沒被打開。這種情況並沒發生在什葉派中,他們仍然運用伊智提哈德。在這個意義上,是否會有一個更好的機會,由什葉派給伊斯蘭帶來最終改革?

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不過伊智提哈德是對伊斯蘭教法、古蘭經和遜奈來源的獨立推理。由於許多來源多為極力推崇暴力,所以伊智提哈德十分不可能產生和平的宗教。

接續我前面提到的問題,您覺得伊斯蘭是否有可能從內部進行改革,或者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沒有人預知未來,但這是非常不可能的。

教皇方濟各最近接受記者採訪時做出驚人言論,他承認征服是「伊斯蘭靈魂中固有的」,但隨後他立即補充說,相同的征服觀念可以在《馬太福音》結尾處找到,當耶穌差派他的門徒去萬民中。對方濟各的言論,您想說什麼嗎?

這是從一個歷來說駭人聽聞的話的人口中,出來的一句最震驚人的話之一。「使萬民作門徒」的號召是要人去傳福音,不是拿起武器去征服和鎮壓。教皇將二者等同,顯示了他極為嚴重的道德近視。

現在美國大選正在臨近,我想用一個有關美國的問題來結束我們的採訪。我想再次引用撒母耳·亨廷頓的話。「西方是否在政治和經濟上走到一起,絕大部分取決於美國是否重申確認其作為西方國家的身份,以及是否將其全球角色定義為西方文明的領導者」。您是否贊同這種說法?

是的,毫無疑問。這仍然可能發生,但時間越來越短。

這篇文章翻譯自Robert Spencer的在線文章「Robert Spencer interview: “Time is growing short”」

https://www.jihadwatch.org/2016/08/robert-spencer-interview-time-is-growing-short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