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伊」穆斯林讀古蘭經後決定離教

穆斯林護教家用盡所有辦法令離教者噤聲,將他們標籤為「恐伊」,以免他們批評伊斯蘭。穆斯林離教原因有很多,如曾受其他穆斯林暴力對待(或目睹親友受害);但也有人只因為做了一件簡單不過的事而決定離教-細讀古蘭經。

Ayaan Hirsi Ali是其中一例,因一篇有關婦權的論文,布蘭迪斯大學(Brandeis University)撤回頒予她榮譽學士學位的決定(http://chersonandmolschky.com/2014/04/12/ayaan-hirsi-alis-reaction-brandeis-hypocrisy),將她標籤為「恐伊」。

如此標籤實在有趣。Ali自小是穆斯林,也是女性割禮和迫婚受害者。她曾經篤信伊斯蘭,後來以索馬里本土人身分在荷蘭取得政治庇護,在那裡受教育,她開始反省伊斯蘭及其教導。911襲擊後,她開始研讀古蘭經與聖訓,不久即決定離教。

另一名著名的離教者Ali Sina,於2001年創辦faithfreedom.org網站。他在讀古蘭經後覺得伊斯蘭是屬撒旦的宗教,穆罕默德精神有問題,他寫道:「〔他是〕騙子、殺手、強姦犯、賊、色鬼、自戀狂、恐怖主義者、大屠殺主事者,是瘋子。穆斯林竟然奉這種人為先知,可見伊斯蘭世界多麼瘋狂。他們卑鄙又暴力,因為崇拜的是罪犯。」(http://alisina.org/about-ali-sina/

Sina甚至說,穆罕默德與伊斯蘭不過像殺人犯Charles Manson等敗類,難與耶穌、佛祖或祅教祖師瑣羅斯德相比,只配和希特拉和斯大林等瘋子罪犯相提並論。

Sina不恨惡穆斯林,卻恨惡伊斯蘭,立志拯救人脫離瘋子的教導。曾向數以千計穆斯林闡明伊斯蘭真相,令他們離教,回復人性。

他在其網站陳明離教之因(http://www.faithfreedom.org/Articles/sina/why_i_left_islam.htm):

「… 我從前正如眾多穆斯林,相信學道要追本溯源,你會想,伊斯蘭的根源應該是古蘭經和聖訓,理論上是。但實際上,沒幾個穆斯林會讀古蘭經和聖訓、嘗試理解之, 大多數穆斯林都只會讀伊斯蘭學者著作,都是護教的書,將伊斯蘭粉飾得好好的…現在我知道這是錯的…直到我自己讀古蘭經,才知道這與我所秉持的人道價值觀背 道而馳。」

Sina又列舉眾多提倡暴力的古蘭經文及聖訓故事,足見穆罕默德之殘忍,令人心驚。他指出,伊斯蘭鼓吹仇恨又不人道,不可能是真主(神)的話語。良知令他難以接受古蘭經的內容。

像Sina那樣的前穆斯林可不少,Abul Kasem就是一例,他著有五本電子書:《安拉完全指南》(A Complete Guide to Allah)(http://www.islam-watch.org/AbulKasem/BismiAllah/index.html)、《恐怖主義根源—伊斯蘭風格》(Root of Terrorism ala Islamic Style)(http://www.islam-watch.org/AbulKasem/RootsTerrorism/RootsTerrorism0.htm)、《伊斯蘭的性別與性》(Sex and Sexuality in Islam)(http://www.islam-watch.org/AbulKasem/SexInIslam/sex_and_sexuality_in_islam.htm)、《古蘭經作者為誰?》(Who Authored the Quran?)(http://www.islam-watch.org/AbulKasem/WhoAuthoredQuran/who_authored_the_quran.htm)及《伊斯蘭的婦女》(Women in Islam)(http://www.islam-watch.org/AbulKasem/WomenInIslam/women_in_islam.htm)。Kasem經歷過伊斯蘭之暴力又野蠻後,就決定離教。

Kasem在孟加拉出生,小時候曾親眼看見奉印度教的好友一家被殺。(http://wikiislam.net/wiki/Abul_Kasem_(former_Muslim) )令人更不安的是,朋友被殺後,當地穆斯林竟然大事慶祝,揚言要出去再流印度教徒的血,部分原因是,他們相信參與聖戰保證能上天堂。Kasem亦幾乎遭巴基斯坦士兵及其他伊斯蘭狂熱分子殺害;不必讀古蘭經,他都知道如此暴力是不對的。

另 一位離教作者是Ibn Warraq,著有《我為何不再是穆斯林》(Why I am Not a Muslim)。還有Walid Shoebat(筆名),著有《恐伊案》(The Case for Islamophobia)、《我們為何想殺你們》(Why We Want to Kill You)及《我為何離開聖戰》(Why I Left Jihad)。不少離教者如Ibn Warraq飽受伊斯蘭之害以後成為無神論者,但也有人改皈基督教,如Shoebat。

他曾在shoebat.com講自己的故事(http://shoebat.com/shoebat-foundation/who-is-walid/ ):

「我 曾是激進派穆斯林,甘願為聖戰而死,卻於1994年改皈基督教。我曾是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成員,參加恐怖活動,曾在耶路撒冷坐牢三周,在監裡被招攬,出獄後 到伯利恆放炸彈,感謝神,還幸那次沒有人受傷。家母是美國人,家父是巴勒斯坦阿拉伯人。1978年父母送我到美國讀書,入讀伊利洛州芝加哥洛普書院 (Loop College)。在美時,我到酒店參加恐怖組織會議,被招攬成為會員。主事者是Jamal Said,他是伊斯蘭巴勒斯坦聯會創辦人,芝加哥某大清真寺伊瑪目。伊巴聯是先鋒組織,後來發展成為哈馬斯組織、並美伊關係會議的先鋒活動組織,那是 1980年代初,我在美國接受聖戰訓練,同袍中有外國年青人,也有美國人。招募成員從事恐怖活動,主事者都是伊瑪目,這些人至今仍然在全美舉辦恐怖組織會 議…」

主流媒體曾企圖抹黑Shoebat,他是知名恐怖主義專家,在全球各大學演講,上電視新聞節目接受訪問,也到過國會山莊演說。高曝光 率招來像有線新聞網CNN等大型傳媒機構攻擊其反伊斯蘭立場,質疑其經歷之真實性,以排除他對恐怖主義某些看法和建議。有線新聞網CNN甚至不惜製作節目 抹黑他,而Shoebat也撰文〈本人證辭可信之證明〉(Evidence of My Credentials)(http://shoebat.com/shoebat-foundation/evidence-of-my-credentials)、及另一篇幽默文章〈Walid Shoebat給有線新聞網的供辭〉(Walid Shoebat to CNN: I Confess)(http://shoebat.com/shoebat-foundation/cnn-smear-campaign/i-confess)回應。

不難理解為何Shoebat成為穆斯林、穆斯林護教家及左翼媒體攻擊對象,稱為「傻子」(他在loonwatch.com一直榜上有名,那是個攻擊批評者的穆斯林網站,所有人都給稱傻子);因為據理辯明是難的,攻擊抹黑倒容易。筆者無力證明他可信,不如到他的網站(http://shoebat.com)一看,讀那些伊斯蘭恐怖主義的真人真事再作判斷。

Osama Dorra,又一名仔細研究伊斯蘭教義的前穆斯林,他是作家,穆斯林兄弟會前成員;曾撰文〈令人髮指的伊斯蘭教法〉(Creeping Sharia)(http://www.egyptindependent.com/opinion/modifying-my-belief),譯文登載於埃及獨立網(Egypt Independent)(http://creepingsharia.wordpress.com/2014/02/09/former-muslim-brotherhood-member-disillusioned-with-islam-leaves),他說:

「我決定不再奉伊斯蘭教,因為其細則與我所相信的理性、公義、邏輯有「認知上的矛盾」,超越我所能理解的界限…

「阿拉伯之春動搖我們對自己原有身分的信心。很明顯,我們一直以來賴以建立生活的基礎並不合情合理,固有制度既無效也不誠實,我們一直尊敬的人物其實並不值得尊敬…」

Dorra 開始懷疑其信仰,乃基於幾件事:對電影《穆斯林的無辜》(Innocence of Muslims)之暴力抗議;周五禱告聚會上曾聽一名傳道者說,有早期穆斯林因妻子批評穆罕默德,竟用刀刺她的腹部,當時她正懷孕,穆罕默德知道了,竟說 這是應該的(不少離教者引這故事,指這是令他們離教的原因之一);發現古蘭經容許性虐兒童;明白到伊斯蘭容許蓄奴,令聖戰實際上成為擄掠婦女的販奴行動。

Dorra一直以為伊斯蘭是仁慈、滿有同性心與寬容的,但上述情況與此背道而馳。他終於明白到,對伊斯蘭經典作字面詮釋而來的教義,並不符合他心目中對宗教的定義。

今天不少穆斯林都發現問題,成為離教者(「前穆斯林」);也有不少支援機構如前穆斯林聯會(http://formermuslimsunited.org)、伊斯蘭離教者(Apostates of Islam)等,也有如伊斯蘭監察(http://www.islam-watch.org/about-us.html)等網站興起。但並非所有此類組織都提倡平權,如英國前穆斯林議會(Council of Ex-Muslims)及普世法組織(One Law for All)發言人Maryam Namazie就有反猶言論,又散播反以色列、反聖戰分子(http://www.jihadwatch.org/2011/08/maryam-namazie-antisemitic-supporter-of-jihad-against-israel-claims-to-be-anti-jihad-lies-about-spen)的謊言及仇恨言論。

然 而,大多數此類組織都旨在闡明伊斯蘭真相,主事者都曾在伊斯蘭社會生活,接受其教義,明白箇中恐怖,最後決定離開種種野蠻行徑,改與人道為伍。他們較大多 數掛名穆斯林更了解伊斯蘭,正因為了解甚深,才義無反顧地離教,縱使教令明言叛教者死。他們都是有道德良知、有自由思想的人,經深思熟慮後,不惜眾叛親離 也決定離開。

這些思想自由的人在讀過古蘭經、聽教士講道後,加上曾過著噩夢般的生活,終迫使他們離教。而諸多西方政客,傳媒口舌 和自由派大學並未為離教者提供安全的發言平台,反倒支持如美伊關係議會、穆斯林兄弟會等激進派組織。但即如蘇格蘭史家Sir William Muir曾說:「穆罕默德之劍和古蘭經是文明、自由與真理之大敵,可惜世界仍未覺醒。」(http://chersonandmolschky.com/2013/09/07/islam-changed)伊斯蘭離教者深明此理,理應聽信他們的建議。

這篇文章翻譯自Rachel Molschky的在線文章「‘Islamophobic’ Muslims Leave Islam After Reading the Qur’an」

http://chersonandmolschky.com/2014/04/28/islamophobic-muslims-leave-islam-reading-quran/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