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教因何好戰?

Daniel Greenfield

2015年11月15日

「他曾以道和真教的使命委託他的使者(穆罕默德)以便他使真教(伊斯蘭)勝過一切宗教,即使以物配主的人不願意。」(古蘭經61:9)

伊斯蘭暴力,是宗教問題。

伊斯蘭講求實在稱霸,戰爭因此成為信行。既信伊斯蘭,就有信心這個宗教能征服全世界。當個真穆斯林,等於蒙此感召,必須投身征服全球,或是出錢資助聖戰士,或是親自出征成為聖戰士。

tc-19-367c-1 

伊斯蘭要降服非穆斯林,使命才得圓滿,所以對非穆斯林動武成為其宗教之本質。

哈馬斯說:「殺死猶太人,是使我們靠近安拉的敬拜」;伊斯蘭國強姦犯對雅茲迪女孩說,強姦「令他們更靠近安拉」;說這話的人,他們的確這樣相信。

他們非如我們的政客所說,扭曲了一個偉大宗教;倒是切實活出所信。

他們做每件事都有古蘭經、伊斯蘭教法為根據,並借鑒伊斯蘭之悠久歷史。

猶太人守十誡,基督徒信耶穌復活,穆斯林則信伊斯蘭終有一天實實在在稱霸,這是他們的信仰基礎與目標。

聖戰是種力量,賦與伊斯蘭意義,是信心最深邃表達。

對信眾而言,伊斯蘭之能成立,與它實在稱霸有直接關係。身為「予人類最終啟示」之傳承人,征服世界、令萬民俯首稱臣,不僅是穆斯林之宗教義務;他們乃是繼承由穆罕默德開展的工作,這樣信教才信得有意思。屠殺非穆斯林的聖戰士,就是傳教士。

若有任何人事稱伊斯蘭非絕對優越,都是褻瀆。穆斯林很容易為一點小事-諸如一幅漫畫或一段短片-而爆發暴動,因為對他們來說,讓伊斯蘭丟臉是最大褻瀆,因為冒犯了這個宗教的優越性。

在伊斯蘭裡,真理等於權力。這不是受壓迫者的宗教,卻是施壓者的宗教。

穆罕默德的預言,乃是靠征服而應驗。伊斯蘭所言之能屬實,在乎伊斯蘭確實在世上擴展。穆斯林殺得死非穆斯林,即證明他們的宗教為真。

所以穆斯林恐怖份子每每一邊犯案,一邊高聲喊Allahu Akbar「真主更大」。早期穆斯林以猶太人為征討目標,後來矛頭指向基督徒,繼而是印度教徒、佛教徒,及世界所有宗教。若是能殺死非穆斯林,即證明安拉比其他神明更大。

伊斯蘭不只是部族的、講實際的教,與其阿拉伯裔始創群體的榮辱觀也有莫大關係。伊斯蘭最在乎的,並非內向的屬靈經驗,而是外顯的族群榮譽。尊榮伊斯蘭、令其得以擴展的宗教表達,即如從前尊榮與擴展部族。

tc-19-367c-2 

所 以伊斯蘭有著典型的部族榮辱觀念,會箝制婦女以保「名節」,不讓外人污染血脈;對於其神學部落始創人穆罕默德受辱-不論真有其事或是出於想像,他們亦十分 執著。他們必須撩起衝突藉以擴張版圖,即如古時候部落得以擴充,眾子才不致無所事事紛爭內鬥。很大程度上,今天敘利亞問題乃由此起。

迫令非 穆斯林俯首稱臣,即印證伊斯蘭是真理、有能力。穆斯林藉著令不信道者「丟臉」來應驗古蘭經節,裡面說,真主安拉派穆罕默德帶領伊斯蘭稱霸,勝過所有宗教。 反之,若有誰令伊斯蘭「丟臉」了,即等於褻瀆,必須殺死非穆斯林,迫令他們再次承認伊斯蘭的優越地位,方才解決得了。

由此,就造成冤冤相報 的局面。但問題並非由於基督徒或猶太人壓迫所造成的,乃是因為穆斯林必須藉著壓迫非穆斯林來證明其信仰所致。對穆斯林而言,與非穆斯林和平共處等同褻瀆, 古蘭經說:「你們不要以猶太教徒和基督教徒為盟友」(古蘭經5:51)。穆罕默德的最後訓令,是種族清洗阿拉伯半島的猶太人和基督徒;今日伊斯蘭國乃是認 為自己正成全穆罕默德開展的工作。

伊斯蘭不講和平共處,其信眾認為,惟有征服非穆斯林,真理才得以彰顯。

世上大多數宗教都可 以接受自己處於次要位置,因為其基本信仰在乎靈性,不在乎物質;伊斯蘭卻在乎實際,講求物質。據伊斯蘭教導,就連天堂亦以物質享受的形式存在,那裡有華衣 美服,珍饈百味,金床錦被,當然最吸引聖戰士的,是「兩乳圓潤、年齡劃一的少女,和滿杯的醴泉」(古蘭經78:33-34)。伊斯蘭的天堂,其實是掠得戰 利品的誇張版,最初的人跟隨穆罕默德,會得到戰利品-金銀珠寶,絲綢香料,還有青春少女。

隨從穆罕默德出征,在區內四處割喉的戰士,聽信這種宗教誘餌,但覺這種享樂可以超逾死亡。

因 此,就算他們戰死,享受不到金銀珠寶、少女與醴泉,古蘭經說不要緊,在天堂會享受到。那是一幫匪徒,出逃的奴隸,成為野心勃勃的沙漠之鼠,尾隨穆罕默德橫 越沙丘,一心只想刧掠商隊然後分贓。貪欲發旺到一個地步,以為就算途中戰死,也會得到更多戰利品,令他們覺得死勝於生,甚至更值得追求。

伊 斯蘭最初擴展,靠這點貪念與慾望;所秉持的是部落觀念-不想丟臉就必須和人家算帳。然而伊斯蘭有別於一般部落,其面子與宿怨不僅在乎一人一族,卻牽涉十幾 億人,他們都致力令伊斯蘭征服世界,藉此汲取人生意義。這個謀求征服世界的宗教,是某個沙漠梟雄,將猶太與基督教信仰、部落習俗傳統,及個人經歷共治一 爐,以此為征討工具,令紛爭不斷的諸族暫時結盟。

到今天,伊斯蘭的宿怨已擴及全球。穆斯林每感不安,就視作別人挑釁;嫉妒心一起而無法滿 足,就爆發暴動;提起千百年歷史上每次久遠衝突,就釀出新一場怨恨。幾百年前曾有穆斯林住在某處嗎?他們就必須回去「光復」,不然的話即等於褻瀆,等於背 叛穆罕默德之使命。若有某個地方穆斯林從未踏足?那他們也必須趕到那裡豎立宣拜塔,以宣揚伊斯蘭之優越,不然的話,就是沒有擴展烏瑪疆界,等於背叛安拉的 旨意。

世上竟然有人自由生活,不受伊斯蘭管束,這已經是褻瀆,必須補救,令這些人降服於伊斯蘭教法。

至於那些曾受伊斯蘭管 束、現在竟然自由生活的人,這更是極大褻瀆,等於攻擊、侮辱伊斯蘭。所以穆斯林不惜發動自殺式襲擊也誓要剷除以色列,因為那片土地曾經在穆斯林手裏,隸屬 奧圖曼帝國,以色列至近代才立國。就連烏瑪早在幾百年前已喪失的國族,如西班牙,也會激起穆斯林怨憤。解放猶太人,令他們不受伊斯蘭管束,對穆斯林而言是 奇恥大辱,如此事例不勝枚舉。


 tc-19-367c-3

伊斯蘭與恐怖主義密不可分,其根源在於講優越、論物質的伊斯蘭神學,加上部落形式的榮辱文化,令伊斯蘭無可避免地好戰。

今 天一眾非穆斯林國家之行動不過較小變數,列國乃是造就一個場境,讓伊斯蘭優越主義在其中彰顯。場境縱然可變,但程度相當小,即如伊斯蘭國影片所提種種動武 「理據」也不過幾道板斧;與廣大的伊斯蘭歷史與神學背景相較,現代場境可謂微不足道。歸根究底,伊斯蘭暴力問題其實是伊斯蘭的問題。

另參:

這篇文章翻譯自Daniel Greenfield的在線文章「Why Islam is a religion of war」

http://sultanknish.blogspot.hk/2015/11/why-islam-is-religion-of-war.html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