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今昔

http://www.frontpagemag.com/author/lloyd-billingsley/

2015年初,伊拉克與敘利亞的伊斯蘭國-或如傳媒現統稱「伊斯蘭國」-將謀殺、屠殺、迫害行動升級,謀求拓展疆界。伊斯蘭國迅速崛起,對熟悉歷史的西方領袖而言,這應該是意料中事。約百年前,於1915年初,也曾有另一伊斯蘭國發起類似運動。

那 就是奧圖曼帝國,尤其在土耳其,當地亞美尼亞人一直遭邊緣化、被排斥。亞美尼亞人是基督徒,在伊斯蘭法庭上基本上並無訴訟權可言。正如Peter Balakian在《底格里斯河正燃燒》(The Burning Tigris,2003)說,在土耳其聯合與進步委員會(Committee for Union and Progress, CUP)治下,情況尤為嚴重,該委員會視亞美尼亞人如病毒;委員會領袖Behaeddin Shakir與Mehmed Nazim皆為醫生,指亞美尼亞人如「結核菌」感染全國,Mehmed Reshid亦將之比喻為「危險細菌」。

聯 合與進步委員會宣傳者Ziya Gokalp相信,土耳其人必須排除所有非穆斯林元素,方可復興。1914年11月14日,奧圖曼世界遜尼派主要宗教權威Sheikh-ul-Islam 正式宣佈展開聖戰,帝國為此部署全面架構。Balakian寫道,其中秘密特別組織(Special Organization) 是「首個為種族清洗、大規模屠殺而設的官方部門」;該組織召募數以萬計罪犯屠殺亞美尼亞人。

特別組織利用火車運送亞美尼亞人,將90人擠進 平時只載36人或六匹馬的車廂裡;用鐵路將32,000亞美尼亞人送走,包括九千多名兒童。這些亞美尼亞人被送到集中營,男人遭殺害,女人遭綁架強姦,兒 童被賣為奴。據其中一項指引,若有任何穆斯林企圖保護基督徒,「先焚毀他的房子,然後在他面前殺死他想保護的基督徒,最後殺死這人和家眷。」

這 場清洗亞美尼亞人運動不乏知名人士見證,包括美國大使Henry Morgenthau,他曾在備忘錄中寫道,「土耳其各處目前所發生的事,較史上最黑暗時代場面更恐怖」。負責施刑的小組會用烙鐵、鉗子將受刑者的肉撕出 來,再在傷口上抹上滾燙的牛油;鞭打人腳板,然後在傷口灑鹽。Mehmed Reshid醫生曾給亞美尼亞人腳掌打上馬蹄鐵,迫他們在街上巡遊;也曾把人釘在臨時搭建的十字架上。

穆斯林將亞美尼亞人大卸八塊,當母親眼前將嬰孩摔在石上。他們燒屍,不因衛生理由,卻是為找尋金幣,他們相信亞美尼亞人吞掉不少金幣,甚至不惜在受害者的糞便裡去找。當時美國領事Leslie Davis曾是律師、記者,將這場伊斯蘭狂熱運動記錄下來。

「我們聽見他們虔誠地呼求真主賜福他們順利殺死可惡的基督徒,」Davis寫道:「他們晚晚高聲呼求,呼聲響徹雲霄,土耳其人天天血洗街場。」在Goeljik湖畔,「成千上萬亞美尼亞人遭屠殺,屍體肢離破碎,大部分是無辜、無助的婦孺」。

Leslie Davis與英國史家湯恩比(Arnold Toynbee)皆稱這場土耳其運動為「恐怖運動」,當時美國反應強烈。百年後的今天,埃及總統賽西(Abdel Fatah al-Sissi)不得不就近日伊斯蘭恐怖活動發言,他對埃及眾穆斯林教士說,穆斯林離不開聖化了的經典與教義,但目前情況已令穆斯林「與全世界為敵」, 因此,「容我一再呼籲,我們需要一場宗教改革」。但觀乎百年前歷史,這在伊斯蘭裡似乎不可能。

從前的伊斯蘭國曾發動恐怖運動,攻擊手無寸鐵 的平民,圍攻鄉鎮,到處搶掠;肆意大規模屠殺,折磨、虐殺平民,所造成傷害難以估量,受害者上百萬。但當時伊斯蘭政權從未表悔意,只有否認。據知當時也沒 有穆斯林教士起而呼籲須進行「宗教改革」。1915年發生之事可以為鑒,以預料2015年伊斯蘭國及其恐怖活動之趨勢。

Peter Balakian相信,1915年恐怖運動之所以發生,皆因土耳其人曾在1890年代發動襲擊但未受任何懲處。西方領袖實應改變此機制,不然2015年所目睹的情況只會變得更壞。

這篇文章翻譯自Lloyd Billingsley的在線文章「The Islamic State, Then and Now」

http://www.frontpagemag.com/2015/lloyd-billingsley/the-islamic-state-then-and-now/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