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察伊斯蘭是否違反人權

考察伊斯蘭組織(Examine Islam)(https://www.change.org/u/220235166),英國倫敦

謹此呈請西方與非穆斯林世界領袖、並聯合國人員考察伊斯蘭是否違反人權,鼓吹暴力對待非穆斯林與離教者,煽動仇恨,蔑視民權法。謹聯署敦促諸位政治领袖、並聯合國人權會議,審察伊斯蘭是否已逾越宗教範疇,卻是某種應在非穆斯林國家予以取締的意識形態(http://www.youtube.com/watch?v=fe_cuzsmmHU)。

總部位於斯特拉斯堡的歐洲人權法庭(http://docs.google.com/viewer?url=http://www.echr.coe.int/NR/rdonlyres/6B93E29C-36E0-42C7-B982-721440881AC7/0/Annual_Report_2003.pdf)於2003年2月(http://www.gatestoneinstitute.org/3624/sharia-law-belgium#.VB4PpgL1e2s.twitter)裁定,伊斯蘭教法「有違基本民主原則」。法庭指,本於伊斯蘭教法的法制「與歐洲在人權上的共識背道而馳,特別在婦女地位,因應宗教觀以介入公共及私人生活等方面」。

其實歐洲人權法庭早於2001年7月31日(http://wikiislam.net/wiki/European_Court_of_Human_Rights_on_Shariah_Law)裁定「伊斯蘭教法體系與神權組織有違民主社會要求」。

伊斯蘭教法等於伊斯蘭。眾伊斯蘭神權政體,乃基於伊斯蘭教而創建。而從諸多實例可見,伊斯蘭教、伊斯蘭國家,其領袖及組織均不斷違反人權法,例子如暴力對付「瀆教」者,如查理周刊案,或強迫婦女戴蓋頭,強迫童婚,砍頭(http://blogs.spectator.co.uk/coffeehouse/2014/08/the-reluctance-to-talk-about-the-link-between-beheadings-and-islam/),排除非穆斯林(http://blogs.spectator.co.uk/coffeehouse/2014/08/the-reluctance-to-talk-about-the-link-between-beheadings-and-islam/)等,乃是已經清楚表達之事。

在實行神權(宗教)政體的沙特阿拉伯(http://www.hrw.org/middle-eastn-africa/saudi-arabia),類似例子昭然,該國定期實施斬首之刑,禁婦女駕車,迫害少數群體;最近較為人熟知的例子,則有伊斯蘭國種種野蠻行徑(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928426/ISIS-claim-execute-Japanese-hostage-24-hours.html),如令婦孺為奴,謀將雅茲迪人(Yazidi)滅族,並侵略伊拉克與敘利亞等。

像「禁止西方教育」(博科•哈拉姆 Boko Haram),以及肯尼亞和索馬里的青年黨等恐怖組織殺人數以萬計。伊朗亦定期將異見者處以絞刑或笞刑,該國且幾近掌握核武,揚言摧毀以色列。猶太人不斷被逐出諸穆斯林國,基督徒亦不斷因信仰受逼害、殉道。

在英國本土,Hizbut Tahir(http://www.hizb.org.uk/)致力建立全球性的哈里發國,公開拒絕英國法律。然而每當又一宗伊斯蘭恐怖活動發生,就有人以「恐伊」為藉口壓制異見、終止討論,無視伊斯蘭應該為壓迫、屠殺非穆斯林而負責的事實,即如近日巴黎發生的恐怖事件。

我們常聽見穆斯林讉責非穆斯林的行為(如刊登卡通),但與穆斯林之殺戮和壓迫相比起來,這不過小巫見大巫。

今天,各國政要及聯合國應聆聽非穆斯林的聲音,並且聽取前穆斯林之見證,以冷靜態度考察伊斯蘭,及她與非伊斯蘭世界之關係。我們特別懇請國際成立一個諮詢組織,察驗伊斯蘭是否對自由與人權造成威脅(http://marthavanderpol.com/2015/01/29/islam-is-antithetical-to-fundamental-human-rights/)-這是非穆斯林世界多年對抗壓迫、極力捍衛之價值觀。

今 天許多穆斯林組織致力在西方推行伊斯蘭教法,欲使我們的國家變成穆斯林土地。而據斯特拉斯堡人權法庭之既定裁決,民主地區容不下伊斯蘭教法,這意味著,非 穆斯林國家應制止伊斯蘭團體要求特權、或使異見者噤口。望透過本呈請,令我眾領袖真誠察驗,伊斯蘭是否不符非穆斯林國家的人權,若然的話,則應禁制此種意 識形態,視之如禁制納粹思想。

像Ayaan Hirsi-Ai與Serkan Engin(http://marthavanderpol.com/2015/01/25/the-truth-about-islam-which-the-left-wants-to-ignore-serkan-engin/)等已脫離伊斯蘭教者看得特別透澈。他們視伊斯蘭為異端、或如納粹主義,而非宗教。今天納粹主義是理當取締,其實伊斯蘭往跡更不堪。穆罕默德其實是軍閥,殺人如麻,更鼓吹眾伙伴殺戮任何不願意改皈其新宗教者。

伊斯蘭史上,殺害非信徒的例子從古至今都有,可謂劣跡斑斑。其創教祖師穆罕默德既不和平也不寛容,曾殺害不少猶太人與基督徒(http://blogs.spectator.co.uk/coffeehouse/2014/08/the-reluctance-to-talk-about-the-link-between-beheadings-and-islam/)。今日伊朗更明言要「剷除以色列」;近年伊斯蘭國崛興,恐怖主義者多次襲擊西方地區,顯示伊斯蘭乃以維護宗教自由為藉口,宣揚其充滿仇恨、狹隘而暴力的意識形態。

假 如異端教派智學會(Scientology)開始斬頭,以武力侵略大片土地,世界必馬上取締之。今天各國領袖與傳媒普遍有個迷思-即伊斯蘭是宗教,與猶太 教、基督教同類。然而,儘管歷史上三種宗教皆曾有人奉其名而行惡,然而猶太-基督教信仰以道德教導為根據。耶穌講和平,以至自願被殺、受虐,卻沒有鼓吹同 伴為祂殺戮。伊斯蘭卻主要以一個講武力的軍閥之言行為根據,他以暴力為手段以解決非信徒。

導致伊斯蘭主義之元凶,是伊斯蘭教。在信仰歷史上和今天,伊斯蘭施暴力、迫害別宗教之行徑,是有目共睹的;類似舉措亦清楚見於古蘭經及聖訓,即穆罕默德生平。

且讀一段布哈里聖訓,見〈聖戰卷〉(Book of Jihad),即可見像伊斯蘭國及「禁止西方教育」(博科•哈拉姆 Boko Haram)等組織究竟只屬極端穆斯林,或穆斯林本來就是如此,因他們只是隨從先知平生榜樣:

他(先知)把他們的手腳砍下來,再吩咐人將釘子打進他們的眼裡,把他們遺棄在麥地那城外荒野。他們求水,卻沒有人給,直至他們死去。(3018)

請簽署本函並廣傳,呼籲世界領袖別再稱伊斯蘭為「和平宗教」,她並不講和平,伊斯蘭用暴力、征服非信徒的歷史可謂劣跡斑斑,至今未曾止息。

今天伊斯蘭是增長最迅速的信仰體制,但她隨傳播而鼓勵仇恨、暴力、迫害與狹隘思想,且視西方文明與人權為大敵。

我們必須視伊斯蘭為異端,或從古至今皆威脅人類和平與文明的信仰體系,她絕不僅是宗教。既然人權法案不容伊斯蘭教法與神權政體,為何給予伊斯蘭特權?伊斯蘭教,正是教法與神權政體的基礎。

非穆斯林世界絕不容這種信仰體制。欲觀看Ayaah Hirsi Ali論伊斯蘭,並論伊斯蘭如何與人權法背道而馳,請點擊這裡(http://marthavanderpol.com/2015/01/29/islam-is-antithetical-to-fundamental-human-rights/)。

感謝閣下花時間閱讀本文,請與我們一起努力維護基本自由,對抗暴力壓迫者,不容她以「宗教」名義行異端之實。

我們既然不容納粹主義死灰復燃,在區內肆虐,也不應該容伊斯蘭愈加規範我們,乃至於終有一天將我們一直珍視的價值全然毀掉。

這篇文章翻譯自Examine Islam的在線文章「Examine whether Islam is antithetical to Human Rights」

https://www.change.org/p/president-barack-obama-examine-whether-islam-is-antithetical-to-human-rights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