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侵佔印度時期:被從世界史中抹去的最大規模種族屠殺

BY JEWSNEWShttp://www.sikh24.com/2015/01/27/islamic-india-the-biggest-holocaust-in-world-history-whitewashed-from-history-books/#author)/發表於世界歷史文獻(http://www.sikh24.com/category/articles/http://www.sikh24.com/category/articles/history/http://www.sikh24.com/category/news/) /2015年1月27日

http://www.sikh24.com/wp-content/uploads/2015/01/2015-01-23-islamic-india.jpg

在阿拉伯、土耳其、莫臥兒王朝和阿富汗勢力佔據印度的800年間,印度教徒和錫克教徒所遭受的種族大屠殺迄今尚未被全世界公認。

在近代歷史中,類似的種族滅絕只有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

發生在印度的印度教徒大屠殺的死亡人數甚至更多,唯一的區別是持續了八百年,直到十八世紀末期,在旁遮普省的錫克教徒和印度其他地區的印度馬拉(Maratha)軍的生死較量中,暴政才被推翻。

在現存的當代歷史目擊記載中,有這個世界上最大規模的大屠殺的詳盡文字證據。關於侵略軍和隨後的統治者在與印度教徒的日常接觸中犯下的暴行,他們的歷史學家及傳記作者們留下了相當詳細的記錄。

這些當代的記錄誇耀他們犯下的罪行並以此為榮-數千萬的印度教徒被屠殺,大批印度教婦女被強姦,幾千座印度教/佛教的古代寺廟和圖書館遭到破壞,這為世界上最大規模的大屠殺提供了保存完好的鐵證。

昆拉德·艾斯特博士(Dr. Koenraad Elst)在他撰寫的文章「伊斯蘭對印度教徒的種族大屠殺存在嗎?(Was There an Islamic Genocide of Hindus?)」中說道:

「至 於有多少印度教徒死在伊斯蘭的手中,並沒有官方的估計資料。粗略流覽一下穆斯林編年史中的重要證詞,提到超過13個世紀以來,在南亞次大陸的疆域上,穆斯 林聖戰士殺死的印度教徒遠遠多於納粹所屠殺的600萬。費莉絲塔(Ferishtha)列出了若干事件,印度中部的巴赫曼蘇丹國(Bahmani sultans)(1347-1528年)屠殺了10萬印度教徒,無論何時他們想要懲罰印度教徒就把10萬設為最低目標;而且,他們只是一個第三等級的地 方王朝。

最大的屠殺發生在馬哈茂德·伽色尼(Mahmud Ghaznavi)的襲擊期間(大概公元1000年);穆罕默德·廓爾(Mohammed Ghori)和他的副手們真正佔領印度北部期間(公元1192以後);以及德里蘇丹國(Delhi Sultanate)統治期間(1206-1526年)。

他還在著作「被抹殺的印度(Negation in India)」中寫道:

「直 到16世紀,穆斯林對印度教徒的征伐純粹是一場生與死的角逐。每次戰役中,許多城市被完全燒毀,整個族群被屠殺,數以十萬計的人死於非命,數以十萬計的人 被當作奴隸擄出境。每個新的侵略者大多都(實實在在地)用印度教徒的屍骨堆成了山。因此,公元1000年對阿富汗的侵佔就是從大量屠殺印度教徒開始;這個 地區至今仍被稱作興都庫什(Hindu Kush),意思是屠殺印度教徒。」

威爾·杜蘭特(Will Durant)在1935年的書「文明的故事:我們的東方遺珠(The Story of Civilisation: Our Oriental Heritage)」(第459頁)中寫道:

「穆 斯林侵略印度可能是歷史上最血腥的事件。伊斯蘭歷史學家和學者幸災樂禍且引以為豪地記錄下,在公元800年到1700年期間伊斯蘭戰士大肆屠殺印度教徒, 強迫他們改皈伊斯蘭,把印度教婦女和兒童綁架到奴隸市場交易,並拆毀印度教寺廟。這個時期,千百萬印度教徒在刀劍下被迫改皈伊斯蘭。」

弗朗索瓦·戈蒂埃(Francois Gautier)在他的書「重寫印度歷史(Rewriting Indian History)」(1996 年)中寫道:

「穆斯林在印度施行的大屠殺是史無前例的,規模超過了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超過土耳其人對亞美尼亞人的大屠殺;比西班牙和葡萄牙人侵略南美洲原住民時的屠殺更甚。」

在「文明史(A History of Civilisations)」(1995年)中,作家弗爾南多·布羅代爾(Fernand Braudel)如此描述伊斯蘭對印度的統治:

「殖 民實驗」就是「極端暴力」,「除非用系統性的恐怖手段,穆斯林不可能統治這個國家。殘暴是常規性的-燒殺,斬立決,釘十字架或穿刺刑,各種意想不到的折磨 刑罰。為了修建清真寺,印度教寺廟被毀壞。偶爾會強迫皈依伊斯蘭。一旦有造反,就會立即被野蠻鎮壓:房屋被燒毀,村莊被夷為平地,男人被殺,女人則被逼為 奴。」

阿蘭·達尼埃盧(Alain Danielou)在他的書「印度歷史(Histoire de l’ Inde)」中寫道:

「從穆斯林開始入侵的公元632年左右起,印度的歷史就變成一連串肆意殺戮、豪取強奪的浩劫。像往常一樣,這群野蠻人以他們所信仰的『聖戰』和獨一真主的名義,摧毀了文明社會,消滅了整個民族。」

伊爾凡·侯賽因(Irfan Husain)在他的文章「歷史上的惡魔(Demons from the Past)」中指出:

「儘 管歷史事件應該在相應的時代背景下審視,但不可否認,就算在血腥的年代,無論是阿拉伯人征伐信德省和旁遮普省南部,還是中亞人從阿富汗橫掃的時期,他們對 印度人都毫無憐憫可言,慘不忍睹...我們歷史書中塑造的高大無比的穆斯林英雄們犯下了滔天大罪。伽色尼帝國的馬哈茂德(Mahmud of Ghazni)、庫特布-烏德-丁·艾巴克(Quetb-ud-Din Aibak)、巴勒班(Balban)、穆罕默德·伊本·凱西木(Mohammed bin Qasim)和蘇丹國的穆罕默德·圖格魯克(Sultan Mohammad Tughlak),這些人的雙手通通沾滿了鮮血,不管過了多少年也無法洗淨...從印度教徒的角度來看,穆斯林入侵他們的家園簡直是個徹頭徹尾的大災難。

他 們的廟宇被夷為平地,偶像被搗毀,婦女遭到強姦,男人被殺死或奴役。伽色尼帝國的馬哈茂德在一次對索姆納特(Somnath)的突擊中就屠殺了所有 50000居民。艾巴克殺害並奴役的人數以十萬計。一一列出這些恐怖事件太過冗長和慘痛了。這些征伐者為自己的惡行辯解,說擊殺非信徒是他們的宗教義務。 他們以伊斯蘭的旗幟為粉飾,聲稱是為了自己的信仰而戰,可在現實中,他們卻純粹沉浸在殺戮和掠奪中...」

當代目擊者對印度被佔領時期的侵略者和統治者的敘述中有一例證詞:

阿 富汗統治者馬哈茂德·伽色尼於公元1001-1026年期間入侵印度超過十七次。「Tarikh-i-Yamini」一書由他的書記官撰寫,記錄了這些血 腥的征伐,其中有幾個片段寫道:「[在印度城市塔內薩爾(Thanesar)中]異教徒血流成河,把河水都染紅了,人不能喝...異教徒捨棄他們的營地試 圖淌過洶湧的河流...但其中許多人被殺、被捕或被淹死...有將近五萬人被殺死。」

由Hassn Nizam-i-Naishapuri所著的當代記錄「Taj-ul-Ma’asir」指出,庫特布-烏德-丁·艾巴克(Qutb-ul- Din Aibak)(突厥汗國人/阿富汗土耳其人,在公元1194年-1210年期間統治德里蘇丹國的第一個王朝)佔領了城市米勒特(Meerat),他拆毀了 這座城市裡的所有印度教廟宇,並在原址上建起清真寺。在阿利加爾市(Aligarh),他用刀劍強迫印度教徒改皈伊斯蘭,並把所有堅持自己信仰的人斬首。

波 斯歷史學家瓦撒夫(Wassaf)在他的書「Tazjiyat-ul-Amsar wa Tajriyat ul Asar」中寫道,當阿拉烏丁·卡爾吉(Alaul Din Khilji)(突厥汗國人/阿富汗土耳其人,公元1295年-1316年間卡爾吉王朝在印度的第二個統治者)佔領了處於坎貝灣(Cambay)最前端的 巴益城(Kambayat),為了伊斯蘭的榮耀,他屠殺了印度教徒中的成年男子,使得血流成河,並把城中的婦女連同所有金銀珠寶帶回家,讓一萬二千多名印 度少女成為他的私人奴婢。

本文最初發表於JEWSNEWS.CO.IL

這篇文章翻譯自Jews News的在線文章「Islamic India: The Biggest Holocaust in World History Whitewashed from History Books」

http://www.sikh24.com/2015/01/27/islamic-india-the-biggest-holocaust-in-world-history-whitewashed-from-history-books/#.VMzocE39mUk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