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伊斯蘭的本相

2015年2月18日23:23

無論我到世界的哪個角落,人們都問及有關伊斯蘭國的事。我勸諭他們不要再就伊斯蘭的和平或暴力本性進行無休止的辯論了,以長遠和認真的眼光看看伊斯蘭國吧。伊斯蘭國就是暴露在其殘酷和醜陋面目下的伊斯蘭,自穆罕默德起從未變過。

伊斯蘭國的暴行只不過是伊斯蘭先知的暴行的延續。

伊斯蘭真正的五大支柱是:殺戮、偏執、壓迫、仇恨和統治世界,因為穆罕默德就是一個屠夫,他偏執、擅於欺壓,充滿仇恨,駕馭他的軍隊摧毀阻止他建立全球性哈里發帝國的所有人和事。

穆罕默德對麥加的人說「我為你們帶來了殺戮,」然後他斬首了所有的猶太男性,無論老幼。

tc-19-388 

安瓦爾·塔拉瓦奈(Anwar Tarawneh)舉著她丈夫莫亞茲·卡薩斯貝中尉(Lt. Muath al-Kaseasbeh)的照片,後者被伊斯蘭國活活燒死。

伊斯蘭國燒死約旦飛行員莫亞茲·卡薩斯貝(Muath al-Kaseasbeh),因為穆罕默德曾經將人活活燒死。

當 猶太的納迪爾(Bani al-Nadir)部落首領拒絕透露部落寶藏的位置時,穆罕默德對他的士兵下令「嚴刑逼供直到他吐出一些東西為止。」然後用火灼燒基納納·伊本·阿爾拉比 (Kinanah bin al-Rabi)的胸口。另一次,有一些人拒絕執行穆罕默德攻擊塔布克(Tabuk)的拜占庭人的計畫,穆罕默德下令將他們全部活活燒死在碰面的房子裡。

伊斯蘭國奴役並強姦婦女,因為穆罕默德曾經如此行,他甚至娶一名六歲的小女孩為妻,並在她九歲的時候圓房。

伊斯蘭國殘害男人、婦女和兒童,把他們釘死在十字架上,因為他們的先知曾經如此行。伊斯蘭國將一個同性戀男人從一座塔上扔下來,等在下面的人看到他還有氣息就用石頭把打死他,他們這樣做只不過是仿效用石頭打死同性戀者的先知。

1400年來穆斯林遵循穆罕默德所進行的大屠殺與當今伊斯蘭國的大屠殺之間,唯一區別是今日的暴行借由社交媒體在世界各地得以曝光。

出乎意料的是,社交媒體也使得伊斯蘭國成為穆斯林世界的一個祝福,它使穆斯林得以看清伊斯蘭的真實面目。

除了淨禮,仇恨也是你們宗教的要求。除了每日的拜功,屠殺也是你們先知的要求。遵循伊斯蘭就是將你們的生命委身於聖戰,就是以伊斯蘭真主的名義消滅或征服非穆斯林。

但是多虧了伊斯蘭國,如果你們有勇氣就可以擺脫真主黨、哈馬斯和半島電視台的謊言。他們不能保護你們免受西方的陰謀,因為那根本就不存在。你們的敵人是伊斯蘭,不是美國。

當 你們意識到伊斯蘭國就是伊斯蘭時,便可以從那些聲稱「伊斯蘭國是伊斯蘭之異端」的世界各國領導人的幼稚言論中解脫出來,冒昧地說,這些領導人包括美國總統 奧巴馬,最近他對CNN的法里德·扎卡里亞(Fareed Zakaria)說,「世界某些地區的穆斯林社群裡出現了一種元素,這種元素歪曲了伊斯蘭,信奉一種無政府主義、暴力的中世紀版本的伊斯蘭。」

但是,正是那些否認伊斯蘭就是「無政府主義、暴力、中世紀版本的」伊斯蘭的人歪曲了這個宗教。

伊斯蘭國就是伊斯蘭。刀劍下的宗教。偏執且暴力的宗教。一個由其先知操控的宗教,用來征服世界、斬首叛教者、致殘盜賊、釘死非穆斯林、用石頭打死任何違背穆斯林法律及慣例發生性關係的人。

伊斯蘭國撕破了伊斯蘭的面具,十四個世紀以來第一次給了穆斯林世界一個選擇的機會。

選擇伊斯蘭,你們就選擇了伊斯蘭國,因為他們是別無二致。拒絕伊斯蘭國,你們就拒絕了伊斯蘭,因為他們是一體的。

沒 錯,必須阻止伊斯蘭國。它是對每個國家安全的威脅。更重要的是,它是對人類意識進化的一個威脅。但它不是純粹美國和西方的問題。首先,它是穆斯林和阿拉伯 人的責任。約旦、埃及、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其他國家的軍隊有能力對付它。西方干預只會製造更多混亂,只會加強中東和西方衝突的錯覺。

就像利比亞和也門,伊斯蘭國不是一個政治衝突,而是部落衝突。伊斯蘭國是遜尼派用來強烈反抗伊拉克的少數什葉派穆斯林的統治和迫害以及敘利亞阿拉維少數派的統治。

伊斯蘭憎惡一切非伊斯蘭的人和事。並就像淡水和鹹水不可能來自同一泉源,愛和良善不也可能與一種建立在仇恨和暴力上的宗教有同一個源頭。

只要穆斯林拒絕採取強有力和積極的立場來反對恐怖主義,他們必須就分擔持續性暴行的責任。穆斯林在人道或非人道、高尚或犯罪中做選擇的時候到了。

這篇文章翻譯自Son of Hamas的在線文章「Behold the face of Islam」

https://sonofhamas.wordpress.com/2015/02/18/behold-the-face-of-islam/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