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恐怖主義的穆斯林僅「極少數」?

David Meir-Levi(http://www.frontpagemag.com/author/david-meir-levi/

2015年4月27日,美國前總統布什(George W. Bush)對現屆總統奧巴馬的外交政策發表異常嚴厲(http://www.bloombergview.com/articles/2015-04-27/george-w-bush-bashes-obama-on-middle-east)的公開批評,指他對伊朗過分天真,無意對抗伊斯蘭恐怖主義,令伊拉克陷入混亂,總言之,其中東政策欠清晰,令美國從世界舞台「撤退」。

布什遺漏了十分重要的一點-奧巴馬竟然為伊斯蘭國、阿爾蓋達,並十多個伊斯蘭恐怖組織說話-可見他不配當美國三軍總司領,和自由世界之領袖。

奧巴馬於2月17日《洛杉磯時報》署名評論版刊登文章(http://www.latimes.com/opinion/op-ed/la-oe-obama-terrorism-conference-20150218-story.html),裡面說:

「巿民能透過民主程序解決合理不滿,藉著健康的公民社會表達訴求,這才是對抗暴力極端主義的徹底辦法。反恐之力,須輔以經濟、教育、企業發展,令人有盼望,活得有尊嚴。」

同一星期內,奧巴馬在白宮主持反暴力極端主義高峰會(http://www.state.gov/j/ct/cvesummit/index.htm),提及國內外的防恐政策。他在峰會所表達信息與上述評論文章大同小異:暴力極端主義者有種種合理訴求,欲制止其暴行,則應發展民主經濟、教育與企業,令恐怖分子、並潛在恐怖分子有盼望,尊嚴,有工作。奧巴馬並提出警告(http://patriotpost.us/posts/33276),令國民別將矛頭指向某些人:

「阿爾蓋達與伊斯蘭國等組織欲謀得正統地位,他們企圖裝成宗教領袖…我們永遠不能接受這種看法,因為這是謊話。」

又說:

「恐怖分子不代表超過十億的穆斯林,穆斯林並不認同其充滿仇恨的理念…沒有宗教要為恐怖主義負責;應該為暴力與恐怖主義負責的,是一些人。」

如此虛偽信息,當國務院發言人Marie Harf(http://www.clarionproject.org/print/analysis/state-dept-official-isis-we-need-find-them-jobs)接受美國廣播公司網上新聞頻道記者Chris Matthews、及有線新聞記者Wolf Blitzer訪問時更表露無遺。Marie Harf引述總統觀點說(http://www.ibtimes.com/who-marie-harf-state-department-spokesperson-responds-isis-jobs-comment-1819854),伊斯蘭國等組織恐怖活動之根源,在於失業與貧窮問題。

「要反恐,要勝過伊斯蘭國,不能靠殺死他們。必須給他們找工作,才能令恐怖主義斬草除根。孕育恐怖主義的社群有貧窮問題,人生際遇不佳。」

這 就是政府的邏輯:阿爾蓋達、伊斯蘭國、真主黨、哈馬斯,還有其餘數十類似的穆斯林組織,他們到處煽動仇恨,是獨尊主義者、聖戰分子、謀侵略別國的恐怖軍團 成員,忙於濫殺無辜,將人活活燒死、斬首,原來只因為他們有合理不滿,假若他們有盼望、有尊嚴、有工作,就能洗脫恐怖主義者氣質。

如此廢話,活該捱罵。有海量的實證分析文獻(http://www.webcitation.org/query?url=http://www.telegraph.co.uk /news/worldnews/asia/pakistan/8526473/Poverty-does-not-breed-extremism- in-Pakistan-study-finds.html&date=2011-06-06)可以推翻奧巴馬的說法。美國研究與發展智庫 (RAND)新近一項研究(http://www.rand.org/content/dam/rand/pubs/monographs/2009/RAND_MG849.pdf)顯示,恐怖分子不止來自貧窮、教育程度低的階層,事實上,不少恐怖分子領袖家庭背景相當優裕(http://www.webcitation.org/query?url=http://tribune.com.pk /story/379350/seminar-on-muslims-and-modernity-jihadi-danger-is-from- the-elite-not-the-poor/&date=2012-05-17);貧窮與恐怖主義根本沒有關係。

筆者曾在本刊另文(http://www.frontpagemag.com/2015/david-meir-levi/the-question-of-obamas-allegiances/) 評論過,總統奧巴馬「別歸咎伊斯蘭」、「他們只是需要幫助、需要工作」的說法,非因無知或被誤導,也非為怕冒犯國內穆斯林少數族裔的脆弱感情,更非如前總 統布什所說是「太天真」,也絕不是出於愚昧,卻是故意出賣美國,背棄西方世界。他企圖牽制美國對抗穆斯林恐襲的能力,故意分散民眾視線,制止面對恐襲威脅 時國人自然而應有的合理反應。借用奧威爾(George Orwell)(http://www.orwell.ru/library/articles/pacifism/english/e_patw)的話形容:「限制一方戰力,等於扶助敵方。」

奧巴馬透過模糊恐怖分子之意圖與動機,盡量掩飾他們對美國、乃至西方文明之威脅,即等於協助恐怖分子牽制自己的國家。戰時通敵,即是賣國。

他論及尊嚴、盼望、就業問題云云,一輪廢話裡倒還有一點實話-伊斯蘭國不代表所有穆斯林。今天全球有16億(http://en.wikipedia.org/wiki/Islam_by_country)穆斯林,總不會所有人都或主動或被動地參與、或支持恐怖分子聖戰組織的。

但究竟伊斯蘭國道出了多少穆斯林的心聲?要知道奧巴馬賣國到哪種程度,必須先回答這個問題。

或許可以從連串統計,窺見支持恐怖主義聖戰的穆斯林所佔比例;從畢伯特網上新聞(Brietbart)(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7TAAw3oQvg)的Ben Shapiro專欄,及維基百科(http://en.wikipedia.org/wiki/Islamic_terrorism)可知梗概。在法國、英國、巴勒斯坦、巴基斯坦、摩洛哥、約旦、伊拉克、印尼、埃及、沙特阿拉伯,與美國等地多項穆斯林調查顯示,回應者中最少一成、最多七成支持恐怖主義、自殺式炸彈襲擊、伊斯蘭國、阿爾蓋達、塔利班、哈馬斯與真主黨。

美國的調查最令人髮指。皮尤研究(Pew poll)2013年一項調查(http://www.pewforum.org/files/2013/04/worlds-muslims-religion-politics-society-full-report.pdf)顯示,美國穆斯林中有13%認為,傷及平民的暴力事件許多時候、有時候或少部分是合理的,為捍衛伊斯蘭之故。皮尤研究2011年調查(http://www.people-press.org/2011/08/30/muslim-americans-no-signs-of-growth-in-alienation-or-support-for-extremism/)顯示,美國穆斯林中有19%表示親阿爾蓋達,或不置可否。據估計(http://www.muslimpopulation.com/America/),全美約有670萬穆斯林,13%即87萬1千,竟有如此數目龐大的群體認為襲擊平民沒有問題,起碼部分情況下是合理的,實在令人吃驚。此外,這670萬人口裡有19%,即127萬3千美國穆斯林欣賞阿爾蓋達,更是令人震驚。

此外也要記得,哈馬斯在以色列西岸是相當受歡迎(http://www.gatestoneinstitute.org/5622/palestinians-vote-hamas)的組織;真主黨在黎巴嫩的受歡迎程度(https://books.google.co.il/books?isbn=1616739606)與政治勢力(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6/08/11/AR2006081101569.html)也愈強,有無數(http://muslimvillageforums.com/topic/25327-hezbollah-rides-a-new-popularity/)義工湧進當地加入;伊斯蘭國也不缺(http://www.ibtimes.com/why-do-people-join-isis-psychology-terrorist-1680444)新兵,不少人趕到當地入伍,躍躍欲試想斬首和進行大屠殺;禁止西方教育組織(博科哈拉姆)(http://www.usnews.com/opinion/blogs/world-report/2014/09/12/despite-fading-attention-boko-haram-remains-threat-in-nigeria)在尼日利亞勢力也愈强,吸引不少尼日利亞穆斯林加入,他們綁架基督徒女生,將不願意改皈的非洲基督徒斬首。此外,在伊拉克、土耳其與伊朗(http://www.danielpipes.org/comments/65537),伊斯蘭主義者的領袖公開支持恐怖分子對抗西方,這些領袖往往以大比數勝出選舉,擔當民選議席;親恐怖主義領袖大比數當選,這當然是穆斯林選民意願。

還幸這些調查中尚存一點好消息:在部分國家,支持恐怖主義的穆斯林(http://www.breitbart.com/national-security/2014/09/04/myth-tiny-radical-minority/)人數漸減,但且慢高興,有指這些國家支持人數所以減少,是因為這些穆斯林國家的百姓人身安全正直接受伊斯蘭恐怖組織威脅而令支持者的整體人數減少。更令人憂慮的是,支持數字就算減低,仍有雙位百分比的數目支持阿爾蓋達與塔利班。

簡言之,全球穆斯林中同情恐怖組織者,達雙位數百分比。就算最保守估計,以Pipes博士的10%為例,全球16億穆斯林中之一成,也有1億6千萬。此外另有研究(http://wikiislam.net/wiki/Muslim_Statistics_-_Terrorism)指,支持恐怖主義的佔穆斯林人口15%以上。且估計支持者中有五成婦女,另25%為童叟,不在恐怖分子招募之列,還有4000萬穆斯林支持恐怖主義,且有力作戰。假設這些支持者中僅40%真的參戰,也構成1600萬恐怖主義大軍(http://www.prophetofdoom.net/article.aspx?g=41111)。

美國總統說的對,伊斯蘭國的確不代表所有穆斯林,但它可能代表的10%至15%已構成恐怖主義大軍。這「極少數」穆斯林想美國人死,或令美國人要不改皈、要不當齊米,其人數可不小。美國的領袖若還不率眾起而抵擋,則我輩可能目睹西方文明結束。

這篇文章翻譯自David Meir-Levi的在線文章「“Tiny Minority” of Terror-Supporting Muslims?」

http://searchlight-germany.blogspot.hk/2015/05/tiny-minority-of-terror-supporting.html

http://iranaware.com/2015/05/02/tiny-minority-of-terror-supporting-muslims/

http://www.frontpagemag.com/2015/david-meir-levi/tiny-minority-of-terror-supporting-muslims/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