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期望伊斯蘭變成基督教

2015年3月25日星期三

喬·卡特(Joe Carter)(http://blog.acton.org/archives/author/jcarter

當今宗教信仰的熱門新趨勢之一是宣導「伊斯蘭改革」。上個週末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刊登了兩篇關於該話題的文章:「伊斯蘭難以置信的改革者(Islam’s Improbable Reformer)(http://www.wsj.com/article_email/the-weekend-interview-islams-improbable-reformer-1426889862-lMyQjAxMTA1MjIxMjQyODI0Wj)」和「為什麼伊斯蘭需要改革(Why Islam Needs a Reformation)( http://www.wsj.com/articles/a-reformation-for-islam-1426859626)」。想必是有人假設伊斯蘭的改革會帶來像新教改革那樣的有利變化。

作 為一個委身的(改革宗的、福音派、南方浸信會) 新教徒,我相信宗教改革的確是世界歷史上影響最深遠、最有助益的事件之一。但有人暗示說,現代的激進聖戰主義類似早期文藝復興時期的天主教教會,我想這一 定會惹惱天主教的朋友們。(有些人帶著嘲諷意味地聲稱:在許多方面,伊斯蘭國(ISIS)相當於伊斯蘭(http://qz.com/358816/isil-is-reforming-islam-just-like-protestants-reformed-christianity/)的新教改革者(http://religiondispatches.org/isis-is-the-islamic-reformation/)。)

雖然,現實是,呼籲伊斯蘭改革的人並不希望穆斯林變得像16世紀日內瓦的加爾文主義者那樣;他們想要的是穆斯林變得像1965年前後的波士頓聖公會教徒。那些鼓吹伊斯蘭改革的人希望伊斯蘭像自由主義的主流基督教:有所有信仰的包裝,但除去所有可能挑起事端的麻煩教義。

這種想法的問題-除了五音不全,且冒犯了兩個世界性的宗教之外-在於它以一個完全站不住腳的假設作為基礎,這個假設認為在一些相關的方面伊斯蘭類似於基督教。

基督教在西方占主導地位已經導致它被視為一般「宗教」的預設範本。所有真正的宗教都被假定為,其核心像基督教那樣:尊重所有人的基本尊嚴,渴望個人自由和世界和平,與自由民主、多元主義等相容。

這就是為什麼像紐約的蒂莫西·多蘭樞機(Cardinal Timothy Dolan)這些人說伊斯蘭國極端分子「並不代表真正的伊斯蘭思想」,而是「伊斯蘭的一種極其變態的形式」。多蘭補充道(http://www.religionnews.com/2015/03/04/cardinal-timothy-dolan-islamic-state-muslim-like-irish-republican-army-catholic/

「這些不是純正的、真正的穆斯林。如今我們需要的,方濟各教皇(Pope Francis)引導全世界所說的是,我們需要節制的、溫和的、真正的伊斯蘭力量站出來說-極端分子不代表我們。現在這已經開始了。神可以在邪惡中帶來美善。」

注 意,那只是假設。節制,溫和,非暴力是我們需要的,因此任何與伊斯蘭有關的暴力行徑必須歸咎於非真正的穆斯林。多蘭樞機是一位屬靈領袖和一位政客(他賦予 了這個詞最好的注解)。作為一名政客,這種說法有道理:用你們能夠接受的措辭來描述這個問題。但作為一項歷史真相,伊斯蘭理所當然是「節制」和「溫和」的 這種想法顯然不真。

的確存在著節制、溫和的伊斯蘭追隨者。我們應該希望他們的人數增加,比例超過那些既不節制又不溫和的。但聲稱溫和的追隨者才是「真正的穆斯林」,這是一種歷史和宗教的修正主義行為,騙不了任何人-也許,除了西方人之外。

最近,另一個關於伊斯蘭的糊塗見解來自於福音派神學家毛瑞琪(Richard Mouw)的例子。毛瑞琪(http://www.firstthings.com/web-exclusives/2015/03/american-islam)在首要事務(First Things)雜誌中寫道:

「我 最近讀到一些年輕的美國穆斯林都在抱怨他們的清真寺裡的活動不夠「美國化」。他們說,敬拜和宗教學習的模式似乎是為了維持他們與移民前的原生的穆斯林國家 之間的連接,而這些年輕人希望他們的信仰能在如今生活的美國引導自己。他們問,難道領袖們不應該努力幫助他們明白如何將自己的信仰應用於如今生活的國家 嗎?

我說:這樣很好。我希望他們能夠從長老那裡得到積極的答覆。」

請注意,毛瑞琪期望伊斯蘭領袖調整他們的信仰傳統,以適應美國受眾的接受程度。這是一種普遍的、很西方的方式來看待宗教甚至其他廣義的信仰。

西 方人有個古怪的思維習慣,因為西方人偏愛某種特定的信仰,那麼所有那些信仰都必須互相相容。例如,西方人相信,女性應該與男性享有同等的政治權利。假定這 種信念要與伊斯蘭-一個政教不分的信仰系統-的教義相容,這根本沒道理。但由於西方人不打算在普選中放棄其信念,只能期望伊斯蘭要不已經接受了這種信念, 要不在未來調整以適應它。言下之意是,西方人期望所有的宗教(包括基督教)都是靈活的,只要符合社會所接受的「現代的」、「進步的」或「開明的」觀點都是 可以改變的。

這種想法體現在每一次「伊斯蘭改革」的呼籲中。這種假設不僅僅期望伊斯蘭可以變得更符合西方人最看重的信念,而且通過這樣做,這個宗教將變得更接近於其作為一種宗教的本質。

形成並加強這種想法的信念是,伊斯蘭在本質上只是基督教一種異端形式。雖然它決不能以一種基督教框架內的模式來改變,卻可以在接受現代主義與多元主義的相容中「變革」得更像正統基督教。

西方世界以外的穆斯林並不認同伊斯蘭作為基督教的異端的偏頗觀點,這時常讓西方世界感到吃驚。西方人認為,他們一定有一種「虛假的意識」,為什麼他們不希望伊斯蘭更像基督教呢?難道他們不明白宗教的本質嗎?難道他們不了解自己的宗教嗎?

事實上,他們的確了解自己的信仰體系-比西方人了解得多很多。不管「真正的」伊斯蘭是什麼,它都不是基督教的另一種形式。

當 然,西方人可以在伊斯蘭宗教內部的辯論中選擇立場,也可以捍衛那些與西方人的觀點最接近的穆斯林。但西方人不應愚蠢地認為伊斯蘭「改革」一定要更符合西方 的理想。也許,西方人不應該期待伊斯蘭按照其偏好來改變,而應該努力給世界提供更好的選擇。正如丹尼爾·詹森(Daniel Johnson)2008年在新標準(The New Criterion)雜誌中寫道(http://www.newcriterion.com/articles.cfm/The-conservative-response-to-Islam-3731):

「如果伊斯蘭是如今的問題所在…那麼解決方法只能是一個保守方案。伊斯蘭不會淹沒一個道德準則來自聖經和理性思想來自古代經典的社會。西方國家並不需要伊斯蘭改革,而需要猶太教-基督教以及希臘羅馬的復興。」

這篇文章翻譯自Joe Carter的在線文章「Let’s Stop Expecting Islam to be Christian」

http://blog.acton.org/archives/77040-lets-stop-expecting-islam-to-be-christian.html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