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的確關涉伊斯蘭

儘管伊斯蘭國版本的伊斯蘭並非唯一詮釋,這仍然是關涉伊斯蘭的。

儘管西方領袖、還有西方穆斯林不斷強調,伊斯蘭國不代表伊斯蘭,事實並非如此。

正如Graeme Wood在〈伊斯蘭國所為何事〉(What ISIS Really Wants)(http://www.theatlantic.com/features/archive/2015/02/what-isis-really-wants/384980/)裡說:

實情是,伊斯蘭國的確關涉伊斯蘭。而且足以代表伊斯蘭。沒錯,她吸引不少瘋子和投機分子,主要是居於中東及歐洲、與建制疏離的人;然而其最忠心徒眾所傳的宗教,的確合乎伊斯蘭教導,甚至可以說,源自有根有據的伊斯蘭詮釋。

伊 斯蘭國在其新聞發佈、宣傳品、廣告牌、車牌、文具、錢幣上都印上「先知的方法」,聲言按此法作每個決定和司法。所謂「先知的方法」,即鉅細無遺地隨從穆罕 默德之教導與模範。當然有穆斯林不認同伊斯蘭國,事實上大部份穆斯林都不認同她。但因許多人裝聾扮啞,指她並不是宗教性的、末日論性質的群體,不必理會、 也不必反駁其神學,已令美國低估伊斯蘭國,令其應對政策愚蠢,未能為迎戰作好準備。

Wood大篇幅引述普林斯頓學者 Bernard Haykel所言。Haykel是伊斯蘭國神學研究專家,曾對Wood說,穆斯林之所以說伊斯蘭國不代表伊斯蘭,是「為此感尷尬,制出政治正確的說法,是 對自身宗教存著一種如綿花糖般虛幻甜膩的看法」。他又說,這些穆斯林忽略了「他們宗教的歷史,並教法的要求」。

Haykel說,伊斯蘭國所引述之經文,所有遜尼派穆斯林都奉為聖典。「這邦人(指伊斯蘭國)和其他穆斯林一樣,引述經文都名正言順。」

「蓄奴,釘十字架,斬頭等,並非幾個怪人(指聖戰分子)隨便選用中世紀的做法,」Haykel說。伊斯蘭國鬥士「乃是切實履行中世紀傳統,在今天全盤實現」。

沙特阿拉伯教法師、麥加大清真寺前伊瑪目Aadel Al-Kabani在一則推特裡說(http://www.memri.org/report/en/0/0/0/0/0/0/8205.htm):「伊斯蘭國切切實實是薩拉斐派產物,應付此問題時,我們應該開門見山,實事求是。」

中東與伊斯蘭專家Raymond Ibrahim在一篇綜論文章(http://www.raymondibrahim.com/islam/the-islamic-state-and-islam/)提到,有西方人指伊斯蘭國無關乎伊斯蘭,此說令人質疑。

他指出,大眾應該問,「我們如何判斷伊斯蘭國某種想法、做法是否屬於伊斯蘭?」

Ibrahim 說,處理此問題有一定程序。首先,應該查考伊斯蘭之重要經典,提問如:穆斯林相信古蘭經是安拉逐字之訓令,其內容是否為這種想法、做法提供理據?聖訓與先 知生平據稱記錄了穆罕默德言行,其內容又是否貫徹伊斯蘭國的理念與做法?最後,若仍有模糊不清之處,據伊斯蘭傳統,應從伊斯蘭大學者(ulema)的釋經 (tafsirs)裡找答案。

Ibrahim按此法審視伊斯蘭國最敏感話題:斬首、釘十字架、蓄奴、強姦、屠殺、強徵齊米。

而他的結論,與Haykel一致,他指出,「在聖戰處境下」,此種種做法都源於伊斯蘭傳統。

這篇文章翻譯自在線文章「Islamic State Is Islamic」

http://www.clarionproject.org/analysis/islamic-state-islamic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