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的「恐恐伊」症與「和平閨女」

James Zumwalt(http://www.breitbart.com/author/james-zumwalt

美國總統奧巴馬對伊斯蘭的說法,實在是語無倫次;不幸地替其宣傳的傳媒隨之,盲目接受他對伊斯蘭的說法。

奧巴馬任總統後,六年來一直強調伊斯蘭是和平宗教,無論是在西方以安拉之名發動的諸多恐怖襲擊,或是穆斯林世界之連番慘劇,都無法令奧巴馬改變其古怪立場。

若人因伊斯蘭之獨特教義表關注,就被說成是「偏見」,稱他「恐伊」;那麼倒過來說,視而不見妄顧此事實,害怕道明伊斯蘭之真相者,大概應該稱為「恐恐伊」。

明顯地,奧巴馬是「恐恐伊」患者。他拒絕承認,伊斯蘭教義裡蘊藏暴力因素。

奧巴馬語無倫次的「道理」是這樣的:伊斯蘭既是和平宗教,因此,任何穆斯林以此宗教名義而動武,就不是穆斯林,他只是騎刧了這個宗教。

奧巴馬想說服我們相信,穆斯林都是「和平閨女」,凡動武即馬上失貞,不配再稱為穆斯林。

但只要讀過古蘭經,知道伊斯蘭教義,都會質疑這究竟是否和平宗教。對伊斯蘭稍有認識的人都會覺得,安拉對不奉伊斯蘭者深痛惡絕,欲動武對抗非穆斯林之渴望可謂無法滿足。

古蘭經有如免死金牌,讓穆斯林肆意殺害不信道者;只是有穆斯林選擇使用此金牌,大部分穆斯林不使用而已。究竟不動武的穆斯林是秉持非伊斯蘭信念,認為所有人的生命皆有價值,或只是暫不行使安拉賦與他們動武之權力,則留待非穆斯林自行判斷。

無可置疑,這道金牌的權威源於伊斯蘭教導—伊斯蘭教義至高無上,諸宗教必須降服。雖然所有宗教都認為自己的信仰至尊,但伊斯蘭的獨特處在於,會採取行動迫使人降服;信士若是未能盡此義,頓生「穆斯林之痛」。

作者Raymond Ibrahim在2015年5月14日發表(http://www.frontpagemag.com/2015/raymond-ibrahim/islamic-supremacism-the-true-source-of-muslim-grievances/)題為〈伊斯蘭至尊—穆斯林之「痛」的真正根源〉(“Islamic Supremacism: The True Source of Muslim ‘Grievances’”),解釋十分透徹。重點是,因為古蘭經教導說:伊斯蘭至尊,其他宗教光是存在就已經冒犯伊斯蘭,令穆斯林悲痛。除掉此痛之唯一方法,是諸宗教皆降服,嚴守伊斯蘭對非穆斯林頒令的所有規矩。

Ibrahim注意到,這種「與生俱來的至尊感」驅使穆斯林將伊斯蘭傳遍中東、繼而推進歐洲,用他們的話說,「到歐洲列強進侵穆斯林世界、在此殖民,這種至尊感才謙卑下來」。

Ibrahim續說,然而今天穆斯林發現,降服西方不必用劍;事實證明,西方因為寛容、多元文化、政治正確,或怯懦,就屈服於伊斯蘭的習俗。

令非穆斯林必須順從伊斯蘭的來源文獻《歐麥爾條款》(The Conditions of Omar),據說其歷史背景,是9世紀時伊斯蘭征服非信士後發展而來。但不少學者認為,這是穆斯林領袖杜撰,圖重寫歷史。無論如何,今天穆斯林深信此文獻具宗教權威,授權他們令人歸順,並指點非信士如何過活。

Ibrahim提到,今天非信士動輒得咎,他稱之為「你怎麼敢?」現象—你怎麼敢違反歐麥爾條款?今日傳媒與伊斯蘭護教家將穆斯林世界之亂象歸咎於穆斯林之痛,但討論沒提的是,這種「痛」乃源於其「至尊」心理,穆斯林自認與生俱來就高人一等。既然穆斯林痛得有理,其他宗教自應奉伊斯蘭為至尊。

「總言之,」Ibrahim正確指出:「伊斯蘭教法令非穆斯林位居『次等』,若竟有非穆斯林敢越雷池半步(這罪名很大,問題不僅在於畫幾幅諷刺漫畫),自視優越的穆斯林就感『悲痛』…而這種痛…非基於平等、公義等人道準則,只是本於其自奉為尊的世界觀。」

今日世界暴力不斷,無論是穆斯林對付非穆斯林,或是穆斯林內鬥,都由於伊斯蘭帶著「獨尊」的肩章。而解決方法只有兩個:伊斯蘭改變,放棄其獨尊、強加諸人的心態;或是其他宗教改變,奉伊斯蘭為尊。兩種方法皆不成的話,伊斯蘭與諸宗教之戰必無日無之。

伊斯蘭國領袖Abu Bakr al-Baghdadi最近發放一段錄音說:「伊斯蘭永不是和平宗教,伊斯蘭是戰鬥的宗教。」正道明其不斷作戰之本質,儘管奧巴馬聲稱伊斯蘭是和平宗教。

奧巴馬患「恐恐伊」症頗嚴重,從他第六次在聯合國發言即可見—有關伊斯蘭對西方之威脅,他隻字不提。他在2015年講話時說,一切衝突已成過去,隨著911後兩場戰爭,「危機陰影已成過去」。

穆斯林不斷在戰爭,有時動武,也會用其他手段。但我們竟不知道自己正受攻擊,奧巴馬對威脅一無所知。其恐恐伊心態,正令美國走向順服伊斯蘭之路。

你們或會期望傳媒發聲,捍衛我們的自由,質疑奧巴馬語無倫次的恐恐伊徵狀;可惜事與願違。

奧巴馬對傳媒的影響力,從受美國有線新聞網一個訪問節目即可見一斑。該台主持Carol Costello與客席主持、「每日一獸」新聞網(the Daily Beast)Dean Obeidallah於5月8日的《周六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節目談及對伊斯蘭的偏見,同場演短篇諷刺劇。劇中演員模仿電視遊戲節目,參加者要畫出指定事物,讓隊友猜是甚麼。遊戲進行頗順利,直至一個參加者知道要畫「先知穆罕默德」,馬上怕得要死,因為這會冒犯穆斯林,恐怕會被追殺。

訪問裡,Obeidallah說「激進伊斯蘭」只是「想像」。更令人驚訝的是,Costello一點沒質疑這個錯得離譜的說法。Obeidallah的意見,並Costello不置可否的態度,是那麼愚不可及,恰似諷刺短劇之一部分。

http://www.breitbart.com/national-security/2015/05/18/obamas-islamophobia-phobia-and-the-peace-virgins/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