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極端伊斯蘭裝聾扮啞

進步派假裝不知道恐怖襲擊背後動機

Clark Whelton

2015年8月6日

總統奧巴馬堅持立場,拒絕稱美國對極端伊斯蘭作戰,即使四名海軍陸戰隊員在查特怒加巿(Chattanooga)(http://city-journal.org/2015/eon0717jm.html) 被殺亦毋改總統立場。總統奧巴馬形容槍手Mohammad Youssuf Abdulazeez只是個「獨行的持長槍男子」,國防部長Ashton Carter則故弄玄虛,稱案件是「無故動武」。Carter應該知道傳媒報道稱, Abdulazeez一直在博客上提及極端伊斯蘭,他以聖戰為目標,亦早已有跡可尋。究竟國防部長是裝聾扮啞,或是隨從總統做法,在每個場合均避免提名讉 責極端伊斯蘭?

奧巴馬在這些事上噤口,早於本年2月已見端倪;國土安全部長Jeh Johnson透露,美國穆斯林領袖曾要求總統避免將伊斯蘭國(http://city-journal.org/2015/eon0526mt.html) 與伊斯蘭教相提並論,以免將某個好鬥的穆斯林小教派,與該教派聲稱為之而戰的宗教拉上關係。然而至4月,阿蓋達組織屠殺148名肯雅人,只因他們奉基督教 (奧巴馬稱為「恐怖活動」),伊斯蘭眾領袖要求總統噤口之可疑理由隨即推翻。此外,許多國家的穆斯林領袖已經提名讉責極端伊斯蘭。

早在伊斯 蘭國冒起之前,奧馬巴政府已經向極端伊斯蘭妥協。2009年,Nidal Malik Hasan在胡德堡(Fort Hood)槍殺13名士兵,一邊開槍一邊喊「真主偉大」(Allahu Akbar),但白宮形容為「工作場所暴力事件」。911周年紀念日,班加西使館受襲,國會請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徹查,這位國務卿裝聾扮啞,「或者兇手想抗議,」她說:「又或者有人晚上出外走走,忽然間想殺幾個美國人?」在查特怒加巿案件陰影下,令 人不禁問:奧巴馬為何拒絕提名讉責極端伊斯蘭?

此事令人費解,不少政客、記者、陰謀論者、博客都百思不得其解。有認同拉姆斯菲爾德 (Donald Rumsfeld)說法,指奧巴馬這樣做「自有利益考慮,但原因不明」。其實原因昭然若揭。奧巴馬並非唯一拒絕直面這場戰爭之人,2010年時代廣場發生 汽車炸彈爆炸,有人問巿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是誰做的,他論這場幸未傷人的襲擊案說,襲擊者可能「有政治動機,諸如不滿意醫療開銷等等」;其實不然。放炸彈的,是個曾受塔利班訓 練的歸化美國人,在法庭上自稱「穆斯林戰士」。

《彭博觀點》(Bloomberg View)專欄作者Eli Lake認為(http://www.bloombergview.com/articles/2015-01-19/why-obama-can-t-call-charlie-hebdo-terrorists-radical-islamists-), 總統之所以避提「極端伊斯蘭」,源於前奧巴馬時代的戰略考慮。前總統布什(George W. Bush)亦避提這種字眼,當時的考慮是,在對抗恐怖主義問題上,美國最少要贏得思想雖然激進、但非與美國對抗的穆斯林之「默默支持」(如沙特阿拉伯), 才會有勝算。911襲擊後,鮑威爾(Colin Powell)即反對稱這場造成近三千美國人死亡的襲擊「由阿拉伯人或伊斯蘭主義者策畫,只應該說,是恐怖分子做的」。

從外交上言,裝作毫 不知情,這確是慣技;面對伊斯蘭國與阿蓋達問題,歐美社會,乃至澳洲都有裝聾扮啞的風氣。去年12月,一名已知的伊斯蘭主義狂人走進悉尼一間咖啡店脅持裡 面的人,強迫他們展示伊斯蘭信條,且索要一面伊斯蘭國旗幟。悉尼警察局長被問及事件是否涉極端伊斯蘭恐怖襲擊,他竟然說不知道。

Daniel Pipes嘲諷這種「詐傻扮懵」(http://www.danielpipes.org/12604/islam-role-terror)的做法,指出過去20年來,媒體每報道伊斯蘭襲擊兇案,都顧左右而言他,提及的起因五花八門,從「搶路爭執」到「態度問題」都有。2006年,《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報道大西瓦圖猶太人聯會襲擊兇案,提出一個動機〈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voqer71Lt1cJ:articles.latimes.com/2006 /jul/30/nation/na- shootings30+%22Some+speculated+he+might+have+sought+to+cloak+an+animus+toward+women+%22&cd=3& amp;hl=en&ct=clnk〉,兇手是Naveed Afzal Haq,然而報道稱,槍手可能因為「敵視女人」而作案。

《紐約書評》(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本年8月13日號有文章題為〈伊斯蘭國的奧祕〉(“The Mystery of ISIS”) (http://www.nybooks.com/articles/archives/2015/aug/13/mystery-isis/), 作者是「熟悉中東事務」、「曾任北大西洋公約國官員」的「無名氏」,文章論極端伊斯蘭歷史,通篇竟然沒用過「極端」一詞,也未審視原教旨主義教義。「無名 氏」不明白伊斯蘭國為何能夠運作;儘管運動聲明其暴行乃古蘭經證明的「義舉」,甚至是古蘭經的要求。「我們的文化究竟能否累積足夠知識、活力、想象力,是 否夠謙卑,以理解伊斯蘭國現象,仍是未知之數,」無名氏總結說:「而目前我們必須承認,這種事駭人聽聞,亦令人大惑不解。」

並非所有人都視 而不見。本年2月,微軟全國有線廣播電視公司前主持人Ed Schultz稱,21名埃及基督徒遭斬首,「是伊斯蘭國人發動宗教戰」。參議員Lindsey Graham亦稱衝突為「宗教戰」,請總統認清事實;奧巴馬當然不為所動。奧巴馬的政治支持主要來自美國民眾之中世俗化的部分,其中大部分是進步派,不如 奧巴馬所蔑視的工人階級和保守派基督徒,進步派「不戀棧槍械或宗教」。

無論如何,奧巴馬及其進步派追隨者秉持所謂政治正確的道德觀,並以鐵 腕手段強加諸人。你要是對這幫政治正確黨人說,Bruce Jenner(譯按:美國電視節目主持人,變性為女人)不是女人,他們要不罵你野蠻人,要不教訓你說所有人都很重要,且在主流傳媒推波助瀾下,他們會稱你 為種族主義分子,把你掃地出城。若是告訴他們,你剛殺死四個海軍陸戰隊員和一名海軍,他們會關注你的家庭問題。若是告訴奧巴馬,一名伊斯蘭極端分子在巴黎 一家猶太食品超巿槍斃四個猶太人,他會說這是「任意的」襲擊。

關於氣候變化、同性婚姻等重大議題,政治正確派人會不斷抗爭,視為道德義舉。 你或會以為,政治正確派定必對抗古蘭經正確運動,因為古蘭經正確運動宣揚理念,事事和政治正確派精神對著幹。在伊斯蘭國推動下,古蘭經正確運動容許蓄奴、 壓制女人、斬首、虐待、排他、釘十字架、用槍械、童婚、用石頭打死淫婦、處決同性戀者。此運動旨在恢復伊斯蘭創教之初的原始生活,政治正確派固表「震 驚」,卻仍然不願承認古蘭經正確運動已經發動宗教戰,只說「大惑不解」。

政治正確派為何這樣矯揉造作、前後矛盾?或者因為說自己已陷入宗教 戰但不提宗教,就好像與人對劍而不用劍一樣無稽。一直以來,宗教都是社會強大動力,在戰場上也是強大的道德武器。而自詡聰明、不屑談神學的政治正確派,卻 一直致力抹煞宗教在美國人生活上的地位;要對付伊斯蘭國,政治正確派制出武器和對付共和黨人一樣-只提政治正確。比方說,國務院發言人Marie Harf就提出(http://www.washingtonexaminer.com/state-department-spokeswoman-claims-jobs-are-key-to-defeating-isis/article/2560298),對付伊斯蘭國戰士血腥暴行的方法,是擬定就業計畫。

政 治正確派人士可謂一廂情願,以為古蘭經正確運動不過幾群無業游民之作為,只要認清根本問題就能應對;然而古蘭經正確運動才不要和你在有線電視新聞節目爭奪 政治正確辯論奬,對古蘭經正確運動來說,伊斯蘭教法就是「科學定理」。千多年來,古蘭經正確運動派對付無神論者只有一道板斧-不改皈就處死。在巴黎,《查 理周刊》襲擊案倖存者已承諾不再刊登先知穆罕默德畫像。

而政治正確派不肯面對現實,依然歸咎前總統布什,依然將極端伊斯蘭襲擊者看作「無故 動武」的「獨行的持長槍男子」。他們否認事實,因為古蘭經正確運動佔有軍事分析家所說的「不對稱競爭優勢」,政治正確派無異自斷一臂。古蘭經正確運動派, 既秉持宗教又持槍,且會好好利用。進步派之所以裝聾扮啞,不因為害怕冒犯別人,卻因為害怕。

作者簡介:Clark Whelton(http://city-journal.org/author_index.php?author=700)是紐約巿長Ed Koch及Rudy Giuliani演講稿文膽。

 

這篇文章翻譯自Clark Whelton的在線文章「Playing Dumb About Radical Islam」

http://city-journal.org/2015/eon0806cw.html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