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會「震驚」?

Judith Bergman(http://www.gatestoneinstitute.org/author/Judith+Bergman)

2015年11月14日

  • 西方尤其歐洲,每遭新一次恐怖襲擊仍然表現「震驚」,好像是第一次發生那樣子。
  • 「我們正在輸入伊斯蘭極端主義、阿拉伯反猶太主義,諸族之間的國家及民族衝突,並對社會與法律之不同理解。」一份經曝光的德國情報文件稱。
    • 當代歐洲政治領袖之失責、缺乏領導能力,表現近乎幼稚。

……………………………………………………………………………………………………………………...

周五晚巴黎恐怖襲擊其中一件最令人驚訝的事,是歐洲各國政府竟然為此「深表震驚」。

麥克爾、卡梅倫與教宗均表慰問,並為此「深表震驚」。是次襲擊經精心策畫,禍及巴黎六處地方,至今令最少128人死,二百多人受傷。法國總統奧朗德確認(http://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europe/france/11995541/Paris-shootings-terrorist-attack-french-victims-latest-news.html)是伊斯蘭國恐怖份子所為,兇徒藉自殺式炸彈襲擊、攜手榴彈及萊福槍犯案。目擊者稱,兇徒在巴塔克蘭劇院內向觀眾開槍時一面大喊Allahu Akbar「真主至偉大」,及「這是為敘利亞而戰」,當時劇院正舉行搖滾樂演唱會。

tc-19-443

在法國巴黎恐怖襲擊事件其中一處,警方封鎖了附近街道。(Image source: RT video screenshot)

儘管過去十數年間,類似血腥事情經已一再發生,但西方尤其歐洲,每遭新一次恐怖襲擊仍然表現「震驚」,好像是第一次發生那樣子。

美國的911襲擊之後,2004年馬德里火車炸彈襲擊,造成近二百人死二千人傷;2005年對倫敦交通運輸系統的襲擊,使56人死亡七百人受傷;經過幾次大型恐怖襲擊,西方國家首都遭受大型恐怖襲擊,世界各國領袖實在沒有可信的藉口感到震驚了。

就在最近,大概一個月前左右,英國軍情五處總管Andrew Parker就說過(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uk/home-news/uk-terror-threat-is-at-the-highest-level-in-30-years-and-growing-mi5-chief-warns-10505008.html),英國遇恐怖襲擊威脅達30年多來最高級別,且風險「不斷增加」。單單過去一年,英國警方及情報機關已搗破六宗恐怖襲擊計畫;「在我32年情報工作生涯裡,這個數字可謂最高,也肯定是911以來歷年最高,」他說:「可見威脅不斷增加,主要受敘利亞局勢影響,危及我們安全。」

但襲擊未在英國發生,倒在法國。其實也可能在德國,當地警方稱曾拘捕一人(http://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5-11-14/german-police-arrested-man-with-suspected-ties-to-paris-attacks),可能與巴黎襲擊案有關。最近德國《周日世界報》引述情報機關警告(http://www.gatestoneinstitute.org/6793/germany-20-million-muslims):「今天德國非法入境者數以十萬計,已經另成族群,根本無可能融入德國。」所謂「另成族群」實指穆斯林社群,他們與所寄居諸國主流社會毫無聯繫。《周日世界報》又引述情報文件稱:「我們正在輸入伊斯蘭極端主義、阿拉伯反猶太主義,諸族之間的國家及民族衝突,並對社會與法律之不同理解。」文件續說,最危險的是,「德國安全部門不會解決這些安全問題,包括進口的安全問題,及德國民眾相應的反應」。

據歐洲多份報章-包括《英國每日電報》(http://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islamic-state/11418966/Islamic-State-planning-to-use-Libya-as-gateway-to-Europe.html)-報道,早於本年2月,伊斯蘭國已威脅派恐怖份子隨50萬名難民潛入歐洲(http://www.gatestoneinstitute.org/5301/islamic-state-libya),企圖在大陸製造混亂。

令人詫異的是,歐洲各國領袖仍然容許難民潮湧入(http://www.gatestoneinstitute.org/6721/muslim-invasion-europe),不少難民入境後即潛藏而生活,在巿郊形成「另類族群」,歐洲各國政府無從追蹤其下落。

本年9月,一名敘利亞籍伊斯蘭國蛇頭接受《快報》-一份英國日報-訪問(http://www.express.co.uk/news/world/555434/Islamic-State-ISIS-Smuggler-THOUSANDS-Extremists-into-Europe-Refugees),稱逾四千伊斯蘭國槍手已潛入西歐,在歐盟諸國裡「蓄勢待發」。他又說,恐怖份子藉難民身份滲透,是襲擊西方計畫一部份,據稱報復在美國領導下歐洲聯手空襲伊斯蘭國。

九月,黎巴嫩教育部長Elias Bou Saab估計(http://www.express.co.uk/news/uk/605238/Islamic-State-David-Cameron-Lebanon-Elias-Bou-Saab-Migrant-Refugee-Syria-Pope-Francis),敘利亞難民營中約110萬人裡,約有萬名「激進」伊斯蘭國成員,他又預計,每50名難民中就有一人是這個恐怖組織成員。儘管黎巴嫩教育部長稱,有關恐怖份子滲透難民的數字,並未有實質資料,但他說:「我覺得伊斯蘭國正策畫行動,要進擊歐洲及其他地方。」

是次巴黎恐怖襲擊,是歐洲政府懦弱與怠惰直接帶來之惡果;這全由於政客不能、或不願意道明事實,避諱穆斯林移民在歐洲和西方所致的嚴重國家安全及種種社會問題。

伊斯蘭恐怖主義已困擾西方十幾年,但當代歐洲政治領袖之失責、缺乏領導能力,表現近乎幼稚;他們竟容許穆斯林難民未經審查而進歐洲,任由邊境中門大開。然而今次巴黎恐怖襲擊是否會令西方政府醒覺,尚是未知之數。

Judith Bergman是作家、專欄作家,律師,政治評論員。

這篇文章翻譯自Judith Bergman的在線文章「How Can Anyone Be Shocked?」

http://www.gatestoneinstitute.org/6874/paris-attacks-shocked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