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珍貴考古發現令聖經活現眼前

Ari Soffer

2015年12月2日

tc-19-447-1

Seal impression of King Hezekiah unearthed in Jerusalem

Ouria Tadmor

考古學家在聖殿山附近發現猶大王希西家印信,為聖經研究帶來新角度。

在耶路撒冷聖殿山之南進行挖掘工作的考古學家近日有一重大發現-君王印信,是首次有以色列或猶大王印章經考古科學發掘出土。

是次發掘,是由Eilat Mazar博士率領希伯來大學耶路撒冷考古研究院隊伍於聖殿山南牆所作俄斐勒發掘項目,出土了聖經所載的君王希西家的印信,希西家於公元前727至698年執政。

印信呈橢圓形,面積9.7 X 8.6毫米,壓印在面積13 X 12毫米、厚3毫米的印泥上,紋印周圍現印戒邊緣之壓痕。

印信見古希伯來文字刻:לחזקיהו [בן] אחז מלך יהדה,意為「屬猶大王亞哈斯[子]希西家。」

此外見一兩翅日盤,兩翅向下,旁有兩個生之符(ankh),象徵生命。

tc-19-447-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W8HM9RQYlI

Video: Copyright Eilat Mazar and Herbert W. Armstrong College

專家從若干細節推測,印信原本用以封印紙草文件,文件之後給捲起來,用細繩綁好,以至繩在印泥背面留下痕跡。

印信出土位置,是古時棄置廢物之處,可追溯至希西家王時代或稍後期。棄物堆原本在王家建築物旁邊,似乎用以儲存糧食。該建築物結構複雜,有門房、門樓,建於公元前10世紀下半葉(所羅門王時代),是俄斐勒衛城之部份,當時新建的政府建築,連接大衛城與聖殿山。

君王印信與另33個印信一起出土,部份刻印希伯來名字,背後現粗布紋及粗繩紋,推斷可能是封印糧食袋的印信。

「有希西家王名字的印信,早於1990年代中已見於古董巿場,部份帶有聖甲蟲(蜣螂)圖紋,另部份帶有日盤,雖然如此,這卻是第一次從考古發掘場地出土以色列或猶大王的印信。」Eilat Mazar博士說,他是耶路撒冷頂尖考古學家,最為人著稱之發現,包括在聖殿山腳出土一件古代金器(http://www.israelnationalnews.com/News/News.aspx/171717)。

希西家印信乃是藉淘土技術發現,是磊石谷(Emek Zurim)淘土發掘計畫一部分,計畫由Gabriel Barkai博士及Zachi Dvira主領,自然與公園管理局及伊爾‧大衛基金(Ir David Foundation)贊助。印泥由俄斐勒考察團員Efrat Greenwald發現,他負責主理出土物的淘土程序。負責俄斐勒出土文物整理刊印事宜的Reut Ben-Aryeh是辨別出希西家王印信之第一人。發掘人員包括俄克拉荷馬州艾德文巿岩士唐書院(Herbert W. Armstrong College, Edmond)學生及舊生。

在俄斐勒出土希西家王印信,令聖經所記載希西家王事蹟、平生在耶路撒冷王城內之活動,皆活現眼前。

希西家王堪稱猶大史上之義王,聖經對他讚譽有加(列王記下、以賽亞書、歷代志下),連與之同時代兩位亞述王-撒珥根二世、及其子西拿基立-之史記,亦述其善治。

史稱希西家王才德兼備,有勇有謀,將權力集於一身。他雖向亞述稱臣,卻令猶大國及都城耶路撒冷得以維持獨立,期間並振興經濟,改革宗教與外交。

聖經提希西家王說,「在他前後的猶大列王中沒有一個及他的」(列王記下18:5)。

俄斐勒出土印信上所見紋樣,推斷印章在希西家王晚年製作,當時無論是王家紋飾或是國王的私人紋飾,均從兩翅聖甲蟲(蜣螂)改為兩翅日盤,前者象徵權力與統治,在古代近東甚為普遍;後者則代表神之護佑,象徵君權神授,在古代中東也很普遍,亞述諸王亦採用。

紋飾轉換,既反映亞述之影響力,亦可見希西家王想法之改變,從前強調一己執政大權,到後來意識到君權乃是由以色列的神所授。

改變後之王室紋章見於王用陶罐,兩翅平展於日盤左右;惟希西家之私人紋章,則兩翅在日盤之下呈護蔭狀,翅尖所指之處有生之符各一。希西家曾長瘡而幾乎喪命(列王記下20:1-8),有說他痊愈後即改換私人紋飾(約公元前704年),因為生之符對他愈顯緊要。

這篇文章翻譯自Ari Soffer的在線文章「Jerusalem: Incredible archaeological find brings Bible to life」

http://www.israelnationalnews.com/News/News.aspx/204294#.VmZN8Mt97IV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