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著了魔的先知?

審視穆罕默德的心理和精神的穩定性

作者:大衛·伍德 David Woodhttp://www.answering-islam.org/Authors/Wood/contact.htm

伊斯蘭的真實性與穆罕默德的可信度緊密相連。也就是說,如果有充分理由說明穆罕默德是真主可信的使者,那就可以做出合理的假設-伊斯蘭是真的。然而,如果有足夠的理由來質疑穆罕默德的可信度,那麼伊斯蘭就自身難保了。

最 早期的穆斯林經典和傳統,包括古蘭經、伊本·易斯哈格(Ibn Ishaq)的安拉使者的生平(Sirat Rasul Allah)、 布哈里聖訓(Sahih Al-Bukhari)以及穆斯林聖訓(Sahih Muslim),提供豐富的依據來否定穆罕默德先知的身份。這些最重要的原始資料都表明,穆罕默德往往以暴力無情對待侮辱他的人,他獲得的啟示使得他違背 古蘭經中的其他啟示,他有對女性持鄙夷的態度,他參與買賣奴隸,他允許對女性施行暴力,他其中一個性伴侶是一名九歲大的女孩。(了解更多相關這些事實,請 參閱「伊斯蘭斬首http://www.answering-islam.org/Authors/Wood/islam_beheaded.htm)。」)此外,穆罕默德還宣稱,如果用來締造和平,那麼說謊是可以接受的,對於這樣的說法,我們想知道穆罕默德是多經常在他講道的時候運用此原則。[1]

此 外,我們有理由懷疑穆罕默德患有精神疾病或受魔鬼轄制。從他最早的生平記錄可見,在他皈依伊斯蘭之前、期間及之後,都有可能已經處於心理上或精神上不穩定 的狀態。當這種不穩定性與其他穆罕默德生平的其他事件相結合時,很難理解穆斯林的衛道士們如何設法說服數以億計的信徒認定伊斯蘭是一個理性的信仰系統。

表明穆罕默德不穩定的資料可以追溯到他的童年。他小的時候父母就去世了,所以他由祖父和叔父撫養長大。在他母親去世之前,穆罕默德一直由一位護士照料。這位護士提到一件穆罕默德童年期間發生的怪事,記錄如下:

我 們回來後的幾個月,[穆罕默德]和他的兄弟在帳後放羊,他兄弟跑過來對我們說,「有兩個穿白衣的男人抓住我的古萊氏兄弟,把他推倒,剖開了他的肚子還攪來 攪去。」我們跑過去,發現他站起來時臉色鐵青。我們扶住他問到底怎麼回事。他說,「兩個白衣男子把我推倒,切開了我的肚子找東西,不知道要找什麼。」於 是,我們把他帶回了帳篷。

他的父親對我說,「我擔心這個孩子中風了,所以在發病前 要把他送回他的家。」當時我為他的身體焦慮不已也非常想把他留在身邊,我們抱起他帶到他母親處,她問我們為什麼把他抱來。我跟她說,「真主已經讓我的孩子 活了這麼久,我已盡力了。我擔心這病會要他的命,所以把他帶回給你,如你所願了。」她追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不說她就不讓我安寧。當時她問我怕不怕他是被 鬼附了,我回答說怕。[2]

穆罕默德的護士並不是唯一害怕他被鬼附的人;先知他自己在剛開始得到吉卜利里的啟示時也得到完全相同的結論。真主使者的生平詳細敘述了穆罕默德與吉卜利里的第一次相遇:

就 在那一晚,真主因他的使命尊他並向他的僕人們施恩的時候,吉卜利里曉諭他真主的命令。「他來到我身邊,」真主的使者說,「當我睡著的時候,他拿著一條有字 的錦帛蓋在我身上,說『你宣讀吧!』我說,『我要宣讀什麼?』他用錦帛緊緊地蓋住我,我以為我要死了;然後他放開我,說:『你宣讀吧!』我說,『我要宣讀 什麼?』他再次用它緊緊蓋住我,我以為我要死了;然後他放開,說:『你宣讀吧!』我說,『我要宣讀什麼?』他第三次緊緊蓋住我,我以為我要死了,然後他說 『你宣讀吧!』我說,『我要宣讀什麼?』-我這樣說只是為了擺脫他,免得他繼續那樣對我。他說:

『你當奉創造主的名,奉那以用血塊創造人的主之名宣讀。你當宣讀!你的主是最仁慈的,他曾用筆教導,教人那些他們所不知的事。』

我便宣讀,於是他就離我去了。然後,我從睡中醒來,這些話好像都寫在我心上。』[3]

除了吉卜利里用暴力的方式把信息帶給穆罕默德之外,到此為止沒什麼不妥。但穆罕默德對這件事的解釋卻十分發人深省。他對自己遭遇的第一印象是他被鬼附了;其結果就是,穆罕默德很快變得想自殺:

如今沒有一個真主的受造物比一個(著了迷的)詩人或一個著了魔的人更令我憎惡:我甚至無法直視他們。我想,我有禍了,我正是這個詩人或著魔的人-古萊氏決不能說我是這樣的人!我要到山頂去,從上面跳下來,這樣我才可能死,然後得到安息。[4]

穆罕默德試圖跳下懸崖,但吉卜利里把他攔住了。後來,當他沒有得到其他啟示的時候,他再一次想要自殺。然而,吉卜利里對他說話時,他甚至更害怕,他接受啟示的情況似乎非常痛苦:

[穆 罕默德說]:「真主的啟示遲疑了一小會兒,當我一邊走的時候,突然間聽到天上有一個聲音,我抬頭望天時大吃了一驚,看到在希拉山洞中來到我面前的天神,他 坐在天與地之間的一把椅子上。我被他嚇壞了,以至我摔倒在地,跑到家人面前(對他們)說:蓋著我!(用毯子)蓋著我!」[5]

當 克爾白天房被重建時,先知(願安拉的祝福與平安臨到他)和阿巴斯去搬石頭。阿巴斯對先知(願安拉的祝福與平安臨到他)說:「(脫下)你的護腰,繞在脖子, 這樣石頭才不會傷你。」(但當他一脫下護腰)他就無意識地倒在地上,雙眼望著天空。當他回過神來,說:「我的護腰!我的護腰!」然後他把護腰綁在(腰 上)。[6]

當啟示臨到他時,安拉的使者(願他平安)在寒冷的天氣裡大汗淋漓。[7]

阿伊莎(A'isha)說:當啟示降臨到安拉的使者(願他平安)時,即便在寒冷的日子裡,他的額頭也出汗了。[8]

阿 伊莎說,哈利斯·本·希撒姆(Harith bin Hisham)問安拉的使者(願他平安):wahi(啟示)是怎麼臨到你的?他說:有的時候,它像鈴響一樣臨到我,那是最痛苦的方式,當一切都結束的時候 我記下(我得到啟示的形式),有的時候天神以人的形象來到我身邊(對我講話),然後我記下他講的話。[9]

烏巴達·本·薩米特(Ubada bin Samit)說當wahi(啟示)臨到安拉的使者(願他平安)時,他感到身上有重量,臉色也發生變化。[10]

雖然從史料上無法明確這些遭遇的確鑿性,但證據表明,穆罕默德並不總是能夠區分真主的啟示和撒旦的啟示。關於穆罕默德真假不分,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臭名昭著的「撒旦詩篇」:

現 在,使者為子民的福祉憂慮,想要盡可能地吸引他們。...當使者看見他的子民背棄他,他痛苦不已,因他們背棄他從真主而來的,他渴求真主賜給他一條信息, 可使得他的民與他和好。出於對子民的愛和憂心,若這為難他完成任務的障礙得以清除,他會欣慰。...然後真主賜下啟示「以沒落時的星宿盟誓,你的朋友,既 不迷誤,又未迷信,也未隨私欲而言」,當他成就真主的話說,撒旦,「你是否想過拉特和歐薩以及排行第三也是最次的默那」,當他默想這話,並渴望帶給他的子 民時,舌頭所出的話是「她們都是高翔的鳥兒[努米底亞鶴],她們的代求已經蒙應允。」古萊氏族人聽說此事,對於他以這種方式描述他們的眾神甚是高興歡欣, 並聽從他;當時信徒們堅信,先知從他們的主那裡獲得的確是真實,完全不懷疑他有一丁錯誤、一絲虛榮的慾望、或者一條遺漏;當他得到啟示的末尾,他自己拜倒 在地,當先知拜倒在地確信他所得到的啟示並順服於他的誡命,穆斯林也拜倒,當古萊氏族的多神教徒和在寺內的其他人聽到先知提到他們的眾神,都拜倒在地,所 以在寺內的信徒與非信徒統統都拜倒了。...然後人群散去了,古萊氏族人走了出來,為著所聽到的關於他們的眾神的事歡欣,並說,「穆罕默德以絕妙的方式講 述我們的眾神。他宣稱,她們是高翔的鳥兒,她們的代求已蒙應允。」

消息傳到先知在 阿比西尼亞的同伴,據說古萊氏族人接受了伊斯蘭,所以有些人開始返回,而其他人留在後面。吉卜利里來到使者面前,說,「你做了什麼,穆罕默德?有一些事我 未從真主那裡傳給你,你卻向你的民傳講,你向他們講了真主未對你說的話。」使者甚是悲痛,且大大敬畏真主。於是,真主賜下(啟示),因為真主對他施仁慈, 安慰他,輕看他的錯,且告訴他,在他以前的每一個先知和使者都如他一樣渴慕,和他有一樣的渴望,撒旦同樣地攪擾他所渴慕的,正如撒旦使他的舌頭說話。所以 真主廢除撒旦的提議,並確立他自己的話,即,你就像眾先知和使者一樣。然後,真主賜下:「在你之前我們派出的先知或使者沒有一個不像你,但當他渴慕時,撒 旦就在他的渴慕中提議。但真主將要廢除撒旦的提議。然後,真主要確立他自己的話,真主是全知的,是睿智的。」[11]

這段話說明:

  1. 穆罕默德接受的啟示其實受到他個人慾望的影響;
  2. 他從撒旦那裡接受到一個啟示;
  3. 他將這啟示當作從安拉而來的信息宣告;
  4. 為了紀念接受啟示,他和他的追隨者屈膝下拜;
  5. 實際上,真主的回應是,「別擔心,穆罕默德。所有先知都會偶爾宣告撒旦的信息。」

事實上,真主對穆罕默德的回應被納入了古蘭經當中:

「在你之前我所派遣的使者和先知,沒有一個不是這樣的:當他願望的時候,惡魔對於他的願望,有一種建議,但真主破除惡魔的建議,然後,真主使自己的跡象成為堅確的。真主是全知的,是至睿的。」[12]

因此,撒旦有能力影響穆罕默德和據稱的在他之前的眾先知。但撒旦並不是影響穆罕默德的唯一因素。一個名為拉比德(Labid)的猶太魔術師也能夠操控「先知封印」。

阿伊莎(願她蒙安拉的悅納)描述說:「有一次,先知(願安拉的祝福和平安臨到他)被施了法術,於是他開始幻想他做了一件事,但實際上他並沒有做。」[13]

阿 伊莎(願她蒙安拉的悅納)說:有人向安拉的使者(願安拉的祝福和平安臨到他)施法術,以至於他曾經認為他與他的妻子們發生了關係,而實際上並沒有。然後, 有一天他說,「噢,阿伊莎,你知道真主已指示我所詢問的事嗎?有兩個人來到我面前,其中一個坐在我的頭邊,另一個坐在我的腳邊。靠近我的頭的那一個人問另 一個:『這個人怎麼了?』後者回答說,『他著魔了』。前者又問,『是誰對他施了法術?』另一人回答,『是巴尼組拉克(Bani Zuraiq)人拉比德·本·阿薩姆,他是猶太人的盟友,是個偽善的人。』第一個人問,『他用什麼施的法?』另一人答道,『用一把梳子和纏在上面的頭 髮。』」[14]

伊本·易斯哈格還說,「拉比德·本·阿薩姆...對真主的使者施了法術,以至他不能到他妻子那裡。』[15]紀堯姆加上一條附注說,根據傳統,「這法術持續了一年。」[16]

分析

根 據最早且最可靠的穆斯林經典和傳統,穆罕默德對於自己與天神相遇的第一印象是他被鬼附了。這次遭遇使穆罕默德極度不安,以至於他想自殺。此外,在穆罕默德 最早的傳記當中,伊本·易斯哈格記錄了一個故事,在先知童年時期照顧他的護士也認為他可能是被鬼附了。穆罕默德遭遇當中的一些細節似乎正好支持這個結論。 他有時會被自己接受到的啟示嚇壞,尖叫著求別人來保護他。他會在大冷天裡大汗淋漓,臉色也變了。此外,穆罕默德無法區分真正的啟示和撒旦的啟示,他深受一 種法術所害,這法術使人虛弱,大概持續了一年。

在西方,穆罕默德的批評者立刻宣稱他是被鬼附了。雖然我們有一些證據來支持,但下此結論也許 過於草率。我們知道穆罕默德肯定是出了問題,但沒有足夠的證據確保這麼重要的判斷。然而,一個理性的人有完全足夠證據懷疑,穆罕默德作為一個先知的可信 度。一個人(自認)宣講撒旦的詩篇且受制於法術,還稱自己是從真主來的最偉大的使者,若沒有特別有力的證據來支持他的說法,這個人不足以為信。既然伊斯蘭 拿不出這樣的證據,我們有理由質疑他是否真的是真主的使者。

此外,當我們審視神的另一個使者-拿撒勒人耶穌-的生活時,我們發現,穆罕默德絕對不是真的。請想想耶穌與魔鬼多次交鋒中的一次:

到了迦百農,耶穌就在安息日進了會堂教訓人。眾人很希奇他的教訓;因為他教訓他們,正像有權柄的人,不像文士。在會堂裡,有一個人被污鬼附著。他喊叫說:「拿撒勒人耶穌,我們與你有什麽相干?你來滅我們嗎?我知道你是誰,乃是神的聖者!」

耶穌責備他說:「不要作聲!從這人身上出來吧。」污鬼叫那人抽了一陣瘋,大聲喊叫,就出來了。

眾人都驚訝,以致彼此對問說:「這是什麽事?是個新道理啊!他用權柄吩咐污鬼,連污鬼也聽從了他。」[17]

與 古蘭經所稱的相反,並非所有神的使者都偶爾被撒旦控制。我們知道,至少一位使者擁有高於魔鬼的權柄。如果我們必須選擇聽從一位使者的話(這是基督徒和穆斯 林必須要做的決定),那麼相信一個使魔鬼害怕的人是不是不合理呢?此外,耶穌警告他的追隨者「有好些假先知起來,迷惑多人」。[18]然而,並不是所有的假先知都是有意欺騙門徒的。一些假先知受了撒旦的控制,有力的證據表明,穆罕默德正屬於這一類。就連他自己的追隨者也說他著了魔。

本文對最初登載於www.answeringinfidels.com的原文章略作修訂。

注:

1布哈里聖訓(Sahih Al-Bukhari)[穆罕默德·馬傑基(Muhammad Matraji) 博士譯。(新德里:伊斯蘭圖書業,2002年),第2692號],穆罕默德說,「那編造一些好消息或者說一些好話是為了締造和平的,就不是騙子。」

2伊本·易斯哈格(Ibn Ishaq),安拉使者的生平/穆罕默德生平(Sirat Rasul Allah),紀堯姆(Guillaume)譯。(紐約:牛津大學出版社,1980年),第71-72頁。

3同上,第106頁。

4同上,第106頁。

5布哈里聖訓,第3238號。

6布哈里聖訓,第3829號。

7穆斯林聖訓,Abdul Hamid Siddiqi譯,第5763號。

8同上,第5764號。

9同上,第5765號。

10同上,第5766號。

11伊本·易斯哈格(Ibn Ishaq),165-166。

12古蘭經 22:52,M. H. Shakir英文譯本(中文譯本為馬堅譯,譯者注)。

13布哈里聖訓,第3175。

14同上,第5765。

15伊本·易斯哈格(Ibn Ishaq),第240頁。

16同上,第240頁。

17馬可福音1:21-27,英文新國際譯本(中文譯本為和合本)。

18馬太福音24:11。

這篇文章翻譯自David Wood的在線文章「A Bewitched Prophet? Examining Muhammad’s Psychological and Spiritual Stability」

http://www.answering-islam.org/Authors/Wood/bewitched_prophet.htm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