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派系從暗鬥轉為明爭

當沙特阿拉伯與伊朗衝突由口舌之爭演變成動武,究竟有誰在乎真正的受害者,諸如受戰火蹂躪、數以百萬計的敘利亞人?

Dr. A Rahman 2016年1月7日

 tc-19-460

自封穆斯林世界領袖(其實只有遜尼派承認)的沙特阿拉伯近日舉措愈明目張膽,不必再暗地裡博奕,不必掩飾行動,不用在背後策動戰爭,而是公開與敵對的伊朗埋身肉搏。

一直以來,倡導薩拉菲/瓦哈比派(http://www.clarionproject.org/glossary/wahhabi/) 思想惡法的遜尼派沙特阿拉伯,與崇奉阿里為先知穆罕默德合法繼承人的什葉派伊朗,兩派醞釀鬥爭數十年,現在終於公開硬碰。事實上,遜尼與什葉兩派鬥爭歷史 幾乎如伊斯蘭一樣古老,並非新事;然而目前情況所以堪稱「新」局勢,因為蟄伏多年的衝突終於浮面,可能撕裂當今伊斯蘭,以至面目全非。

兩派之敵意所以不尋常地爆發,究其原因,在乎今日穆斯林世界-尤其中東-的地緣政治宗教衝突,及沙特阿拉伯之皇室鬥爭;兩種衝突加起來,即足以撕破表面上的宗教虔誠的旗號,露出政治軍事衝突之本來面目。

先看地緣政治宗教局勢。1932年,鐵面無情、野心勃勃的軍人、沙特家族的阿卜杜拉哲(Abdulaziz ibn-Saud)率軍入侵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德,將當地領袖伊克萬(Ikhwan)(http://www.clarionproject.org/glossary/ikhwan/)斬首,繼沙特王朝而建立沙特阿拉伯王國。為團結四分五裂的阿拉伯地區,他必須得到宗教認可其合法領導,換言之,須得到安拉(http://www.clarionproject.org/glossary/allah/)的超然賜福,以實現政治野心。早於1744年,沙特家族的穆罕默德(Mohammad ibn-Saud)就與教師瓦哈比(Abd-al Wahhab)結盟,互相承認對方在政治、宗教上的領導地位;阿卜杜拉哲遂繼承傳統,繼續與瓦哈比派合作。

瓦哈比思想屬薩拉菲學派,但表現激烈,其教訓之根據,在乎對古蘭經及先知穆罕默德平生言行(聖訓)(http://www.clarionproject.org/glossary/hadith/)之選擇性詮釋;對伊斯蘭教法(http://www.clarionproject.org/glossary/sharia/),並論及不信道者、婦女、戰爭受害人、報復懲罰等古蘭經經文均作狹義理解,就是瓦哈比派宗旨所在。伊斯蘭國乃是逐字遵循此派思想,致有斬殺無辜平民、記者、志願工作者之行徑,據瓦哈比思想與伊斯蘭教法,全部均是義舉。

2011年敘利亞衝突一開始,沙特阿拉伯就聯同波斯灣合作會議組織資助敘利亞解放軍,謀推翻阿拉維派(http://www.clarionproject.org/glossary/alawite/)的巴沙爾•阿薩德政權;敘利亞解放軍其實是聖戰士,卻裝成人民解放鬥士的模樣搏取西方同情。兩年多後,敘利亞解放軍見未能取得西方軍事支援,即撕破溫和派自由鬥士的面具,表露邪惡聖戰士之真面目,是為伊斯蘭國。

沙 特阿拉伯有豐富石油資源支持,過去50年來共花費500幾億美元,在全球宣傳瓦哈比思想;同時間,利雅德亦斥資達數千億美元,支持伊斯蘭國、敘利亞人民解 放勝利陣線、塔利班、博科•哈拉姆(「禁止西方教育」)、阿蓋達、青年黨等聖戰組織,所作諸多恐怖活動,俱得沙特阿拉伯所率領之遜尼派陣營鼓勵。此外,奉 伊斯蘭主義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亦加盟,謀求剷除敘利亞的阿拉維派(什葉派)總統巴沙爾。

一直以來,遜尼派之政治勢力可謂扶搖直上,直至西 方介入推翻伊拉克侯賽因政權。遜尼派在伊拉克敗落,什葉派政府崛起,從此打破過往均勢,令中東局勢傾向什葉派伊朗。此外,沙特阿拉伯雖然在經濟及軍事上支 持敘利亞聖戰士達四年半,但巴沙爾政府至今未倒台;這都是沙特阿拉伯害怕呢不願見到的局面。

而沙特阿拉伯國內情況也不樂觀,雖然阿卜杜拉哲 之子薩爾曼(Salman)自去年初已繼位,但這位開國君主的12個兒子中有八人欲推翻國王,扶植現擔任內政大臣的年輕王子阿默(Ahmed)取代之;阿 默性情溫和,似乎得到多數伊斯蘭教士支持。薩爾曼這位新任國王似乎並不得意。

為抗衡阿默之威脅,薩爾曼逐漸投向瓦哈比極端主義,並對伊朗採取強硬政策;幾天前,沙特政府處決什葉派教士(http://www.clarionproject.org/glossary/sheikh/)尼姆(Nimr al-Nimr)即為一例,其軍隊在也門行動是另一顯見事例。

沙特此舉,令伊朗政府震怒,伊朗百姓上街示威,在德黑蘭沙特領事館縱火,兩國終止外交。國家如巴林和科威特(什葉派人口不少的)和蘇丹,因支持沙特紛紛加入戰圈;什葉派人口佔多數的國家則發起連場對遜尼派(http://www.clarionproject.org/glossary/sunnis/)抗議。極端遜尼派教士稱什葉派為異端,下令教眾追殺其教徒。伊斯蘭世界可說是嚴重撕裂,沙特阿拉伯與伊朗都整裝待發,只等時機發難,作最後決戰。

敘 利亞、也門,及其他宗教爭議激烈地區亟需伊斯蘭各方勢力平心靜氣談判解決,此時卻發生教派鬥爭,最終受苦的是敘利亞百姓。以宗教之名開展之連場戰爭,令當 地百姓苦不堪言,目前已令逾45萬人死亡,近90萬人受傷,400萬人逃難,逾百萬人-包括婦孺-不惜冒險渡地中海赴歐洲。戰爭下受苦的,都是無辜百姓, 成為宮闈政治宗教權鬥的犧牲品。對於爭權的政客、教士來說,百姓命賤,死不足惜;而目下奉宗教之名而行的不仁作為,已經凌越所有道德界線。此宗教之訓導、 其所謂「寛容」,表現竟然如此,世人應該明鍳。

A. Rahman博士是退休核子科學家、專欄作家。

這篇文章翻譯自Dr. A Rahman的在線文章「No more shadow boxing – It’s for real now」

http://www.clarionproject.org/blog/iran/no-more-shadow-boxing-%E2%80%93-it%E2%80%99s-real-now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