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與聖戰,不過是多元文化問題

Paul Zanetti

2016年1月11日

tc-19-463

向70萬「難民」大開方便之門,其中七成人是20來歲血氣方剛的男穆斯林,這是肯定沒有好結果的。

屬基督教社會黨的德國總理麥克爾可謂後知後覺,其移民政策令德國中門大開,現在卻是手足無措,欲亡羊補牢亦為時已晚。

對伊斯蘭意識形態稍有認識的人都警告麥克爾,此舉必定引發災難,問題只在於幾時。這次事件唯一令人詫異的,是讖語竟應驗得那麼快。

除夕有上千名男穆斯林(大都是「難民」)在科隆性侵及強姦德國女生(14、15歲),被揭發是穆斯林有組織行動,旨在襲擊不信道(卡非爾)婦女。

罪 犯成群出動,是男穆斯林垂涎非穆斯林婦女時所用慣技-成群穆斯林男人圍困一個女子,使她無法逃脫,亦令警察或見義勇為之士無法介入,成群男人繼而向女生上 下其手,以手指探進她身體「所有孔穴」(受害人語)。暴徒不怕警察,據稱一個男穆斯林對警察說:「你奈得我何。是麥克爾請我到這裡來的。」

科隆警方至今收到500宗投訴與除夕襲擊案相關,四成屬性侵,其他是搶刧等罪行。近日德國及其他歐洲城巿也報稱發生愈多類似案件。

警方承認,接受調查的疑犯中,多數正在尋求庇護,或是非法移民。

竟然在德國境內爆發性侵式聖戰,麥克爾對穆斯林的美好幻想變成噩夢。

面對不利消息,麥克爾沿用左翼社會黨一貫手法-令警方噤聲;而媒體也當然配合,轉移公眾視線。

任何不利消息勢必引起強烈反對,令反移民黨派抬頭,光是這點,足以令麥克爾與一眾左翼記者寢食難安。

社會主義的多元文化融合理想,碰上這種拒絕融合、要求優待且予取予攜、主張分離獨尊的文化,烏托邦瞬即幻滅。

當局縱不願意稱犯案者是某宗教信徒,卻不得不承認「大多數」疑犯「來自敘利亞」,「還有數千人是移民背景但身份不明,很可能是難民」。

面臨此政治困境,麥克爾本周末決定加強遣返法例,下令尋求庇護但犯法者必須遣返。

「除夕案突顯我們所面臨挑戰,是始料不及的。」麥克爾說。

始料不及?還是麥克爾太天真?

穆斯林1,400年來的強姦與征服史,足以讓哪怕最平庸的政客引為鑒誡了吧。所謂鑒古知今,伊斯蘭也一樣。

伊斯蘭從創始之初,就狎玩不信道婦女。

伊斯蘭文化屢屢以安拉的意旨之名,擄掠、強姦非穆斯林婦女,使之為婢;此是始創人穆罕默德榜樣,他是首個狎玩無助婦女的穆斯林。

他令一眾男穆斯林追隨其後。

允許強姦婦女、蓄性奴的內容,亦見於古蘭經與聖訓(伊斯蘭始創人言行錄),虔誠穆斯林是謹遵經典教訓。

古蘭經若干經章,為強姦及其他性罪行開綠燈,將列明如下。

若是經文意思不明,則須按聖訓先例理解。聖訓的阿拉伯文hadith,意思是「記錄」,據稱是穆罕默德論世事之語錄。

聖訓地位謹次古蘭經,是理解古蘭經的重要輔讀。

(他 又嚴禁你們娶)有丈夫的婦女,但你們所管轄的婦女除外;真主以此為你們的定制。除此以外,一切婦女,對於你們是合法的,你們可以借自己的財產而謀與婦 女結合,但你們應當是貞節的,不可是淫蕩的。既與你們成婚的婦女,你們應當把已決定的聘儀交給她們。既決定聘儀之後,你們雙方同意的事,對於你們是毫無罪 過的。真主確是全知的,確是至睿的。(古蘭經4:24)

「嚴禁」一詞,是指性交而言。經文說,不可與已婚婦女性交,但性奴除外(你們所管轄的)。伊斯蘭從創教起就有俘虜婦女當性奴的做法,自用或販賣均可。

而此節經文的背景,見於達伍德聖訓:

阿 布‧賽德‧庫德里(Abu Said al-Khudri)說:『胡奈因之役時(battle of Hunain),安拉使者遣兵出征奧他斯(Awtas),兩軍交戰,我軍大勝,取敵人為俘虜。安拉使者幾個伙伴不想當著俘虜面前和他們的妻行房,因她們是 不信道者。這時,至高者安拉降示這節古蘭經文:「(他又嚴禁你們娶)有丈夫的婦女,但你們所管轄的婦女除外。」』

穆罕默德說,當著不信道者面前強姦其妻是可以的,是(至高者)安拉意旨。

另一次,穆罕默德的手下不敢與女俘虜行房,以免令她們懷孕,會折損俘虜售價;他們想到體外射精,就去問穆罕默德:

「安拉使者啊,我們虜來女人當戰利品,又想賣她們為奴,想請教一下,你對體外射精有何看法?」先知說:「你們真的這樣做嗎?最好不要,因為安拉意欲他存在的靈魂,是肯定會存在的。」(布哈里聖訓34:432)

故事給穆斯林的教訓是,安拉想穆斯林令女奴懷孕,孩子生來就是穆斯林,可以壯大伊斯蘭。

這可說是給穆斯林宗教藉口強姦非穆斯林婦女;所有虔誠穆斯林都學此教訓。

據伊斯蘭教法,「婦孺被俘虜,因而為奴,婦人之前的婚姻馬上作廢」。(《旅行者的希望》(Umdat al-Salik)O9.13)

另一則教訓,提到穆斯塔里克族(Mustaliq)婦女遭穆斯林強姦後,再被賣為奴:

一次我們隨安拉使者(願他平安)攻打穆斯塔里克族,虜來幾個阿拉伯美人,當時我們與妻子分離日久,都想要那些女人,但又想要贖金,於是決定用體外射精的方法與她們行房。

我們商量:既然安拉使者和我們一起,何不去請教他?我們去問安拉使者(願他平安),他說:「可以。」(穆斯林聖訓3371)

穆罕默德與其虔敬手下販賣女奴如貨:

『使者派阿卜杜拉‧阿薩爾(Abdu'l-Ashal)的兄弟、薩德‧本‧栽德安薩里(Sa-d b. Zayd al-Ansari)帶幾個古萊扎族女俘虜到納吉(Najd)去賣,再買幾匹馬和武器回來。(希沙姆 693)

我驅他們走到阿布‧白克爾(Abu Bakr,穆罕默德好友)那裡,他將那個女孩賞我。我帶著她到麥地那,還沒與她親近,街上碰見安拉使者(願他平安),他對我說:「這個女孩給我。」』(穆斯林聖訓4345)

伊斯蘭文獻有許多例子,提到俘虜不信道的婦女當性奴,或販賣為奴。

今天伊斯蘭國暴行確實源自伊斯蘭,他們不過貼切追隨穆罕默德榜樣。(見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TZqack2lj4

雖然非穆斯林族群間作戰也會強姦婦女,問題是,伊斯蘭將強姦、蓄性奴視為合法,得安拉和他的先知准許。

於是男穆斯林就肆無忌憚虜掠非穆斯林婦女。

而這一切,正重現眼前。

2000年,在悉尼的一群黎巴嫩穆斯林青年(多達14人)以Bilal Skaf為首領,在澳洲到處輪姦女生,年紀最小的受害人僅14歲。

在他們眼中,婦女不過獵物。據受害人稱,他們說澳洲女生是「蕩婦」、「澳洲豬」;其中一個受害人說,暴徒蹂躙她達五小時,期間不斷說:「你活該,只因你是澳洲人。」

2005年澳洲克羅努拉巿(Cronulla)暴亂,傳媒稱起因是澳洲青年與穆斯林青年衝突,穆斯林被指天天騷擾婦女,稱她們為「澳洲蕩婦」,要「和她們玩玩」。

2010年,瑞典強姦案犯罪率為全球第三高,每10萬居民就有63人曾遭強姦。

2005年發表一項研究,發現1997至2001年間15至51歲人口中,被控強姦的新移民較本地人多5.5倍,可惜該項研究並未列明罪犯原國籍。

該項研究發表前十年發表的一項政府研究顯示,1985至1989年間,有61%強姦犯是移民,原藉伊拉克、北非(阿爾及利亞、利比亞、摩洛哥、突尼西亞)和非洲,犯案比率較本土人高20、23及17倍。

瑞典其他研究結果亦同。

芬 蘭與丹麥性暴力罪案率也不斷上升。丹麥政府統計署報告,2004至2010年間,有1/3強姦犯是移民。在斯堪的納維亞諸國,移民犯罪率是不合比例地高。 2011年Lars Andersen與Torben Tranæs一項研究發現,非西方移民-即來自中東與部份亞洲國家的移民-佔全丹麥犯罪比率也是不合比例地高。

研究員重審《斯堪的納維亞犯 罪學與防罪研究期刊》(Journal of Scandinavian Studies in Criminology and Crime Prevention)所載芬蘭暴力案件,發現來自索馬里、伊拉克、伊朗、土耳其、阿富汗,及其他非洲國家移民的犯罪率(包括暴力案)遠高於本地人。

回說德國的情況,2015年內就有多宗案件:

9月11日,一名16歲女生遭強姦,疑犯「深色皮膚」,說蹩腳德文,案法地點在梅林(Mering)巴伐利亞巿某難民營附近,當時女孩正從火車站走路回家。

8月13日,警方拘捕兩名23及19歲尋求庇護難民,控告他們強姦18歲德國女生,事發地點在萊茵-西伐利亞北部哈姆巿(Rhine-Westphalia, Hamm)某學校後院。

7月26日,德國西南部希爾博朗巿(Heilbronn)火車站廁所內,一名14歲德國少年遭性騷擾,警方通緝一名30至40歲「深膚色、貌似阿拉伯人」的男子。

同日,一名21歲、正尋求庇護的土耳其難民在卡斯魯爾的當華西特隆地區(Dornwaldsiedlung, Karlsruhe)強姦20歲女子;警方一直低調處理此案,至8月1日才由當地報章公開。

6月9日,兩名20與18歲、正尋求庇護的索馬里難民,因2014年12月13日在萊茵區法爾茲邦的巴特克納茨巿(Bad Kreuznach, Rhineland-Palatinate)強姦21歲德國女子,判監七年半。

6月5日,30歲、正尋求庇護的索馬里難民Ali S,因在慕尼克企圖強姦一名20歲德國女子,判監四年九個月。Ali S之前曾經因強姦罪坐牢七年,獲釋後僅五個月即再犯。為保密Ali S的身份,慕尼克一份報章化名稱他為Joseph T,以保政治正確。

5月22日,一名30歲摩洛哥男子因在德雷斯頓(Dresden)企圖強姦一名55歲婦女,判囚四年九個月。5月20日,一名25歲、尋求庇護的塞奈加爾難民,在慕尼克斯達胡斯中央廣場(Stachus)企圖強姦21歲德國女子而被捕。

4月16日,一名21歲、尋求庇護的伊拉克難民,因2014年8月在施特勞賓巿巴伐利亞城(Bavarian, Straubing)節慶上強姦一名17歲女子,判囚三年十個月。4月7日,一名29歲尋求庇護者,於阿哲瑙城(Alzenau)企圖強姦一名14歲少年被捕。

3月17日,兩名19與20歲尋求庇護的阿富汗難民,於2014年8月17日在斯圖加特附近的基克夏姆(Kirchheim, Stuttgart)強姦21歲德國女子,「案情令人髮指」,判囚五年。

2月11日,28歲尋求庇護的厄立特里亞難民,於2014年10月波羅的海岸的斯特拉松(Stralsund)強姦25歲德國女子,判囚四年。

2月1日,27歲尋求庇護的索馬里難民,在萊斯巴赫(Reisbach)巴伐利亞城企圖強姦婦女被捕。

1月16日,24歲摩洛哥移民在特雷斯頓強姦29歲女子。

此外還有幾十宗強姦與企圖強姦案正緝捕凶徒,警方稱疑犯是外籍人士模樣(德國警方一般稱之為南方人Südländer),下列是2015年8月此類懸案部份清單。

8月23日,一名「深膚色」男子在多特蒙德(Dortmund)企圖強姦35歲女子。8月17日,三名「南方」男子在安巴赫(Ansbach)企圖強姦一名42歲婦人。8月16日,一名「南方人」在哈瑙(Hanau)強姦一名婦女。

8月12日,一名「南方」男子於漢諾威(Hannover)企圖強姦一名17歲女子。同日,一名「南方人」向一名31歲婦人露體;警方稱8月11日在同一地區發生另一宗同類案件。

8月10日,五名「原籍土耳其」男子在門興拉巴赫(Mönchengladbach)企圖強姦一名女子。同日,一名「南方」男子在瑞騰(Rinteln)強姦一名15歲少女。8月8日,一名「南方」男子在席根(Siegen)企圖強姦一名20歲女子。

8月3日,一名「北非人」光天化日之下在德國東部甘尼茲城(Chemnitz)某公園內強姦一名七歲女童。8月1日,一名「南方」男子在斯圖加特巿內企圖強姦一名27歲女子。

在英國洛達咸(Rotherham),1997至2013年間發生大規模有組織的孩童性侵案。2010年,五名巴基斯坦男子犯多宗性侵罪成,年紀最小受害人僅12歲。伊斯蘭先知就曾娶六歲女童為妻,據說當女孩九歲時圓婚。

《紐約時報》報道,2015年8月13日,一名伊斯蘭國戰士一邊強姦一名12歲女童一邊對她說,他沒有犯罪,因為她不是穆斯林,所以古蘭經准他強姦她。凶徒對受害人說,伊斯蘭聖典允許、甚至鼓勵強姦。凶徒捆綁女童雙手並堵住她的嘴,他先在床邊跪下禱告,然後任意施為。

完事後,凶徒再次跪下來禱告,用宗教儀式結束強姦惡行。

「我不斷對他說:很痛,快停止。」女童說。女孩個子小,腰身纖幼,成人雙手可握。「他說根據伊斯蘭教義,他可以強姦不信道者。他又說,強姦我令他更接近真主。」女童在家人陪伴下,於難民營中受訪時說。女童被綁架11個月,逃脫後住進難民營。

一年前,一名15歲雅茲迪族少女在辛賈山(Sinjar)被虜,賣給一個20幾歲的伊拉克戰士。女童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

「他常常對我說這是功修(ibadah),」語出伊斯蘭經典,指敬拜修行。

「他說強姦我等於向真主祈禱。我對他說:『你這樣做是錯的,不會令你更靠近神。』他說:『不,這是准許我們的。』」

麥克爾就是將這種文化、信仰體制輸進德國,而且她明知故犯,應該治以叛國罪。

澳洲還比較幸運,全因四面環水。

而且澳洲人尚算選出一位夠理智的總理,當情況未至於無可挽回之時,已截停男穆斯林非法移民;令歐洲部份政客十分佩服。

反對移民的政黨,要非獲勝,也在調查中領先。雖然澳洲情況不及歐洲迫切,但據我估計,目前反對伊斯蘭移民的政黨或政客能吸納兩成選票;在這次選舉上,伊斯蘭仍是熱門議題。

輕率的左翼黨派,依然否認伊斯蘭的可怖;這幫左翼婦權份子,竟然和穆斯林強姦犯、性侵罪犯站在同一陣線,真是神經病。

婦權人Frances Coppola在推特帖文:

「我懷疑科隆風化案是反移民派策畫的,是爭取封鎖邊境的最快方法。」

同樣漠視道德的Jane Caro也帖文說:

「就算有千個男人使壞,還有千千萬萬個好人。」

受害者是否應該感恩?

還有我們的人權委員Gillian Triggs到哪裡去了?婦權戰士Tanya Plibersek、Penny Wong(黃英賢)和Sarah Hanson-Young,統統到哪兒去了?

她們想必會捍衛伊斯蘭思想,Sarah Hanson-Young大概會高呼:「強姦、蓄性奴,自古以來都有的啦!」

這篇文章翻譯自Paul Zanetti的在線文章「Rape Jihad – It’s a multicultural thing」

http://zanettisview.com/story/rape-jihad-its-a-multicultural-thing/1886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