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官方雜誌《達比克》13期並未提關塔那摩監獄與特朗普

《達比克》雜誌(Dabiq)顯明,伊斯蘭極端主義不能歸因於穆斯林對美國之怨恨。

Ryan Mauro

2016年1月20日

 tc-19-465-1

A graphic image from the Islamic State's Dabiq magazine issue #13

伊斯蘭國最近出版其官方雜誌《達比克》13期英文版(http://www.clarionproject.org/factsheets-files/Issue-13-the-rafidah.pdf),下述六個重點值得留意。

1 當中隻字未提關塔那摩灣-奧巴馬聲稱此監獄尤如宣傳海報,令穆斯林投入伊斯蘭國;亦未提特朗普-希拉莉稱他為伊斯蘭國最大召募人。

恐怖份子似乎不太同意二人的說法,因為雜誌整整56頁內容幾乎全都是複雜的神學爭論。

tc-19-465-2 

有 說伊斯蘭極端主義之所以出現,全因穆斯林覺得受美國欺壓而生怨,然而《達比克》的內容顯明事實並非如此。美國出現反穆斯林情緒,固然正中伊斯蘭國下懷,可 以藉此對內宣傳,此外亦提說美國若干行動以證己說;但歸根究底,其意識形態源於對伊斯蘭的某種詮釋。《達比克》內容正好展現出,這種詮釋如何主宰他們的世 界觀,包括其政治不滿情緒。

2 內容主要關乎向什葉派發動聖戰

雜誌裡論及誅什葉派有理的內容篇幅最多,主要論證什葉派是叛徒,不是真穆斯林,任何什葉派和所有什葉派都應該誅殺。文章強調,儘管不少遜尼派人士認為兩派都是穆斯林,或最少認為不必誅殺什葉派,但伊斯蘭國不認同這看法。

3 集中談阿富汗、巴基斯坦與喀什米爾

今期《達比克》提到,伊斯蘭國正在阿富汗及巴基斯坦西部建立有效國家,並長篇論述伊斯蘭國有望在該區增長;此外略提喀什米爾亦將傳來「好消息」。伊斯蘭國似有意將該區建造成橋頭堡,與印度的印度教徒抗衡;即如他們在伊拉克與敘利亞建立據點,與區內什葉派抗衡。

伊斯蘭常稱塔利班為「民族主義者塔利班」(伊斯蘭國認為民族主義不符合伊斯蘭),指對方沒實行伊斯蘭教法,而且太過親伊朗,又受巴基斯坦情報組織控制,因而成為傀儡。

雜誌並提阿富汗國內的阿蓋達組織沒落,成員寥寥可數。

4 計畫刺殺沙特阿拉伯幾位伊瑪目

今期《達比克》幾則重要聲明之一,是呼籲刺殺沙特阿拉伯教士。伊斯蘭國壓倒沙特官方宗教組織(主要是指瓦哈比派)贏取當地民心,故指控沙特皇室及其官方宗教體制並非真正隨從瓦哈比教導。

5 有說聖戰損害生產力,不應鼓勵;此說對伊斯蘭威脅甚大。是以雜誌今期亦花若干篇幅嘲諷幾位學者,他們認為應該待時機成熟才發動聖戰;但伊斯蘭國卻認為,應該長期對敵發動聖戰,既然開戰有理,真主安拉必會使他們戰勝任何軍事霸權。

6 「猶太化」的什葉派與馬哈迪-彌賽亞

將聖戰與應驗末世預言相提並論,是伊斯蘭國慣常做法。今期《達比克》主要內容之一,是指什葉派伊斯蘭由猶太人所創,他們偽裝穆斯林,旨在擾亂信仰,分裂穆斯林世界。又說猶太人從前用同樣手法擾亂基督教。

文章繼而稱,什葉派不僅是猶太人的陰謀,甚至猶太人的彌賽亞與什葉派伊斯蘭所說的「隱藏伊瑪目」瑪哈迪其實是同一人,而他的真正身份,其實是達加爾(Dajjal)-即是敵基督。

換言之,儘管有說伊朗謀求將以色列從地圖上塗抹掉,然而在伊斯蘭國眼中,這實在無關宏旨,因為伊朗與以色列-什葉派與猶太人-根本是一鼻孔出氣。親什葉派的穆斯林組織如塔利班,實在是為敵基督護航。

伊斯蘭國不是隨便謾罵,卻是從神學論證其觀點,說來有根有據。雜誌最後刊出一幅伊朗地圖,並引一段聖訓:先知穆罕默德曾說,將有七萬猶太人從伊朗城巿伊斯法罕出來跟隨敵基督。

總言之,無論我們怎麼做,伊斯蘭國將永遠向美國及其他敵人開戰,因為其動機,乃源於教義與預言等「事實」。

角聲計畫旨在研究伊斯蘭國官方雜誌,以曝露其煽動仇恨之思想。

Ryan Mauro是角聲計畫(ClarionProject.org)網站國家安全分析員、計畫研究員,及國土安全助理教授;Mauro常接受電視及電台流行節目訪問。(http://www.clarionproject.org/analysis/http://www.clarionproject.org/content/ryan-mauro” )

這篇文章翻譯自Ryan Mauro的在線文章「ISIS issues Dabiq Magazine #13:」

http://www.clarionproject.org/analysis/isis-issues-dabiq-magazine-13-gitmo-trump-not-mentioned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