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何離開伊斯蘭並幫助做同樣選擇的人?

Imtiaz Shams(https://news.vice.com/article/why-i-left-islam-and-now-help-others-who-are-doing-the-same

2016年2月18日

tc-19-474-1 

關 於前穆斯林,你們需要了解的第一件事情是,在阿拉伯語中最能形容我們的大致是一個咒詛的詞:murtadd,指那些「背叛」伊斯蘭的人。這個詞有一種骯 髒、受唾棄的感覺,它中間有一個顫抖的「R」音,並且最後有尖銳下降音。如果你們甚至想開始擺脫我們面對的滲透在生活各個層面的無處不在的、全面的歧視, 這就是你們需要開始的地方。

歧視的一種關鍵方式是通過陳舊觀念抹掉或貶低我們的經歷,最常見的如「你們大概不是一個真穆斯林」。我一半的人 生是在沙特阿拉伯度過,我在那裡成長,每年去麥加參加歐木賴(Umrah)-一種神聖的朝覲。我讀的第一本書是艷紅封面鑲金邊的《Riyad us-Saliheen》(聖訓集),它是關於先知穆罕默德和他同伴(Sahaaba)的聖訓(傳達的話和行為)彙編。從記事開始,我就開始禱告、禁食和 背誦古蘭經,並如饑似渴的閱讀那些通過科學奇蹟和伊斯蘭道德準則證明伊斯蘭真理的書籍。

關聯文章:這是一個政治迫害:沙特博主或因叛教回到審判中並面臨死刑https://news.vice.com/article/this-is-a-witch-hunt-saudi-blogger-may-go-back-on-trial-for-apostasy-and-face-the-death-penalty

我 們全家在9/11事件前不久搬到了英國,當我說那一天之後氛圍變了,許多穆斯林會明白我在說什麼。在學校,男孩子們給我取了一個綽號「恐怖分子」,到今天 我還保留著一件襯衫,上面有那些男孩子們在我高中最後一天畫上炸藥和炸彈。這樣的歧視並沒影響我那時對伊斯蘭深沉不變的愛-反而加深了我的愛。

那 到底發生了什麼?如果每件事都朝向推動我窮盡一生做一個踐行的穆斯林,為何我要離開伊斯蘭?正統伊斯蘭的關鍵教條之一是古蘭經的完美和無過失,我堅定不移 的認定這兩個說法有二十年之久。但當我漸漸年長並養成批判性思維,原本接受的關於先知行為道德的真理以及古蘭經中所描述的奇蹟就變得難以置信。

觀看Vice News紀錄片:拯救前穆斯林:離開伊斯蘭:

 tc-19-474-2

我不再相信山是保護地球免於地震的「樹樁」或「楔子」。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山實際上是最常見的地震更多發生的地方:從地球構造層面。

我不再相信伊斯蘭來臨是要慢慢地逐漸終結令人憎惡的奴隸制度。相反,我開始覺得,伊斯蘭經文中奴隸制的制度化(關於「戰爭俘虜」的教導),容許了數百萬計非洲人和其他非阿拉伯人被各個哈里發王朝當作俘虜,在某些地方甚至其程度超過恐怖的跨大西洋奴隸貿易。

我 曾以為伊斯蘭賦予了女人與男人同等的權利,如果1400年前我們說這個,它可能是真的,也可能不是。不過,同樣的經文確實可以用來減少女人的繼承權利和法 律權利;強制她們穿戴特定形式的服裝和服從特定慣例,卻使得她們成為男人挑選的對象或附庸;禁止女人與非穆斯林結婚但是男人卻可以…在我腦海中這份清單一 直繼續。

關聯文章:「家庭教會」’和安靜的彌撒-摩洛哥改信基督者秘密祈禱https://news.vice.com/article/house-churches-and-silent-masses-the-converted-christians-of-morocco-are-praying-in-secret

然 而經過這些之後,我內心還不能承認離開了伊斯蘭,因為我不知道可以離開。我完全不知道一個人可以做一個踐行穆斯林,然後離開伊斯蘭。最終在2012年初, 我被強迫承認自己不再相信伊斯蘭,但是我沒有任何信仰可以皈依,也沒有人能理解我要說的。我的朋友阿莉亞稱這個階段人像「自己膚色的異種」,我自己覺得是 一個完全被拋棄的人。

在我要離開伊斯蘭時,另一個縈繞在心頭的感受是恐懼。伊斯蘭為我的人生構劃了完全的有目標的藍圖,決定我在這個世界的 角色,我與死亡的關係以及來生。這使得我相信沒有了宗教,即便我在這個世界裡過的不一樣,我將不再是真主的奴隸(abd Allah),因此我的生命將沒有意義。它告訴我預言的審判之日(Yawm al-Qiyamah)降臨時我將被審判為背棄信仰者,是罪惡中最厲害的一種,並因此被投入火獄(Jahannum)。伊斯蘭經文中關於火獄的語句很可怕 -難怪許多新的前穆斯林需要與它滋生的不安交戰?

關聯文章:蘇丹女人因改信基督教獲死刑https://news.vice.com/article/sudanese-woman-gets-death-sentence-for-converting-to-christianity

隨 著我很快在紅迪網(Reddit)找到一個叫做/r/exmuslim的圈子,這段恐懼和隔離的時間沒有延續太久。忽然之間我可以接觸到數千活躍的前穆斯 林,以及他們的故事、建議和歧視經歷。因為他們離開伊斯蘭後內在的人身和社交風險,幾乎所有這些紅迪網友都是匿名的,所以我開始接觸他們。我想出了一個資 料核查協定,用來每次仔細核對一個陌生人的資料,並説明主辦私下的前穆斯林聯誼,有時人數可達60人。第一次與另外的前穆斯林分享自己的故事是令人興奮 的,而我們有許多的人可以分享!當然我們仍然覺得自己是被疏離的,不過我們許多人都是被疏離的,我們在自己的「膚色」裡感到更舒適。

與此同 時,我有幸遇到兩個同性戀律師,他們給了我一些建議:真正改變英國的LGBTQ人群的不只是他們組成社群,而且是他們開始公然出現。這給我帶來很大的共 鳴,所以我與阿莉亞·薩利姆聯合,她是一個女權主義者以及前穆斯林活躍分子,我們籌建了一個組織後來叫做「有信到放棄信仰(Faith to Faithless)」(https://www.facebook.com/faithtofaithless/),它創建線上和線下平台來宣導放棄信仰的聲音。

第 一次的「有信到放棄信仰」活動是一年之前,在倫敦大學瑪麗女王學院。盡管有倫敦大學瑪麗女王學院的伊斯蘭社團成員以及一些佈道(da’wah)團體派傳單 宣傳我們的活動,這次活動依然獲得很大成功。我們在那裡遇到的一些前穆斯林開始在其他活動中發聲。不過,我們雖然受到廣泛公眾(包括穆斯林)的支援,我們 也收到許多憎恨郵件和辱駡。有人曾朝我吐口水並叫我murtadd(背叛伊斯蘭的人),而對女性「有信到放棄信仰」發言人的辱駡通常用的是討厭的性別歧視 詞彙。更糟的是,那些本應幫助我們的人,卻常常讓我們氣餒,包括一些女權主義者和左翼活躍分子,他們用帶有種族歧視的詞「天生告密者」描述我們,削弱我們 的機構,我們是少數群體中的少數群體。

關聯文章:歐洲的仇恨:德國的反伊斯蘭抗議https://news.vice.com/video/hate-in-europe-germanys-anti-islamic-protests

如 你們所會想到,許多前穆斯林聯繫「有信到放棄信仰」獲取建議或緊急救助,他們受到不同形式的侮辱/虐待。他們當中有些人盡管被認作家庭中的一員,但卻被不 斷告訴他們會「在火獄被火燒」,以及應當悔改。另外一些人被趕到街上,從此失去任何經濟支持。有的受到身體的虐待,例如一個前穆斯林女孩被她的哥哥踢肚 子,然後她的父母把她鎖在房間裡。

需要注意的是,並不是所有穆斯林都這樣對待前穆斯林。我聽到的一些最重要的聲音來自我的穆斯林朋友,他們 私下發信息支援和關愛我。我們需要統一對抗反穆斯林和反對前穆斯林的歧視,它們常常是同時存在的。如果你們剛成為前穆斯林,離開了原來的信仰並覺得孤單或 被疏離,請和我們聯繫。你們肯定不是孤單的。

在推特關注作者:@imtishams

這篇文章翻譯自Imtiaz Shams的在線文章「Why I Left Islam and Now Help Others Who Are Doing the Same」

https://news.vice.com/article/why-i-left-islam-and-now-help-others-who-are-doing-the-same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