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地區意識形態的轉變

採訪一位在該地區德高望重的神之僕人

約 翰和我第一次見面是很多年前。我們討論了很多話題,包括他的健康問題,他事工中的亮點,對阿拉伯世界現狀的評估以及一些結論。約翰一開始就談到結論。經過 這麼多年我對他的觀察,他一直忠於神在他生命中的呼召,作為神所揀選的僕人,他有著屬靈的洞察力和不尋常的恩賜來宣告神的真理,那真理特別集中於我們信仰 創始成終的耶穌。

「結論可能會嚇著你,」約翰說,「我們中東地區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如果在中東地區的基督徒社群繼續對他們的鄰居保持距離, 我們所有人都會錯過神的時機。我個人深信,在過去的十五年裡穆斯林背景信徒(Muslim Background Believers – MBB)信主的人數比十四世紀加起來的還要多。如果那不是神的工作又是什麼?當中東地區意識形態的轉變確確實實發生在我們眼前,這會是歷史性的一刻嗎?然 而,大多數基督徒似乎只是想要見見其他基督徒罷了。」

約翰繼續說。「對於阿拉伯基督徒來說,意識到屬靈層面的開口像一扇敞開的門難以置信地 擺在我們面前,這是一個關鍵時刻。很奇怪的是,這個新的現實似乎並沒有影響到中東地區的一般基督徒。今年早些時候,我與200位阿拉伯基督徒領袖會面討論 如何採取行動去贏得多數民眾並把握神的時機。我相信當我們一起討論禱告的時候,聖靈正在我們中間彰顯大能。」約翰已受邀在許多論壇就中東內外這一主題發表 演講。他描述事工亮點之一是,在蘇丹首都喀土穆舉行的一次集會上有機會給七萬五千人傳道。就在同一個晚上,五千蘇丹人接受耶穌。神以如此奇妙的方式做工。

約翰想知道如何抓住這個「神預定和應允的時刻」(馬可福音1:15,哥林多後書6:2,彼得前書5:6),他將其描述為「這是神所賜決定命運的時刻,不要退卻,要果斷把握這個漲潮的機會和需求,看不見的水流急速從未來湧到現在。」(Os)

2015 年10月在韓國舉行的轉變世界2020全球領袖峰會上,當我們在聽來自中東地區代表團的報告時,我們很認真地聽那些關於敘利亞及週邊的難民打開心靈接受福 音的故事。這些見證再次說明,中東地區的意識形態正在轉變。一位來自中東地區的代表說:「這正是顯明基督大愛的能力的時候」。當難民經過我們國家看到以行 動體現的愛,他們目睹和親身經歷了基督大愛的轉變的能力,就以此作為回應。正是如此。一位受逼迫的伊拉克文化基督徒對他說:「我從未認識的這位耶穌現在我 心裡」。

在去年的那個集會上我們收到一份來自中東地區弟兄姊妹的報告,關於他們已經越來越意識到:來自多數社群的信徒的數目不只在一個國家 翻了一番,而是在整個中東地區翻了一番。約翰被基督的愛緊緊包圍,主使用他傳揚主的福音,根據一個可靠消息,他在北非的一個國家親自目睹大概五萬人歸向基 督。

筆者:就像你同事一年前報告的那樣,自反叛以來,穆斯林背景信徒的數目增加了一倍,你也是這樣看的嗎?

約翰:「是的,我當然相信如此。在過去四個月,我和我妻子在海灣國家卡塔爾服侍。那裡的人對神有一種渴慕-那種程度-我從未見過。神在做工,我們需要和神同工,而不是擋他的路。」

筆者:是什麼阻止基督徒出來做見證?

約 翰:「對痛苦的恐懼。來自大多數社群(譯注:即是穆斯林)改皈的每個歸主者都需要個人化的門徒訓練,這對時間要求很高,而我們都是大忙人。每個新歸主者都 有他或她想問的各種各樣的基本問題。他們在心理和屬靈上都有阻礙,他們想得到滿意的答案。另一方面,基督徒害怕受苦,因為令來自大多數社群的人改皈,會有 可能被投入監獄,那就真的會失去人身自由。」

筆者:你是如何克服這種恐懼的?

約翰:「你需要意識到神的真實性。這是穆斯林的 時機。伊斯蘭正慢慢地卻堅定地放棄過去。穆斯林是他們自己宗教的受害者。如果一個人犯了罪,在伊斯蘭裡沒有補救辦法,它會叫你去做拜功,去做佈施,去麥加 朝聖。然而,罪繼續在你身上,它帶著破壞性的影響,並沒有真正的出路。唯一的出路是通過耶穌,他借著十字架付了全價來贖罪。穆斯林受制於一種不能幫助他們 的宗教。

多麼悲慘!在蘇丹喀土穆的中心,一位蘇丹女士有一天做了個總結。她飽受了伊斯蘭的教導,完全厭倦了,一天中午,她在這座城市中心以 最大嗓門喊道:『真主啊:除了先知穆罕默德,難道你沒有其他人可差給我們了嗎。我們不要他。把他帶回去吧』。穆斯林背景的知名作家對伊斯蘭的批判比以往任 何時候都要多。」

「對於黑夜的一種解釋是逼迫,另一種是關閉的門。約翰:好像Al Hayat電視的靈魂人物R,越來越多的人背棄伊斯蘭並公開聲明。R弟兄出生在摩洛哥,是一個穆斯林伊瑪目的兒子,他六歲的時候就可以背誦整本古蘭經的六 分之一。他進入了卡薩布蘭卡的哈桑二世大學學習經濟學和電腦科學。他認真地自學伊斯蘭和基督教之間的差異,於是他上了四年的函授課程。這反而使他在 1990年將生命獻給了耶穌基督。按我的理解,事情就是知名作家『從內而外』地開始批評伊斯蘭。他們是知識份子階級。」

筆者:你說你覺得伊斯蘭國不僅代表了聖戰主義的伊斯蘭,還是伊斯蘭的一種表現形式。當我問在這裡做牧師的Y弟兄同樣問題的時候,他所說的就是你所說的。

約翰:伊斯蘭國就是伊斯蘭,伊斯蘭就是伊斯蘭國。「如果你成為一個真正的穆斯林,你就必須成為伊斯蘭國,因為伊斯蘭國所做的一切都在古蘭經裡。因為它代表穆罕默德所說的一切,這是正確的結論。他們唯一的解決辦法是離開伊斯蘭,接受基督,就像R弟兄那樣。」

筆者:為什麼有越來越多的人像R弟兄一樣轉向基督教?

約 翰:「原因之一是穆斯林的極端主義。第二,它完全沒有道理。真的,它完全不講道理。最近來自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兩百萬穆斯林難民大多對他們的信仰沒有安全 感。他們都問,『為什麼這樣對我?』許多人通過他們所在地的基督徒傳道者發現無條件的愛。而且,按我的理解,知名作家『從內而外』地開始批評伊斯蘭,批評 他們的意識形態。他們是知識份子階級。

當我與該地區的其他基督教領袖討論這個問題時,我們相信,自從1990年直到現在中東地區的穆斯林背 景信徒的數目增長不止兩倍。我個人深信,在過去的十五年裡穆斯林背景信徒信主的人數比十四世紀加起來的還要多。『如果那不是神的工作又是什麼?』這些都是 大豐收的時候。是高潮的時刻。」

筆者:你如何解釋自己講預言的角色?

約翰:「我問過自己這個問題很多次。我相信這聖靈的恩 賜,自從1983年以來,我得到的恩賜不僅是預言,還有講神的話語的大能。我父親在我生命中的角色非常重要。」他事奉主超過55年。約翰說他父親的見證會 像這樣:『我通常在早上3:30醒來,去到耶穌面前,坐在他的腳下。和他說話,打開我的聖經時他跟我說很多很多。黎明時分我告訴耶穌:「請按手在我身上, 差我去完成今天的使命。」』」

筆者:你對當今在中東和世界各地的基督追隨者有什麼建議?

約翰:「趁著白天,你們必須作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做工了。我對那黑夜的一種解釋是逼迫的夜晚。另一解釋是『緊閉的門』」。

這篇文章翻譯自在線文章「Ideological Transformation in the Middle East」

http://us2.campaign-archive2.com/?u=14741411b49b6bc06b54b7960&id=4dec0167b1&e=fb2555fa25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