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把虐待婦女歸咎於新冠病毒的隔離

馬里奧·亞力克西斯·波特拉(Mario Alexis Portella)

HTTP://WWW.FAITHFREEDOM.ORG/AUTHOR/REV-MARIO-ALEXIS-PORTELLA/

https://i1.wp.com/clarionproject.org/wp-content/uploads/2017/07/Crime-or-Culture-1024-600-centered-words-1024x600.jpg?resize=640%2C375&ssl=1

犯罪                                                         文化

卡塔爾國家资助的半島電視台本星期在首都多哈報導(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0/04/domestic-abuse-palestinian-women-soars-200420175924348.html),根據獨立政治女權主義運動塔爾特(Tal’at)的統計,今年迄今為止,已有11名巴勒斯坦婦女死於家庭暴力,其中5人是在3月初冠狀病毒實施隔離後死亡的。這5人中,有4人死於槍傷。

塔爾特積極分子蘇河 阿薩德(Soheir Asaad)說,雖然對許多人來說,「隔離」意味著在家裡是安全的,但對另一些人來說,這是「地獄」。阿薩德在海法對半島電視台說:「這意味著和一個可以結束你生命的人生活在一起。」

非政府組織(https://www.investopedia.com/ask/answers/13/what-is-non-government-organization.asp)阿斯瓦爾(Assiwar)—一個女權主義的阿拉伯、巴勒斯坦和獨立運動—的領袖拉米亞納米赫(Lamia Naamneh)說,不僅僅收到死亡威脅的婦女的大多數呼籲都被置若罔聞,而且在隔離措施實施後,針對兒童的性暴力和家庭虐待案件也出現激增。

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在他的小說《一九八四》(http://www.George-Orwell.org/1984/index.html)中寫道,由於同齡人的壓力,以及想融入「黨派」或獲得「黨派」地位的欲望的緣故,人們明確地學會了雙重思考—「在真誠地相信謊言的同時,故意說謊,忘記任何已經變得不方便的事實。」

還有一個促成因素,是阿薩德和納米赫沒有提到的,或者至少半島電視台拒絕報導,就像伊爾汗奧馬爾(Ilhan Omar)和琳達薩索爾(Linda Sarsour)等女權主義者同樣拒絕承認的那樣。在巴勒斯坦並不是因冠狀病毒的隔離加劇了對婦女的家庭暴力,而是基於伊斯蘭教法的教義,這些教義是一個穆斯林男性可以為這種暴行進行合理化解釋的。

正如我在《伊斯蘭:和平的宗教?對自然權利的侵犯和西方的掩飾》(https://www.amazon.com/Religion-Peace-Christianity-Islam-Isnt/dp/1596985151)一書中詳細描述的那樣,例如,在伊斯蘭中,婚姻並不完全是一夫一妻制,而是建立在雙方互惠的自然利益之上。丈夫有義務在婚姻期間為妻子提供(nafaka)贍養,而妻子有義務服從和尊重丈夫,這往往表現在對丈夫性欲望的屈從上。如果她沒有盡到服從和尊重他的義務,那麼他就有權利糾正和懲罰他的妻子。身體的糾正是在用言語以及夫妻關係都不能恢復和諧的婚姻情況下,換句話說妻子或妾不能使丈夫的肉體滿足時。將身體虐待和性虐待正當化的古蘭經經文和聖訓有:

  • 你們的妻子好比是你們的田地,你們可以隨意耕種。—古蘭經2:22

  • 男人是維護婦女的,因為真主使他們比她們更優越,又因為他們所費的財產。賢淑的女子是服從的,是藉真主的保佑而保守隱微的。你們怕她們執拗的婦女,你們可以勸戒她們,可以和她們同床異被,可以打她們。如果她們服從你們,那末,你們不要再想法欺負她們。—古蘭經4:34

  • 你當親手拿一把綠枝,用它去打擊她。你不要違背誓約。安拉囑咐安優卜毆打他的妻子—古蘭經38:44(塔夫西爾—古蘭經的注釋)(Tafsir)(http://quranx.com/Tafsirs/38.44

  • 一名婦女來到穆罕默德面前,求他阻止她丈夫毆打她。她的皮膚傷痕累累,淤痕據說比她戴的綠面紗還要「綠」。穆罕默德沒有訓誡她的丈夫,而是命令她回到他身邊,服從他的性欲。—布哈里聖訓72:715(https://www.thereligionofpeace.com/quran/bukhari/072-sbt.htm#007.072.715

  • 穆罕默德最愛的妻子阿伊莎一天晚上在未經他允許的情況下出門,穆罕默德就打了她的胸口。阿伊莎敘述說,「他打了我的胸口,這讓我感到疼痛。」—穆斯林聖訓4:2127(https://www.thereligionofpeace.com/quran/muslim/004-smt.htm#004.2127)[這經文可能是上述報導的巴勒斯坦婦女被毆打的典型特徵。]

可悲的是,在大多數情況下,當這些婦女遭受丈夫或男性親屬的毆打或強暴時,她們會認為是自己做錯了什麼。因此,受害婦女的人數遠遠高於報導的。

至於對兒童的性虐待,也可以根據伊斯蘭教法在必要時予以批准,因為先知穆罕默德在阿伊莎六、七歲的時候娶了她,把她放到閨房,在她九歲時與之「完婚」,正如布哈里聖訓中所記錄的那樣(http://www.faithfreedom.org/child-marriages-in-islam-not-pedophilia/):

阿伊莎(願真主喜悅她)敘述道:「先知在我六歲的時候娶了我…當我和我的一些女性朋友玩鞦韆的時候[我母親]呼喚我,我就去找她,不知道她想對我做什麼。她抓住我的手,讓我站在門口…然後她把我託付給他們,他們為我(結婚)做了準備。不料,安拉的使者正午來見我,我母親把我交給他,那時我是個九歲的女孩。」

順便說一下,世界經濟論壇2020年的一份報告(http://www3.weforum.org/docs/WEF_GGGR_2020.pdf)根據婦女受教育程度和經濟機會衡量的男女平等程度有153個排名。在名單上的153個國家中,穆斯林占多數的國家中排名最高的是薩拉里昂,排在第35位;排名最後20位的國家中有17個是穆斯林。

這個故事的寓意是,雖然對婦女的家暴顯然不局限於伊斯蘭世界,但出於古蘭經的信條,穆斯林不見得認為這是犯罪。是的,不像美聯社「糾正」(https://thefederalistpapers.org/us/ap-fact-checks-trumps-comment-about-how-horrible-islam-treats-women-amazingly-decides-its-not-true)當時的候選人特朗普(因為他說「伊斯蘭對惡待婦女」)那樣,那些對虐待婦女和兒童抱怨的半島電視台和女權主義者,應該好好看看古蘭經經文和聖訓,並認識到他們不能簡單地把它歸咎於在家隔離,如他們在巴勒斯坦所做的。

玄虛之談是一種故意歪曲甚至顛倒詞義的語言。例如,當批評激進伊斯蘭的人(https://clarionproject.org/crime-culture-feminist-betray-abused-women/)揭露這種極端主義的原因時,他們的批評者將他們稱之為「恐懼伊斯蘭的人」。然而,伊斯蘭長期以來「對婦女的戰爭」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在沙特阿拉伯、伊朗或其他任何一個婦女被迫戴上面紗的國家,都沒有為婦女大聲疾呼。相反,在西方,頭巾(https://clarionproject.org/glossary/hijab/)已經成為一種典型的女權主義的表達方式。這是一場女權主義者運動及其親伊斯蘭的親信不僅拒絕站出來迎戰,而且拒絕承認的戰爭。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IMG_0683-2.jpeg

馬里奧·亞力克西斯·波特拉是聖瑪麗亞·德爾菲奧雷大教堂(Cathedral of Santa Maria del Fiore)的神父,意大利佛羅倫斯大主教管區(Chancellor of the Archdiocese of Florence)的議長。他擁有羅馬教皇拉特蘭大學(Pontifical Lateran University)的正典法和民法博士學位;他還擁有福特漢姆大學(Fordham University)的中世紀歷史碩士學位,以及聖約翰大學(St. John's University)的政府和政治學士學位。

*沒有提及資料來源對的,可以在我的書《伊斯蘭:和平的宗教?對自然權利的侵犯和西方的掩飾》找到(https://www.amazon.com/Religion-Peace-Christianity-Islam-Isnt/dp/1596985151)。

這篇文章翻譯自Mario Alexis Portella的在線文章[Muslims Blame COVID-19 Lockdown For Abusing Women]

http://www.faithfreedom.org/violence-against-women-in-islamic-world-blamed-on-coronavirus/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