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那麼多穆斯林恨狗?

HUGH FITZGERALDhttps://pjmedia.com/columnist/hugh-fitzgerald

2017年3月14日

(Rex Features via AP Images)

英國的一名穆斯林計程車司機Abandi Kassim最近因拒絕搭載一名視障乘客的導盲犬(www.bbc.com/news/uk-england-leicestershire-38745910)而被罰款,因為正如Kassim所說:「對我來說,這與我的宗教信仰有關。」

在美國\英國和加拿大,發生過很多次這類穆斯林拒絕搭載導盲犬的事件。在明尼阿波利斯機場的900名計程車司機中有四分之三的索馬里計程車司機,其中很多司機都因為導盲犬而拒載視障的乘客。如果他們被迫搭載的話,其中一些人就直接辭職了。

在多倫多,一名導盲犬的主人被一名穆斯林出租車司機拒載(www.metronews.ca/news/toronto/2015/10/20/cabs-turning-away-guide-dogs-rampant-in-toronto-.html)。薩斯喀徹爾省存在同樣的問題(www.theblaze.com/news/2013/12/12/blind-man-files-complaint-after-he-says-muslim-cabbies-repeatedly-refused-service-to-him-and-his-guide-dog/)。在蒙特利爾、渥太華以及整個加拿大,穆斯林司機拒絕為導盲犬提供服務。在倫敦、諾丁漢、雷丁、以及滕布里奇威爾斯(Tunbridge Wells),有計程車司機拒絕提供帶狗的有償服務。

曾經有視障人士或失明人士跟他們的導盲犬被穆斯林巴士司機趕下車(www.barenakedislam.com/2012/02/02/europe-muslims-declare-jihad-on-all-dogs/)—這通常為了平息其他穆斯林乘客歇斯底里的反應。更甚的是,據報導,在西班牙、瑞典、法國和英國的穆斯林居住區,有出現用毒藥殺死狗的案件(https://www.gatestoneinstitute.org/2480/spain-dog-poisoning)。

甚至許多非穆斯林現在都知道,穆斯林對狗的仇恨源於最權威的聖訓集—布哈里聖訓:

吉卜利里(加百列)答應了先知(會來拜訪他,但吉卜利里沒有來),後來他說:「我們天神不進入一間有畫像或狗的房子。」(布哈里聖訓4:54:50)

穆斯林聖訓中有兩條生動地表現了穆罕默德對狗的殺戮仇恨:

阿卜杜拉(本·歐麥爾)(願安拉喜悅他們)說:安拉的使者(願他平安)下令殺狗,我們會派(人)到麥地那及每個角落,不留下一條活口,連陪伴沙漠人的濕駱駝的狗我們都要殺盡。(穆斯林聖訓3811)

伊本·穆加法爾說:真主的使者(願他平安)下令殺死這些狗,然後說:「他們呢?其他狗呢?」然後下令(保留)獵狗和(看守)牧群的,說:「狗舔過的食器,要洗七次,第八次用泥土擦拭。」(穆斯林聖訓551)

穆罕默德認為,狗都應該被殺掉,唯一的例外是用於狩獵或看守牧群的狗。但為什麼呢?為何這兩個截然不同的物品放在一起會被視為「哈拉姆(禁止的,非法的,譯者注)」:「畫像和狗」?

一段歷史可以幫助我們解開這個謎團。

穆斯林最早的征服是在阿拉伯、埃及、敘利亞和美索不達米亞的北部和西北部:基督徒聚居地。延伸到東北,穆斯林征服了由瑣羅亞斯德教徒(拜火教徒)佔領的撒薩尼亞帝國。

要識別基督徒並防止穆斯林與基督徒之間的交往很容易。基督徒的家中有畫像、聖像和雕像—根據布哈里聖訓,天神吉卜利里(加百列)說,正是這些東西他才不進入屋子。這導致了穆罕默德命令他的追隨者也這樣做。

如果穆斯林受到的教導是,穆罕默德—這個完美的人(al-insan al-kamil)和行為楷模(uswa hasana)不會進入一間有「畫像」(繪畫、聖像、雕像)的房屋,那麼就不會有穆斯林這樣做。而且,如果基督徒為了讓統治階層的穆斯林能夠進入他們的家裡—對於那些基督徒來說這可能是一件可取的事,因為他們肯定想討好目前統治他們的穆斯林—他們可能更願意放棄雕像、繪畫和聖像。

但是狗呢?其實,狗在瑣羅亞斯德教中是受尊敬的(https://authenticgathazoroastrianism.org/2011/07/11/157/)。

651年穆斯林阿拉伯人征服薩薩尼亞帝國(波斯),使穆斯林成了波斯的瑣羅斯特教徒的主人。就像穆斯林可以利用穆罕默德對「畫像」的禁令來把他們與被征服的基督徒區分開來一樣,對狗的禁令也可以幫助穆斯林跟被征服的瑣羅亞斯德教徒區分開來:

在瑣羅亞斯德教徒中有一個誡命,即「Ehtirám-isag」,另一種說法是「對狗的尊敬」。他們認為,狗是一種特別仁慈善良的動物,必須精心餵養和照顧。狗因忠誠、聰明和具有特別的精神美德而廣受讚譽。

正是因為瑣羅亞斯德教徒特別珍視狗,並且尤為喜愛和敬畏狗,穆斯林才想通過鄙視甚至仇恨狗來將自己與劣等的瑣羅亞斯德這些異教徒區別開來。

著名的瑣羅亞斯德教主義學者瑪麗·博伊斯(Mary Boyce)(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ry_Boyce)曾在1963—64年與瑣羅亞斯德教徒生活在一起,她這樣描述穆斯林對狗的態度,以及在穆斯林統治的伊朗瑣羅亞斯德教徒和他們的狗受到穆斯林的殘酷對待:

「在謝里法巴德,狗清楚地將穆斯林和瑣羅亞斯德教徒區分開來,並滿心期待地…進入一個滿是人的瑣羅亞斯德教聚會,或在瑣羅亞斯德教徒中安睡,但牠們會像逃離撒旦般躲避一群穆斯林男孩。…

證據表明…穆斯林對這些動物的敵意是最初在伊朗刻意培育出來的,以此來對抗在那個地方的古老(伊斯蘭聖戰征服之前的)信仰(即瑣羅亞斯德教)。肯定在亞茲迪(Yazdi)地區…穆斯林從虐待狗當中得到了雙重的滿足感,因為他們既折磨一種不潔的生物,又讓那些愛護狗的異教徒難受。從那時開始(即一直到19世紀下半葉),每年徵收丁稅(jizya)時,收稅者將瑣羅亞斯德教徒和一條狗綁在一起,輪著鞭打他們,直到他們交錢,或者死了,才釋放。

我再沒親眼見過任何更惡劣的景象了,一個穆斯林小女孩…踩在一窩兩星期大的小狗上,突然一隻腳用盡全力踢其中一隻小狗。小狗痛苦地尖叫著,但是我憤怒地干涉之後,她只不過茫然地說:『狗不潔淨。』

瑣羅亞斯德教徒的孩子痛苦地告訴我,在謝里法巴德,有更糟糕的事情:一窩小狗被尖銳的鏟子切成碎片,一隻狗的頭被鏟子分成兩半。有時候,空氣會因為某種受折磨的動物的哭聲變得毛骨悚然。穆斯林這種肆無忌憚的暴行加重了社群之間的緊張關係。」

我們對於穆斯林—甚至穆斯林兒童—對狗的極端殘忍並不感到驚訝。穆斯林對亞茲德的非穆斯林群體—瑣羅亞斯德教徒—的暴行沒有什麼讓我們驚訝的,因為博學的瑪麗·博伊斯都沒有感到驚訝。

因此,下一次您讀到有關穆斯林計程車司機拒載帶狗的乘客的報導,或有關中東穆斯林虐待狗致死的消息時,在薩薩尼亞帝國穆斯林征服者身上能找到解釋,1400年前,他們就是這樣把自己與被征服的「異教徒」區分開來。

這篇文章翻譯自HUGH FITZGERALD的在線文章「Why Do So Many Muslims Hate Dogs?」

https://pjmedia.com/homeland-security/2017/03/14/why-do-so-many-muslims-hate-dogs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