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罕默德與毒藥

薩姆·沙蒙(Sam Shamoun)https://answeringislam.org/Shamoun/contact.htm

據記錄顯示,穆罕默德曾提出過以下醫學建議:

艾布·胡萊勒敘述:

安拉的使者(願他平安)說:「阿吉瓦(ajwah)棗來自天園且含有一種解毒劑,松露是一種嗎哪甘露,它們的汁液是一種眼藥。」

提爾米迪是上述內容的傳播者。(提爾米迪聖訓,1127號;阿利姆CD-ROM版本)

 

艾布·胡萊勒(Abu Hurayra)敘述:

當安拉的使者(願他平安)的一些同伴對他說松露是世上的天花時,他回答說:「松露是一種嗎哪,其汁液可以治惡眼。」「阿吉瓦(ajwah)棗來自天園且是解毒劑。」艾布·胡萊勒說,他取了三、五、七塊松露,把松露榨成汁,裝在一個瓶子裡,作為眼藥水塗在一個精神渙散(睡眼惺忪)的婢女身上,她便恢復健康。

提爾米迪是上述內容的傳播者,他說這是哈桑的傳統。(提爾米迪聖訓,1194號;阿利姆CD-ROM版本)

 

沙特(Saud)敘述:

先知說:「如果有人每天早上都吃些阿吉瓦棗,那麼他直到晚上都不會被毒藥或邪術所影響。」另一個敘述者說要吃「七顆」棗(布哈里聖訓,第7卷,聖訓71,第663個)(http://www.usc.edu/dept/MSA/fundamentals/hadithsunnah/bukhari/071.sbt.html#007.071.663

 

沙特敘述:

我聽到安拉的使者說:「如果有人在早上吃了七顆『阿吉瓦』棗,那一天邪術和毒藥都不會傷害他。」(布哈里聖訓,第7卷,聖訓71第664個)(http://www.usc.edu/dept/MSA/fundamentals/hadithsunnah/bukhari/071.sbt.html#007.071.664

 

薩德敘述:

我聽到安拉的使者說:「無論誰在早上吃了七顆阿吉瓦棗,那一天都不會受到邪術或毒藥的影響。」(布哈里聖訓,第7卷,聖訓71 第671個)(http://www.usc.edu/dept/MSA/fundamentals/hadithsunnah/bukhari/071.sbt.html#007.071.671

因此,如果一個人吃夠7個棗,那麼他或她一天都不會被邪術或毒藥傷害。我們認為穆罕默德會遵循「每天吃棗」的建議,尤其是聖訓文獻告訴我們,穆罕默德經常吃棗。

阿納斯·本·馬立克(Anas bin Malik)敘述:

真主的使者在開齋節(Id-ul-Fitr)從不開始拜功,除非先吃棗。阿納斯還說道:先知過去常吃單個數的棗。(布哈里聖訓,第2卷,聖訓15  第73個)(http://www.usc.edu/dept/MSA/fundamentals/hadithsunnah/bukhari/015.sbt.html#002.015.073

綜上所述,我們會假設穆罕默德不會遭受邪術或毒藥的折磨。

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同樣的聖訓文獻聲稱,穆罕默德遭受邪術和毒藥的不利影響:

阿伊莎敘述:

有一次,先知被施了邪術法,他開始幻想子虛烏之事。(布哈里聖訓,第4卷,聖訓53  第400個)(http://www.usc.edu/dept/MSA/fundamentals/hadithsunnah/bukhari/053.sbt.html#004.053.400

 

阿伊莎敘述:

先知身上被施了邪術,他開始幻想子虛烏之事。一天,他祈求(真主)很長一段時間,然後說,「我覺得真主啟發了我如何治癒自己。有兩個人(在我夢中)來到我跟前坐下,一個坐在我的頭旁邊,一個坐在我的腳旁邊。其中一個問另一個說:『這人是什麼病?』另一個回答說:『他被施了邪術,』第一個問道,『是誰施了邪術?』另一個回答說:『猶太人阿薩姆之子盧拜德。』第一個問:『他用了什麼材料?』另一個回答說:『梳下頭髮的梳子,還有椰棗樹的雄花蕾。』第一個還問道:『那是在哪兒?』另一個回答說:『在達萬(Dharwan)井裡。』於是先知就出去往井邊走,回來的時候對我說:『井裡(靠近井邊)的椰棗花蕾,好像魔鬼的頭。』我問:『你有沒有把那些用來施展邪術的東西拿出來?』他說:『不,因為我已經被安拉治癒了,我擔心這種行為會在百姓當中傳播惡傳的。』後來,井裡填滿了土。」(布哈里聖訓,第4卷,聖訓54第490個)(http://www.usc.edu/dept/MSA/fundamentals/hadithsunnah/bukhari/054.sbt.html#004.054.490

 

阿伊莎敘述:

邪術在真主的使者身上起了作用,因此他曾認為他和妻子有性關係,而實際並未發生此事。(蘇富揚說:這是最難的邪術,因為它居然有這樣的效果)(布哈里聖訓,第7卷,聖訓71,第660個)(http://www.usc.edu/dept/MSA/fundamentals/hadithsunnah/bukhari/071.sbt.html#007.071.660

蘇富揚說,穆罕默德遭受了邪術之最,以至於他認為自己實際上是在和妻子做愛,而他並沒有!

一些穆斯林資料毫不羞恥地承認:某些猶太人,特指一個猶太女人,成功投毒穆罕默德,導致他的死亡:

阿布·胡萊賴敘述:

當凱白爾(Khaibar)被征服時,一隻(熟的)有毒的羊被作為禮物送給安拉的使者。(布哈里聖訓,第5卷,聖訓59 第551個)(http://www.usc.edu/dept/MSA/fundamentals/hadithsunnah/bukhari/059.sbt.html#005.059.551

 

阿布·胡萊賴敘述:

當凱白爾被征服時,(猶太人)將一隻烤毒羊作為禮物獻給了先知。先知就吩咐說:「凡在這裡的猶太人都要聚集在我這裡。」猶太人被聚集,先知就對他們說,「我要問你們一句話,你們願意說實話嗎?」他們說:「願意。」先知問他說:「你們的父是誰?」他們回答說:「某某」。他說:「你們說謊,你們父親是某某人。」他們說:「你說得對。」他說:「現在我問你們什麼事,你們願意說實話嗎?」他們回答說:「是的,阿布·卡西姆(Abu Al-Qasim),我們若說謊你便可知,如同你拆穿我們關於父親的謊言一般。」他問:「誰是火獄中的人?」他們說:「我們將在火獄中呆一段時間,之後你們將取代我們。」先知說:「你們必在其中受咒詛、受羞辱。因著真主,我們永遠不會取代你們。」然後他問:「現在我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願意告訴我真相嗎?」他們說,「好的,阿布·卡西姆。」他問:「你們給這隻羊下毒了嗎?」他們說:「是的。」他問:「你們為什麼這樣做?」他們說:「我們想知道你是不是騙子?若是,我們就會除掉你,若你不是騙子而是先知,那毒藥就不會傷害你。」(布哈里聖訓,第4卷,聖訓53 第394個)(http://www.usc.edu/dept/MSA/fundamentals/hadithsunnah/bukhari/053.sbt.html#004.053.394

 

阿布·胡萊賴敘述:

凱白爾被征服時,有人向安拉的使者奉上了一隻毒(烤)羊。安拉的使者說:「給我召集這一帶所有的猶太人。」(當他們聚集在一起時)安拉的使者對他們說:「我要問你們一件事;你們能告訴我真相嗎?」他們回答說:「好的,阿布·卡西姆!」安拉的使者問他們:「你們的父親是誰?」他們說:「我們的父親是某某人。」安拉的使者說:「你們說謊了,因為你們的父親是某某人。」他們說:「毫無疑問,你說的是真話,做的是正確的事。」然後他又一次問他們:「現在我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願意告訴我真相嗎?」他們回答說:「好的,阿布·卡西姆!如果我們說謊,你就會知道,就像你知道我們的父親是誰一樣。」安拉的使者接著問道,「誰是火獄的子民?」他們回答說:「我們將在火獄中呆上一段時間,然後你們(穆斯林)將取代我們。」安拉的使著對他們說。「你們待在火獄中蒙羞,因著真主,我們永遠不會取代你們。」然後他又問他們:「如果我問你們什麼,你們會告訴我真相嗎?」他們回答說:「會的。」他問道。「你們在這隻烤羊裡放毒藥了嗎?」他們回答說:「是的。」他問:「你們為什麼這樣做?」他們回答說:「我們想知道你是不是騙子,若是,我們就會除掉你;如果你是先知,那毒藥就不會傷害你。」(布哈里聖訓,第7卷,聖訓71 第669個)(http://www.usc.edu/dept/MSA/fundamentals/hadithsunnah/bukhari/071.sbt.html#007.071.669

仔細注意猶太人對穆罕默德說了什麼。若穆罕默德是真先知,那麼毒藥就不會傷害他。如果毒藥確實影響他,那麼他就不是真先知。這一點很重要,正如我們很快就會看到。

接下來一系列聖訓確定:一個猶太女人成功地毒害了穆罕默德,即使穆罕默德也承認他所受的巨大痛苦,並終以致死。

阿納斯·本·馬立克敘述:

一個猶太女人帶來一隻有毒(熟的)的羊給先知吃,先知吃了。她被帶到先知面前,他被問到:「我們可以殺她嗎?」他說,「不,我要繼續看到毒藥對安拉使者上顎的影響。」(布哈里聖訓,第3卷,聖訓47 第786個)(http://www.usc.edu/dept/MSA/fundamentals/hadithsunnah/bukhari/047.sbt.html#003.047.786

阿納斯報告說,一個猶太女子帶著有毒的羊肉來到安拉使者那裡(願他平安),安拉使者吃了她送來的羊肉。(當他感覺到毒藥開始發作時)他叫她來並問她關於這件事,她說:「我已經決心要殺了你。」於是他說:「真主不會給你這樣做的權力。」阿納斯(敘述者)說他們(聖先知的同伴)說:「我們不應該殺了她嗎?」於是他說:「不,」他(阿納斯)說:「我感覺到(毒藥發作)在真主使者小舌之上的痕跡。」(布哈里聖訓,第026冊 第5430個)(http://www.usc.edu/dept/MSA/fundamentals/hadithsunnah/muslim/026.smt.html#026.5430

伊本·阿巴斯敘述:

奧馬爾·本·哈塔卜曾讓伊本·阿巴斯坐在他旁邊,所以阿卜杜勒拉赫曼·本·奧夫對奧馬爾說:「我們的兒子和他的兒子很像。」而奧馬爾回答說,「(我尊敬他)是因為你知道他的地位。」然後,奧馬爾問伊本·阿巴斯這段經文的含義:「當真主的幫助和對麥加的征服到來時…」(110.1)

伊本·阿巴斯回答說:「安拉的使者之死是由安拉告訴他的。」奧馬爾說:「除了你所明白的,其他我都不明白。」阿伊莎敘述:「先知在臨死前的病痛中常常說:『阿伊莎! 我至今還能感覺到我在凱白爾所吃食物所帶來的疼痛,毒藥似乎正在削割我的主動脈。』」(布哈里聖訓,第5卷,聖訓59 第713個)(http://www.usc.edu/dept/MSA/fundamentals/hadithsunnah/bukhari/059.sbt.html#005.059.713

一個伊斯蘭線上網站(www.Islamqa.com)坦率承認,穆罕默德甚至會接受拔火罐的治療方法(從身體中抽取血液的一種過程)來解除中毒的痛苦:

先知(願真主賜他福氣和平安)經常因為這種食物而感到不舒服,為此他會接受拔火罐治療。

艾哈邁德(2784)根據伊本·阿巴斯(Ibn ‘Abbaas)的敘述談到:一位猶太婦女向真主的使者(願真主的福氣與平安臨在他身上)送來了一隻有毒的烤羊。使者就問她說:「什麼驅使你做你所做的事?」她說:「我想看看你是不是先知,若是,這樣安拉就會告訴你此羊有毒;若不是,你就會被除掉。」每當真主的使者(真主的福氣與平安臨在他身上)因毒發感到不適時,他就拔火罐來治療自己。一次旅行,當他進入伊赫拉姆(Ihraam)時就感不適,於是他拔火罐治療自己。《al-Musnad》的編輯將其歸類為saheeh(準確保存和傳遞)的聖訓。(問題#32762:猶太人企圖殺害先知(願真主的福氣與平安臨在他身上)線上來源http://islamqa.com/index.php?ref=32762&ln=eng】)

綜上所述,我們有以下幾點看法:

  1. 穆罕默德沒有採納他自己的建議,吃一些棗以避免邪術或毒藥的傷害。問題在於—我們在聖訓文獻中發現他確實吃過棗。

  2. 穆罕默德遭受邪術和毒藥的不良影響可能是因為未在特定時間吃棗。這個立場有兩個問題:首先,穆罕默德在那些活動中是否吃棗,我們未可知;第二,當穆罕默德意識到自己被施邪術或下毒時,為消除其不良反應他可以簡單地吃些棗。

  3. 穆罕默德的醫學建議完全錯誤,不能避免邪術和毒藥。任何持不同看法的穆斯林都可以自由嘗試,但風險自負。

  4. 問題之最在於:猶太人聲稱,如果穆罕默德是真先知,那他就不會中毒。然而他的確中毒了,以至於他相信毒藥終以致死—這意味著穆罕默德是假先知!

即使按照他們自己的標準,若穆罕默德是真先知,那麼安拉最起碼能確保他不會中毒,從而向猶太人提供力證以證明穆罕默德是真先知。例如,將他的遭遇與被毒蛇咬傷的聖徒保羅的遭遇進行對比:

「我們獲救上岸後才知道那島叫馬爾他。島上的居民對我們很友善。當時因下雨,天氣又冷,他們就生火,接待我們。保羅撿來了一把柴,放在火中。有一條毒蛇受不住熱,鑽了出來,纏住他的手。島上的人看見那條蛇懸在保羅手上,彼此說:『這個人一定是殺人犯,雖然從海裡被救了上來,天理還是不容他活著。』可是保羅把那條蛇抖在火裡,自己沒受絲毫傷害。大家等著要看他的手腫起來,或是突然仆倒死去;可是等了好久,看不出他有什麼異樣,就改變念頭,說:『他是神明!』」(使者行傳28:1—6)

保羅神蹟的康復導致人們錯誤地認為他是神!雖然他不是神,但神蹟的介入證明了保羅是真神的使者。安拉本可以為他的使者做類似的事情,但他沒有!從而確定了不信教者對穆罕默德先知合法性的懷疑。

這篇文章翻譯自Sam Shamoun的在線文章「Muhammad and Poison」

https://answeringislam.org/Shamoun/muhammad_poison.htm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