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讓什葉派穆斯林改變他們的受害情結

巴薩姆·邁克爾·曼迪尼(Bassam Michael Madany)

2016年9月14日

改革派/自由派在線雜誌「Al-Awan」(Kairos,意為時刻 [i])2016年9月6日發表了一篇慷慨激昂的文章,由一位阿拉伯學者寫給在他們家鄉的什葉派穆斯林,懇求他們作出改變並停止緊緊抓住陳年不變的「受害情結」。

在我分享這篇發人深省的譯文之前,我覺得有必要提一些關於伊斯蘭世界教派分裂激化的史實。讓我們回顧伊斯蘭的初期。這會揭示穆斯林中最早的分歧實際上與宗教主題無關。分歧是政治性的,與治理的問題有關。

穆罕默德成功地戰勝麥加的敵人是在公元630年。他以先知和統治者的身份凱旋回到麥地那。公元632年6月,他病得很厲害,沒有安排任何人繼任國家元首的位置就死了。

當時穆罕默德的表弟和女婿阿里(Ali)正忙著為先知的葬禮做準備,聖伴薩哈巴們(Sahaba,穆斯林內部領袖)在阿布·伯克爾(Abu Bakr)-阿伊莎(Aisha)[ii]的父親,一個有勢力的軍事領袖-的領導下聚集。他們想出了被稱為哈里發帝國(Caliphate)的治理體系;阿布·伯克爾成為第一任哈里發。就在公元634年阿布·伯克爾去世的當天,戰爭英雄歐麥爾(Umar)繼承了他的地位。在他統治下的伊斯蘭帝國疾速擴張到征服巴勒斯坦、敘利亞、美索不達米亞和波斯。公元644年當歐麥爾被暗殺後;他的繼任者是奧斯曼('Uthman),他一直出任哈里發到公元656年他被暗殺之時。歐麥爾和奧斯曼都來自古萊什部落,而不是穆罕默德和阿里所出的希沙姆氏族。事實上,奧斯曼所出的倭馬亞氏族曾是穆罕默德的一個勁敵,在一定程度上,他們是公元622年穆罕默德決定動身去麥地那的原因!

在公元632到656年之間,哈里發一個一個更替,還算順利。到了阿里接替奧斯曼出任哈里發時,他面臨了許多對手。阿伊莎加入反對派集團。穆阿威亞(Mu’awiya)是敘利亞總督和奧斯曼的親戚,他帶頭造反,聲稱阿里與奧斯曼的謀殺有關。

阿里和穆阿威亞之間爆發了內戰;雖然阿里勝算遠遠大於他的對手,雙方還是採納了建議接受調停。公元661年,阿里的一些支持者叛亂並殺了他。他們被稱為哈瓦利吉派(Khawarej)。

這奠定了穆阿威亞的勝利!他在公元661年出任哈里發,從麥地那遷都到敘利亞大馬士革。哈里發帝國就此成為王朝模式,被稱為倭馬亞王朝一直持續到公元750年。

阿里從法蒂瑪(Fatima)生的兩個兒子是哈桑(Hassan)和侯賽因(Hussein)。哈桑表現出政治冷感;侯賽因繼承了他父親的領導事業。加入他的穆斯林被稱為「什葉派阿里」,即阿里黨;後來這個詞被縮寫成「什葉派(Shi’ite)」。於倭馬亞王朝聯盟的穆斯林聲稱他們是真正追隨先知腳步的人;在阿拉伯語中這個詞是「Sunnat al-Nabi」。他們被稱為遜尼派(Sunnis),在過去1400年間是穆斯林中的多數派。

在穆罕默德死後的30年內,伊斯蘭黨派爭端中有三足鼎立:遜尼派、什葉派和哈瓦利吉派!後者因他們反對其他穆斯林的罪行而臭名昭著。漸漸地,他們被歷史淡忘;哈瓦利吉這個詞成為了伊斯蘭世界內扣在不同政見黨派頭上的一個貶義詞!

歷史上的大部分時間,遜尼派攬著國家大權,而什葉派維持作為反對黨,轉入地下。公元680年(伊斯蘭曆61年)倭馬亞王朝創始人去世,他的兒子耶齊德(Yazid)繼位。在伊拉克庫法(Kufa)的人並沒有效忠新的哈里發,而是寫信給侯賽因向他宣誓效忠並尋求幫助。

不幸的是,對侯賽因而言,一小群追隨者遠比不上耶齊德的大軍。侯賽因與他的家人及大多數支持者死在了卡爾巴拉(Karbala)的戰場上。

那場悲劇被稱為阿舒拉節(Ashura),公元680年10月10日,根據伊斯蘭曆,這一天對應穆哈蘭姆月(Muharram)的第十天。阿舒拉一詞源自阿拉伯語'Ashrah,意思是十。

我相信這些背景知識有助於讀者理解一名阿拉伯學者在2016年9月寫給什葉派的文章,「停止緊緊抓住陳年不變的『受害情結』」。

以下是對阿拉伯語文章的總結︰

「什葉派建立在兩個基礎上:飽受受害情結之苦和尋求公正。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基本原則已經深入骨髓並愈加突出。這場悲劇演變成一場災難,伴隨著不可承受之重。由此產生的悲傷化成一種超越時間和空間的愁緒。」

「凡什葉派穆斯林生活的地方都已成為卡爾巴拉,現在所有時間都是阿舒拉節。信徒的主要目的已經變成了哀悼這一歷史事件,並將其轉換成一個必須被實體化和譴責的當代事件。

一位什葉派權威已宣佈,即使在天堂,他們仍然會哀悼侯賽因!

此外,要求公正已變成強烈地要求報復。它已成為夢想的來源,帶著贊同和要求伸張正義的期許。這強大的動機繼而被傳遞給一代又一代。

什葉派末世論有這些特點:當第十二任伊瑪目再來時,阿里和他的兒子會隨他一起來,還有他們的敵人會復活,是為了他們應得的公正報應!

因此,什葉派的夢想不是尋求公正,而是荒謬的仇殺。例如,阿伊莎-穆罕默德的年輕妻子,阿里哈里發帝國的一個敵人-會當眾受鞭刑;阿布·伯克爾和歐麥爾將釘在十字架上燒死!

描述如此恐怖酷刑的什葉派故事將超越但丁在神曲中寫到的煉獄!

若有一天什葉派超越那已成為他們敬拜核心的傳統,接受一種寬恕與和諧的體系,那會是多美妙的一天啊!」

此文作者現居德國北萊茵威斯特法倫伊瑟隆(Iserlohn)。

結語

我翻譯這篇文章的目的是其對在中東地區和整個世界現狀的現實意義。遜尼派和什葉派穆斯林之間未解決的敵意和對抗為當今世界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難題。

就個人而言,作為一個黎凡特地區的基督徒,解決「什葉派/遜尼派分歧」已經對我青春歲月的故土造成了可怕的後果。敘利亞的內戰已經到了第五年,便是這種敵對關係的明顯例證。

2011年3月,敘利亞的遜尼派興起反抗什葉派分支阿薩德王朝的數十年獨裁統治。若沒有伊朗以及黎巴嫩代理人什葉派真主黨的協助,該政權已經垮台。數以百萬計的敘利亞人,其中有遜尼派穆斯林和基督徒,不得不遷到鄰近的國家;有一些試圖登陸歐洲大陸!

在鄰國伊拉克,美國入侵後帶來的混亂最終演變成了遜尼派和什葉派之間無休止的團鬥。這為Da'esh(伊斯蘭國[iii])的崛起提供了契機。遜尼派哈里發帝國的重生在摩蘇爾大清真寺正式被公佈,當時阿布·伯克爾·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宣佈親自出任哈里發,他選擇了公元632年伊斯蘭國領袖第一任哈里發的名字。

其餘的是歷史。在摩蘇爾的基督徒總數大約十萬,他們不得不離開家園,到別處尋找落腳之地。哈里發帝國領土擴張到敘利亞,拉卡城(Raqqa)成為伊斯蘭國的首都。

Da’esh崛起的反響已經衝擊了整個世界。想想2016年發生在奧蘭多和尼斯那些恐怖屠殺,我們認識到這場運動已經無處不在,不至全球性聖戰不甘休!

阿拉伯語文章URL:

http://www.alawan.org/%D8%A7%D9%84%D8%AE%D8%B7%D9%88%D8%A9-%D8%A7%D9%84%D9%91%D9%8E%D8%AA%D9%8A-%D9%8A%D8%AD%D8%AA%D8%A7%D8%AC%D9%87%D8%A7-%D8%A7%D9%84%D8%AA%D9%91%D9%8E%D8%B4%D9%8A%D9%91%D9%8F%D8%B9.htm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Kairos是一個希臘詞,指為某重要事件完成或實現的某個具體時間;它有別於另一個希臘詞「Chronos」(Xronos),指在一天中某個時間。Kairos對應阿拉伯詞「Awan」(http://www.unashamedofthegospel.org/high-time-shiites-change.cfm

[ii]阿伊莎是穆罕默德的年輕新娘。在伊斯蘭初期,她已成一個有影響力的人物,她對聖訓彙編的來源起到重要的作用。她深度捲入穆斯林初期的爭議中!(http://www.unashamedofthegospel.org/high-time-shiites-change.cfm

[iii]Da'esh是阿拉伯詞的首字母縮寫為「敘利亞和伊拉克的伊斯蘭國」。它對應英文縮寫ISIS(伊斯蘭國)(http://www.unashamedofthegospel.org/high-time-shiites-change.cfm

這篇文章翻譯自Bassam Michael Madany的在線文章「It’s High Time for Shi’ites to Change Their Spirit of Victimhood」

http://www.unashamedofthegospel.org/high-time-shiites-change.cfm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