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基督耶稣 — 比穆罕默德更为优越的救主

前言

整个基督宗教的基础与核心内容乃是建立在耶稣基督与新旧约圣经;同样整个伊斯兰宗教的基础与核心内容乃是建立在先知穆罕默德与他的古兰经。因此任何关乎这两个世界大宗教的比较,都必须是建立在针对耶稣基督与穆罕默德以及针对新旧约圣经与古兰经之间的客观比较。

面对宗教信仰选择,关键问题在乎选择信从耶稣基督与新旧约圣经呢,或者是选择信从穆罕默德与古兰经?这将是个影响一个人整个人生的世界观、目标、价值与意义,以及终极归宿与命运的极严肃选择,宜智之慎之为上!所有基‧伊宗教比较的繁杂课题,都当以此“人与书”为关键切入点处理。近有学者谓应当以耶稣对比古兰经,圣训对比圣经的论点只会混淆大局,自砸双足,毫不足取!

(一)从古兰经看尔撒‧麦西哈(耶稣基督)和穆罕默德

古兰经含有些针对耶稣基督的论述;它更全面展示了穆罕默德的启示、传教与建构伊斯兰的斗争,以及他的行事为人。为此在基‧伊宗教的对话中,以古兰经为切入点看伊斯兰的耶稣和穆罕默德,再从圣经的记录作个比较是恰当的。伊斯兰有句话说:“古兰经即使者/先知[穆罕默德]的生平(Al-Qur’an Siratul Rasul)。”

纵使古兰经宣示了好些否定基督的圣子身份与神性经文〔相关课题的辩证在本书第七至十章已有所交代〕,然而单从祂在古兰经被尊崇为圣先知身份角度剖析,并以此与古兰经/伊斯兰中的穆罕默德作个比较,将显示古兰经里头的耶稣基督其实在各方面都远远的比伊斯兰先知穆氏更为优越!相关论点如下:

(1)耶稣基督更优越的美名

a. 先知(Nabi)/使者(Rasul):古兰经称耶稣为先知、使者。穆罕默德拥有的尊称,耶稣基督也有。尊称不单用来确认一个人,也显示相关人物的身份与地位。按古兰经,主耶稣拥有上帝所差遣与使用的圣先知与使者的各等名堂、身份与地位。古兰经称耶稣为“麦西哈‧尔撒”(al-Masih Isa),简称“尔撒”(Isa),“al-Masih”意思指弥赛亚/基督(The Messiah)。耶稣基督的尊名被列在显赫的先知与使者名目中。

古兰经2:87,“我确已把经典赏赐穆萨,并在他之后继续派遣许多使者,我把许多明证赏赐给麦尔彦之子尔撒,并以玄灵扶助他......” 古2:136,“你们说:我们信我们所受的启示,与易卜拉欣、易司马仪、易司哈格、叶尔孤白和各支派所受的启示,与穆萨和尔撒受赐的经典,与众先知受主所赐的经典......”

古兰经2:253,“这些使者,我使他们的品格互相超越;他们中有真主曾和他们说话的,有真主提升他若干等级的。我曾以许多明证赏赐麦尔彦之子尔撤,并且以玄灵扶助他......” 古19:30,“那婴儿说:我确是真主的仆人,他要把经典赏赐我,要使我做先知。” 耶稣生为婴孩时不单已确知自己先知身份,并且对此作出宣告,而穆氏乃四十岁才“蒙召”。按伊教最受崇尊的先知/使者有亚当、挪亚、亚伯拉罕、摩西、耶稣和穆氏。但下列b至f名堂可说是耶稣基督所专有,显示基督身份的独特与优越性。

b. “麦尔彦/马利亚之子(Isa ibn Maryam)”:在古兰经耶稣名字共出现25次,其中有23次称祂为麦尔彦之子尔撒〔和合本旧约译为米利暗,新约译为马利亚〕。古兰经提述“尔撒”名字之处有 — 古2:87、136、253;3:45、52、55、59、84;4:157、163、171;5:46、78、110、112、114、116;9:31;19:34;33:7;42:13;43:63;57:27;61:6、14。除了上述直接提名的25次,若加上间接与祂相关的经文则共有187次!另一方面,穆罕默德名字在古兰经只出现四次(3:144;33:40;47:2;48:29);第五次在古61:6称之为“艾哈默德”(Ahmad)。[]

“麦尔彦/马利亚之子”的称谓(见上;引古2:87、253;5:75等经文)显示耶稣与一般先知与使者不同的来源与身份,即祂乃是单由女人而出,而非如同一般人由男女结合而生,惯常称之为“某某男人之子”。

亚当的产生是独特的〔所谓“无男无女上帝造”,意指他是在尚无男人女人之先由上帝特别创造〕,夏娃的产生也甚独特〔“有男无女从亚当出”,意指她乃直接从头一个男人亚当的肋骨创造出来〕,耶稣也是很独特的〔“有女无男从麦尔彦/马利亚出”,意指祂乃在男人之外直接从童贞女马利亚降生〕。上述的产生都彰显真主的独特作为以及相关者的独特身分;当然基督的独特性还可加上“道成肉身”。比较之下,伊斯兰先知阿卜杜拉之子穆罕默德(Muhammad ibn Abdullah)乃与常人一样由男女结合诞生。

c. “麦西哈‧尔撒(al-Masih Isa)”:古兰经共有11次称耶稣为“麦西哈”(意即“弥赛亚/基督”;参 3:45;4:157、171-172;5:17、72、75;9:30-31)。古3:45,“当时,天神说:麦尔彦啊!真主的确把从他发出的一句话向你报喜。他的名子是麦尔彦之子麦西哈‧尔撒,在今世和后世都是有面子的......” 古4:171,“信奉天经的人啊!......麦西哈‧尔撒 ― 麦尔彦之子,只是真主的使者,只是他授予麦尔彦的一句话,只是从他发出的精神。” 可惜穆民昧于也否定“弥赛亚”这尊称的真正涵义,即“上帝所恩膏赐给全人类的独特救赎主与君王”,而只把祂当真主膏抹或触摸过的一位先知。

d. “阿拉之语(Kalima Allah)”:古兰经3:39、45;4:171;19:34等经文称耶稣为“阿拉之语”、“真理之言”。古3:39,“正当宰凯里雅站在内殿祈祷的时候,天神喊叫他说:真主以叶哈雅向你报喜,他要证实从真主发出的一句话,要长成尊贵的、克己的人......” 古3:45,“当时,天神说:麦尔彦啊!真主的确把从他发出的一句话(a word from Him)向你报喜。他的名子是麦尔彦之子麦西哈‧尔撒......”

古兰经4:171,“......麦西哈‧尔撒 ― 麦尔彦之子,只是真主的使者,只是他授予麦尔彦的一句话(kalimatulah),只是从他发出的精神......” 古19:34,“这是麦尔彦的儿子尔撒,这是你们所争论的“真理之言”(qaola haqq • word of truth)。” 穆斯林说按古兰经,耶稣乃是由“阿拉的一句话”所产生,意思就如亚当也是由阿拉的一句话所造成的(古3:59),而否定祂是圣经所启示阿拉先存、永恒有位格的“话”之“道成肉身”。

e. “阿拉之灵(Ruh Allah)”:古兰经称耶稣是“阿拉之灵”。古4:171,“......麦西哈‧尔撒 ―麦尔彦之子,只是真主的使者,只是他授予麦尔彦的一句话,只是从他发出的精神〔ruh  • 灵;可惜被译为‘精神’〕”。古21:91,“[你应当叙述]那保持贞操的女子,我把我的精神(ruh)吹入她的体内,我曾以她的儿子为世人的一个迹象。” 古66:12,“真主又以仪姆兰的女儿麦尔彦为信道的人们的模范,她曾保守贞操,但我以我的精神(ruh)吹入她的身内,她信她的主的言辞和天经,她是一个服从的人。”

古兰经有四次提到圣灵(Roh Qudus),其中有三次直接说耶稣一生都获得圣灵扶助(古2:87;2:253;5:110)〔马坚汉译之为“玄灵” 〕。另一次说圣灵从真主处赐下经典,包括赐给耶稣和穆罕默德者(古16:102)。古兰经58:22说敬虔的信众也得到圣灵帮助。

但按古兰经21:91和66:12,耶稣乃是从阿拉吹入麦尔彦体内的灵或气(ruh)而受孕成胎,因此阿拉的“话”与“灵”乃是从耶稣成胎时刻就内住在祂里头,祂也因此领受了“阿拉的话”与“阿拉的灵”尊名。古兰经没说明阿拉的“灵”或“气”与圣灵之间关系。可惜伊教又认为所谓的“圣灵”不过是天使长加百列/吉卜利勒或某大天使。无论如何,其他先知〔包括先知穆氏〕的诞生从未见得与圣灵/阿拉的灵或气有那么密切关系;这一点也显明耶稣基督比较其他先知更为优越之处。

f. 古兰经也称耶稣是阿拉给世人的“迹象/预兆/奇迹”(Ayatullah):按古兰经19:21,耶稣乃是阿拉给人类的一个迹象、预兆或奇迹 ― “事实是像这样的,你的主说......我要以他为世人的迹象(aya),为从我发出的恩惠(rahma)。” 古21:91,“......我把我的精神吹入她的体内,我曾以她的儿子为世人的一个迹象。” 耶稣也将是复活时刻的迹象/预兆:古43:61,“他确是复活时的预兆,你切莫怀疑它,你应当顺从我,这是正路。” 意思是说,上帝以耶稣为祂施恩给人类的记号,也是末日复活时刻来临的记号。

但按原文古43:61并没有“迹象”(aya)字眼,而只是说“祂”〔或“它”,指耶稣〕是末时的“知识”(elm • knowledge),但一般的穆斯林释经学者都把“迹象”的涵义“读进去”,而称谓耶稣将是“末日知识的迹象”,彰显耶稣在末日扮演的角色。原文直译为Pickthall: “Verily there is knowledge of the Hour”;Arberry: “It is knowledge of the Hour”;Droge: “Surely it is indeed knowledge for the Hour”。以上是西方学者的直译。

以下是穆斯林学者的翻译;Yusuf Ali: “And [Jesus] shall be a sign [for the coming of] the Hour.”;Mohsin Khan: “And he [Iesa (Jesus), Son of Maryam (Mary)] shall be a known sign for [for the coming of] the Hour (Day of Resurrection)”;Sahih International: “And indeed, Jesus will be [a sign for] knowledge of the hour”。注意:Y. Ali 和 M. Khan 的译文甚至没把原文的“elm • 知识”表达出来,马坚也没有。无论如何,穆斯林学者的译文一般上都反映他们接受耶稣将成为末日来临的迹象。一般的解释是当耶稣在末世显现时,这便是标志着末日已临到的迹象。

伊朗1979年的伊斯兰革命领袖柯梅尼大教长(1902-1989)的伊斯兰名堂叫“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含义为“阿拉的迹象‧阿拉的灵‧柯梅尼”;“柯梅尼”是他生长小镇的名称〕。显然按古兰经阿拉自己给了耶稣基督许多崇高与密切的尊称,包括上述“阿拉的话”、“阿拉的灵”、“麦西哈/弥赛亚”、“末日迹象”,都是先知穆氏所未曾有的。柯梅尼的大名堂乃是自取或人给的。这点也明确显明耶稣基督的独特性。

g. 此外古兰经还有其他对耶稣的表述。如古43:59,阿拉“......以他为以色列后裔的示范/模范(mathal)。” 祂是在今生来世都有尊荣/“有面子的”(wajih),是真主“所亲近的”(minal-Muqarrabin;古3:45)。祂是个“善人”,或说“正直人”(minal-Salihin;古3:46)。他是“有福的”(Mubarak;古19:31),也是“见证人”(Shahid;古4:159;5:117)等等。耶稣种种的名称描述,都彰显了祂超越的真善美圣属性。

(2)耶稣基督更优越的降生

古兰经记载耶稣受孕与诞生经过如下:古19:16-22,“16你应当在这部经典里提及麦尔彦,当日她离开了家属而到东边一个地方。17她用一个帷幕遮蔽着,不让人们看见她。我使我的精神到她面前,他就对她显现成一个身材匀称的人。18她说:‘我的确求庇于至仁主,免遭你的侵犯,如果你是敬畏的。’”

“19他说:‘我只是你的主的使者,我来给你一个纯洁的儿子。’ 20她说:‘任何人没有接触过我,我又不是失节的,我怎么会有儿子呢?’ 21他说:‘事实是像这样的,你的主说:这对于我是容易的。我要以他为世人的迹象,为从我发出的恩惠,这是已经判决的事情。’ 22她就怀了孕,于是她退避到一个僻远的地方。” 按古兰天使向马利亚报喜讯是在离家东边的一个遮蔽角落。她乃童贞女,怀孕过后也就在那偏僻地点诞生耶稣。

至于童贞女麦尔彦/马利亚是“如何”怀了孕呢?参阅上一段论述耶稣尊名时已有所提者,看来应该是天使在向马利亚报喜讯之后,阿拉把祂的一语(kalimah)投在她身上,同时把祂的灵(ruh)吹进她体内,就这样麦尔彦乃感孕怀胎生下耶稣。古兰的圣诞故事多处违背圣经,但其中有一要点是确定的,即耶稣非同常人,乃是奇特受孕,由童贞女马利亚所生。

按照古兰经与伊斯兰传统,耶稣的生母麦尓彦在女人中也是最崇尊、纯洁的典范(参 古66:12)。在古3:42天使说:“麦尔彦啊!真主确已拣选你,使你纯洁,使你超越全世界的妇女。” 她是整本古兰经所提到唯一有名字的女人,第十九章甚至以她的名字命名。另一方先知穆氏的母亲与穆氏本身的受孕、诞生则与常人完全一样。比较之下,主耶稣显然展示了更优越的降生。

(3)耶稣更优越的生命与品德

按照古兰经,全世界最尊贵、纯洁的女人生下了全世界最尊贵、纯洁的婴儿。古19:19,“他说:我只是你的主的使者,我来给你一个纯洁的儿子。” 古3:46,“他在摇篮里在壮年时都要对人说话,他将来是一个善人。” 天使向麦尔彦报讯说将诞生的是个“纯洁的儿子”,将是一个“善人”。

婴儿耶稣不单是纯洁的,也是全智的。祂一生下来就会跟人讲话,并预告自己一生将会如何领受启示、服事真主、孝敬母亲、惠益他人,而祂也就是人们所争论的“真理之言”;记载于下:古19:27-34,“27她抱着婴儿来见她的族人,他们说:‘麦尔彦啊!你确已做了一件奇事。28哈伦的妹妹啊!你父亲不是缺德的,你母亲不是失节的。’ 29她就指一指那个婴儿,他们说:‘我们怎能对摇篮里的婴儿说话呢?’”

“30那婴儿说:‘我确是真主的仆人,他要把经典赏赐我,要使我做先知,31要使我无论在那里都是有福的,并且嘱咐我,只要活着就要谨守拜功,完纳天课,32 [他使我]孝敬我的母亲,他没有使我做霸道的、薄命的人。33我在出生日、死亡日、复活日,都享受和平。’ 34这是麦尔彦的儿子尔撒,这是你们所争论的真理之言。”

〔上段经文有两点值得注意:a. 注意第28节称马利亚为哈伦/亚伦的妹妹,穆氏显然是把新约耶稣的母亲马利亚与旧约亚伦的妹妹米利暗混淆在一起了,犹如有人把新约的扫罗/保罗与旧约的扫罗王混淆在一起!b. 19:32说耶稣“孝敬祂的母亲”;针对那些引用约翰福音2:4节指耶稣称祂母亲为“妇人”而批判耶稣不孝敬者,这经文是最佳回应。〕

另一方面,按伊教传言穆氏幼时有次在跟同伴玩耍时候有天使前来给他“开心/开胸洗垢”,也除去心里“重担/罪担”(burden • wizr);据说这“手术”乃是为他长大后作先知铺路。古兰经94:1-3,“1难道我没有为你而开拓你的胸襟吗?2我卸下了你的重任3即使你的背担负过重的。” 第2-3节的“重担 • wizr”可指“罪担”(参 6:164;17:15;53:38)。名释经学者伊本‧凯西尔引用古48:2以穆氏之前与之后所犯的罪来注解94:2-3的重担/罪担。[] 马坚译之为“重任”似乎是护教避嫌。

据说另一次的“洗心”行动是在麦加后期的夜游与登霄(Israa’wal Mi’raaj)之前。但现代许多穆斯林护教士会把这经文解为开拓先知的能量与视野而无关洗垢或除去罪担。无论如何,按古93:7,“他曾发现你徘徊歧途(dalal),而把你引入正路。” 穆氏曾经是“徘徊歧途”〔迷误〕;相关用词dalal就如古1:7节所控诉基督教徒的字眼。

按古兰经明文所记,穆氏不单曾误入歧途且犯有许多罪过以致阿拉一再提示要他认罪求饶。古兰经40:55,“故你当坚忍,真主的应许,确是真实的。你应当为你的‘过失’〔dhan ;时子周译:罪〕而求饶,你应当朝夕赞颂你的主。” 古47:19,“你应当知道,除真主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你应当为你的“过失”〔dhan;时子周译:罪〕而求饶,并应当为众信士和众信女而求饶。真主是全知你们的活动和归宿的。”

又古兰经48:1-2,“我确已赏赐你一种明显的胜利,2以便真主赦宥你已往的和将来的过失〔同样是 dhan:罪〕,并完成他对你的恩典,且昭示你一条正路。” 阿语“dhan”确实是指罪恶而非“过失”而已(另参 古4:105-107;80:1-10等)。

按权威圣训,穆氏坦承他常在一日内上百次为自己向真主求饶(dua istighfar / astaghfirullah),也鼓励信士照样做。[] 身为人者向真主求饶恕是必须也是美事,但耶稣基督终生圣洁无瑕,因此无此需要。不单圣经这么为耶稣作证,古兰经也是这样启示(古3:45-46;19:19等)。也因为如此,耶稣基督反而有权柄给人赦罪(可2:1-12)。比较伊教先知穆氏,主耶稣显然是彰显了更优越的生命与品德。

(4)耶稣基督更优越的启示

按照古兰经,耶稣乃是直接从阿拉领受了全备的启示。古3:48,“他〔阿拉〕要教他书法和智慧,《讨拉特》和《引支勒》。” 显然阿拉不需藉着任何中介,乃是直接教导耶稣。耶稣也不需向任何人学习,乃是刚诞生下来就会讲话且晓得安慰和指示祂妈妈当如何照顾自己。

古19:22-26,“22她就怀了孕,于是她退避到一个僻远的地方。23阵痛迫使她来到一棵椰枣树旁,她说:‘啊!但愿我以前死了,而且已变成被人遗忘的东西。’ 24椰枣树下有声音喊叫她说:‘你不要忧愁,你的主已在你的下面造化了一条溪水。25你向着你的方向摇撼椰枣树,就有新鲜的、成熟的椰枣纷纷落在你的面前。26你吃吧,你喝吧,你愉快吧......’” 显然在伊教所谓的124,000使者与先知中,耶稣乃是无与伦比!

另一方面,按伊斯兰的故事,穆罕默德乃是透过天使领受阿拉的启示,其过程常经历很大的痛苦,天使跟他初次的相遇几乎吓死他;他害怕自己是被鬼附!穆斯林也一再强调,先知穆氏始终是个文盲。或许可问:阿拉即然立穆氏为使者,为何不也教他“书法”如教导耶稣一样?按古兰经耶稣是一诞生即蒙阿拉教导。比较之下,耶稣显然领受了更优越的启示。

(5)耶稣基督更优越的神迹

古兰经没记载穆罕默德行什么神迹奇事,却记载主耶稣行了好多神迹奇事。

古兰经5:110,“那时,真主将说,麦尔彦之子尔撒啊!你当记忆我所赐你和你母亲的恩典。当时,我曾以玄灵〔圣灵〕扶助你,你在摇篮里,在壮年时,对人说话。当时,我曾教你书法、智慧、《讨拉特》和《引支勒》。当时,你奉我的命令,用泥捏一只像鸟样的东西,你吹气在里面,它就奉我的命令而飞动。你曾奉我的命令而治疗天然盲和大麻风。你又奉我的命令而使死人复活。当时,我曾阻止以色列的后裔伤害你。当时,你曾昭示他们许多迹象,他们中不信道的人说:‘这只是明显的魔术。’” 〔注意本节经文中真主阿拉、圣灵与耶稣三合一的行动。〕

古3:49-50,“49他要使他去教化以色列的后裔。[尔撒说]:我确已把你们的主所降示一种迹象,带来给你们了。我必定为你们用泥做一个像鸟样的东西,我吹口气在里面,它就奉真主的命令而飞动。我奉真主的命令,能医治天然盲、大麻风,又能使死者复活,又能把你们所吃的和你们储藏在家里的食物告诉你们......50 [我奉命来]证实在我之前降示的《讨拉特》,并为你们解除一部分禁令。我已昭示你们从真主发出的一种迹象,故你们应当敬畏真主,应当服从我。”

注意:上述第50节经文显示,阿拉给予耶稣权柄“解除摩西律法书中的一部分禁令”。另一方面,古兰经从未启示阿拉也曾给予穆氏有改变先前先知任何诫命的权柄。伊斯兰一再重申它所传承的乃是从阿丹/亚当开始至易卜拉欣/亚伯拉罕与穆萨/摩西,至尔撒/耶稣以至于穆罕默德的宗教,强调穆氏的使命不是标新立异,乃是为“印证/证实”古代传承下来的信仰。但客观比较,旧约穆萨的信仰几乎都被他颠覆或抛弃了〔如古代圣殿的流血赎罪祭祀、安息日条规、偷窃刑事法等〕!

按古兰经,若宗教条规有需改革,阿拉已启示且授权耶稣这么作 — “并为你们解除一部分禁令”(古3:50);阿拉也藉耶稣基督行了许多神迹印证耶稣的确有这权柄与能力。来到新约时代,耶稣基督果然把旧约的律法条规更新了,藉圣灵把上帝的话“内涵化”在人心里,也以祂自己十字架的血祭取代了旧约的整个祭祀制度。但来到穆罕默德,他只是凭着口讲,加上挥动利剑,就把过去整个犹太教与基督教的信仰体制推翻,以自己的一套取代,到底穆氏凭什么权柄这么作?!

上述经文所提耶稣所行的诸多神迹,除了传袭自圣经,还列入了基督宗教判为伪经的一些神话故事,如耶稣用泥捏成一个像鸟的东西,向它吹一口气,它即活化飞动。此外还有耶稣曾回应门徒要求,从天上降下筵席的故事,真是令识者读来不知所云。经文如下:

古兰经5:112-115,“112当时,众门徒说:‘麦尔彦之子尔撒啊,你的主能从天上降筵席给我们吗﹖’ 他说:‘你们当敬畏真主,如果你们是信士的话。’ 113他们说:‘我们想吃筵席,而内心安静,并且知道你对我们说的,确是实话,而我们将为你的使命作见证。’ 114麦尔彦之子尔撒说:‘真主啊!我们的主啊!求你从天上降筵席给我们,以便我们先辈和后辈都以降筵之日为节日,并以筵席为你所降示的迹象。求你以给养赏赐我们,你是最善于供给的。’ 115真主说:‘我必定把筵席降给你们。此后,你们中谁不信道,我要用一种绝不用于惩治全世界任何人的刑罚来惩治谁。’”

上述“神迹”可能是来自穆罕默德对五饼二鱼和/或使徒行传10:9-16彼得的异象或对圣餐的误解,也可能是他混淆视听;但它竟然成为古兰经的神圣启示。当有人挑战穆氏要他行些神迹以印证他的先知身份,他只能说人心顽梗,行神迹也没有用(参古21:1-10;17:59等经文)。有些穆斯林指称古兰经54:1-2所谓的月亮“破裂/劈开”是穆氏所行神迹,但这明显是瞎说,因按下文它乃指末日的一个预兆。

为此穆罕默德与穆斯林只能说涵盖永恒真理且言辞精美绝伦的古兰经就是阿拉给先知穆氏的神迹。关于古兰经的内容与文学评估,另有专题论述,不在此赘述。比较之下,主耶稣显然展示了更优越且具权威性的神迹。其实按古兰经,耶稣的诞生、生命、末日再来都是阿拉给人类的迹象/神迹!

(6)耶稣基督更优越的使命

按古兰经,穆罕默德原先的使命乃是向自己阿拉伯族人传递信仰,犹如古代有摩西向以色列人传递信仰。古兰经42:7,“我这样启示你一本阿拉伯文的古兰经,以便你警告首邑及其四周的居民,以便你预告毫无疑义的集合日。一部分人将在乐园中,一部分人将在烈火中。” 古46:12,“在它之前,有穆萨的经典,做世人的准绳和恩惠。这是一本阿拉伯文的经典,能证实以前的天经,以便它警告不义的人们,并做行善者的佳音。”

古兰经14:4,“我不派遣一个使者则已,但派遣的时候,总是以他的宗族的语言〔降示经典〕,以便他为他们阐明正道......”(另参 古43:3)先知穆氏早期的愿望显然是要把摩西给以色列人的信仰以阿拉伯文传递给他族人。差派穆氏向“全人类”传递信息的有关经文,是伊斯兰拓张后才降下的。古34:28,“我只派遣你为全人类的报喜者和警告者,但世人大半不知道。”

古兰经33:40称穆罕默德为“众先知的封印”(khatam an-Nabiyyan • seal of the prophets):“穆罕默德不是你们中任何男人的父亲,而是真主的使者,和众先知的封印......” 据说穆氏背部长个胎痣;穆斯林说那是先知的“印记”。但到底是否有这个东西,或到底那是个什么东西?胎痣?肉瘤?......天晓得!经文也没对这称谓作个解释。最合宜解释乃指穆氏领受古兰是为“印证/证实”古代众先知之信息(参 古3:3;5:48、157等),但一般穆斯林把它解为穆氏是阿拉给全人类的“终结性”先知。

按古兰经3:49-50,耶稣基督的使命则是:“49他要使他去教化以色列的后裔。[尔撒说]:我确已把你们的主所降示的一种迹象,带来给你们了......〔经文接着列出耶稣所行的各种神迹。〕50 [我奉命来]证实在我之前降示的《讨拉特》,并为你们解除一部分禁令。我已昭示你们从真主发出的一种迹象,故你们应当敬畏真主,应当服从我。” 第52节讲述众门徒在耶稣的使命中给祂帮助:“我们为真主而协助你,我们已确信真主......”

穆斯林常引用上述3:49节,套上马太福音10:5-6经文:“5耶稣差这十二个人去,吩咐他们说,外邦人的路,你们不要走。撒玛利亚人的城,你们不要进。6宁可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 即断言谓,耶稣的“引支勒”(福音)只是给犹太人而伊斯兰才是为全人类;他们对马太福音28:18-20复活的主命令门徒把福音传给万邦,使万民作主门徒的大使命则装聋作哑,极不公平!就事论事,原始新约经卷乃是以当代“世界语”希腊文著述这历史事实即展现了福音普世性的本质。

其实从古兰经所宣示麦西哈‧尔撒/耶稣乃是“阿拉的灵”、“阿拉的话”,是“麦西哈/弥赛亚”、是真主给“世人”的迹象/神迹与恩惠,也是“末日”的迹象/神迹等描述,都显示基督的使命乃是为“世人/全人类”,而不限于古代以色列人。按古兰经,不单耶稣有阿拉的直接启示传授经典,祂的门徒也承受启示;古5:111,“当时,我启示(wahyu)众门徒说:‘你们当信仰我和我的使者。’ 他们说:‘我们已信仰了......’” 古57:27针对耶稣与门徒说,“......我又继续派遣麦尔彦之子尔撒,我赏赐他《引支勒》,我使他的信徒们心怀仁爱和慈悯......” 可见耶稣的使命乃藉着门徒世代传承。

又根据古兰经5:82,“你必定发现,对于信道者仇恨深的是犹太教徒和以物配主的人;你必定发现,对于信道者亲近的是自称基督教徒的人;因为他们当中有许多牧师和僧侣,还因为他们不自大。” 耶稣门徒固然有诸多软弱失败,然而上述古兰经文也显示了他们当中的美善。摊开视野,若把耶稣与门徒摆一边,把穆罕默德和其弟子〔包括其中圣战等伦理表现〕摆另一边作个客观比较,结论肯定是耶稣与门徒展现了更为优越的使命。

何况古兰经5:46-47说,“46我在众使者之后续派麦尔彦之子尔撒以证实在他之前的《讨拉特》,并赏赐他《引支勒》,其中有向导和光明,能证实在他之前的《讨拉特》,并作敬畏者的向导和劝谏。47信奉《引支勒》的人,当依真主在《引支勒》中所降示的律例而判决。凡不依真主所降示的经典而判决的人,都是犯罪的。” 当特别注意第47节,真主的命定乃是要基督门徒“依真主在《引支勒》中所降示的律例而判决”,否则就是犯罪!因此按古兰的谕令,既使伊斯兰是真的,基督门徒也没有理由改教!

(7)耶稣基督更优越的终局

有古兰经文似乎宣称耶稣未被钉死,说祂乃是被直接提升到天上真主那里。古4:157-158,“又因为他们说:‘我们确已杀死麦尔彦之子麦西哈‧尔撒,真主的使者。’ 他们没有杀死他,也没有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但他们不明白这件事的真相。为尔撒而争论的人,对于他的被杀害,确是在迷惑之中。他们对于这件事,毫无认识,不过根据猜想罢了。他们没能确实地杀死他。158不然,真主已把他擢升到自己那里。真主是万能的,是至睿的。”

但又有经文提到耶稣的死;古3:55,“当时,真主对尔撒说:我必定要使你寿终,要把你擢升到我那里,要为你涤清不信道者的诬蔑,要使信仰你的人,在不信仰你的人之上,直到复活日......” 古19:33,“我在出生日、死亡日、复活日,都享受和平。” 上一段经文说耶稣未被钉死,而是被提擢升到阿拉那里;下一段则讲到祂的“寿终”和“擢升”被提,还有祂的“死亡日”。问题是到底耶稣是否有死?这是古兰经内部混淆、矛盾的一个重点。一般穆斯林尝试解释谓耶稣当年没有被钉死在十字架,而是直接被提升天,然而在末日他要从天降临,届时才将经历死亡与复活。

古兰经也提说基督将是末日/复活日的一个迹象(古43:61),却没进一步的注解。许多穆斯林凭据圣训的一些故事,相信耶稣将是穆斯林在末日的拯救者“马赫迪”(al-Mahdi),将从天降临毁灭要杀害穆民的魔王旦扎里(Dajjal)云云。吊诡的是按伊斯兰在末日显现拯救穆斯林的是耶稣而非穆罕默德!为化解这难堪局面,什叶派乃传言末日的马赫迪是他们的一个神秘教长,然而耶稣也会跟着降临。

另一方面,按伊斯兰穆罕默德的终局与常人一样。他乃于63岁时居家发高烧头疼病死的,据说也是局部性的被毒死,事因他在公元627的海拜尔战役期间,进餐的羊肉被一妇女下毒以至于局部中毒之后遗症。按伊斯兰穆氏死后灵魂尚保留在为死人预备的居间阶段(Barzakh),等待末日的复活。他没有复活,没有被提也不会再来。看来无论如何,根据古兰经的启示与伊斯兰信仰,耶稣的终局显然比穆氏的更蒙真主的恩眷也更有尊荣!

(二)从圣经看耶稣基督与穆罕默德

(1)主耶稣的降生、事工、受死、复活、升天都有古代先知们预言的印证(太1:22,2:5、15,8:14-17;路24:25-27、44-46等);穆罕默德的却都没有。反之,穆氏企图从主耶稣对他的“预告”得到支持(古61:6),但显然是自己捏造出来的说辞,没有圣经的丝毫凭据。穆斯林把关乎基督的预言都套用在穆氏身上,全然是出于无知、牵强、捏造、霸道、自欺欺人。

(2)主耶稣乃是按上帝大能的作为藉圣灵感孕成胎降生,穆氏不是;主耶稣降生时有天使的庆贺和世人的朝拜(太1~2;路1~2),穆氏没有。他乃是与一般普罗大众一样的诞生。

(3)主耶稣是那从太初就有永存的“道/子”,也是与天父上帝共同创造并维系万有〔包括物界、灵界〕的“道/子”(约1:1-3)。祂是“从天上来的”,是“在万有之上”,并且拥有上帝无限量的灵,父上帝也把“万有交在祂手里”(约3:31-35;西1:15-20)。穆氏绝对不是这样。

(4)主耶稣自称为“阿拉法”、“俄梅戛”,是“首先的”、“末后的”,是“初”、也是“终”;祂与耶和华上帝一样是绝对永恒者(启1:17-18,22:12-13;另参 赛44:6,48:12)。穆氏也绝对不是这样。

(5)身为属于父上帝、在祂里面、与祂同在、从祂而来,先存且永恒的“道/子”(the Word/Son of God – in God, with God and from God),耶稣基督乃具有神的本质、本性、本位、本能,因此祂2,000年前的“道成肉身”乃是“以马内利”神成为人,住在人的当中。

道成肉身的基督乃是神性加上人性,两性联合在同一位主耶稣基督里头,因此耶稣基督是神也是人,是“神–人”主耶稣(约1:1-4、14-18;腓2:6-11)。只是在世上为人年日,主耶稣通常乃是自我隐藏与限制祂神性的权能与荣耀光辉;但需要时祂有主权随时加以彰显。穆罕默德绝不是这样,伊斯兰强调他纯粹是性情中人,是阿拉使者。

(6)主耶稣行了许多神迹奇事(可1:31-34等);穆氏没有,也不能。按伊斯兰穆罕默德所呈现于世人面前的唯一神迹〔若把它当神迹的话〕,即他从阿拉领受的古兰天经。穆斯林赞之为精美绝伦,但从事阿语古兰经研究的非穆斯林学者指出这观点具有诸多可争议之处;近年也渐有些穆斯林知识分子坦言古兰经确实有些缺欠之处。相关课题在本书第十六章至二十章另有论述。

(7)主耶稣宣告说人看见了祂,就是看见父;祂在父里面,父在祂里面;并且祂与父乃原为一(约14:9-10,10:30)。主耶稣也宣告说祂本身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只有祂能把人带到父的跟前(约14:6)。穆氏却不是这样。他不认识父,且常祷告祈求真主指示他当行的路(古1:5-7)。

(8)主耶稣的死乃为罪人的“代罚替死”,成为多人的“赎价”。祂所流出宝血有赦罪的功效(可10:45;太26:26-28;彼前2:24),同时主耶稣在祂自己有赦罪的权柄(可2:1-12)。穆氏乃完全相反。他的死间接地示范了“动刀的死于刀下”的应验〔战役中杀了人而被受害者家人下毒的后遗症〕,且自觉有罪而需要常常向真主认罪求饶恕。

(9)主耶稣和天父上帝共同为赐福之源头(参 罗1:7;林前1:3;林后1:2、13:13;加1:3等);祂也可成就人的祷告(约14:13-14)。穆氏不是,也不能。相反的,穆氏要求穆斯林为他祷告祝福,并承诺阿拉将以大福报偿为他祝祷者。这也是穆斯林天天都在作的;在日常五次拜祷的结束,他们习于恳求阿拉赐福予穆氏与他的家人,并赐予他今生来世崇尊的地位。

(10)主耶稣死后第三日荣耀复活,四十日后荣耀升天,接着赐下圣灵,将来还要从天上再来,审判活人死人(林前15:3-5,20-28;帖前4:16-18;启22:12-13)。穆氏死后没有复活,没有荣耀升天,也不会再来。他的骸骨仍然是长埋于沙特阿拉伯麦地那圣先知清真寺陵墓之下,等待末日审判。

(11)主耶稣乃是复活且永活的救主,带领人进到父上帝的面前;跟随祂的,祂为他们代求,并将拯救到底(来7:25)。古兰经没有一处明文谓先知穆氏可藉代求拯救穆斯林;虽有话说若是愿意,真主在末日可容许祂所喜悦的人为人代求,但没有任何古兰经文明说穆罕默德或任何圣人将有效地为其信徒代求/说情(古6:51、70;10:3;19:87;39:44;43:86;53:26)。

(12)圣经说主耶稣拥有天父上帝神性的一切丰盛(西1:19,2:9),并且“祂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是上帝本体的真像,常用祂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祂洗净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来1:3)。因此主耶稣被称为独一救主(徒4:12)、“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提前6:15;启19:16);祂甚至被称为“上帝”(约1:1-2,20:28)。

小结

主耶稣的根源、生命、身份、地位和工作,显然跟穆罕默德有如天地间一般的差异,在本质与本性上全然不同。古兰经对主耶稣的认识是残缺、片面的,只有从圣经才看到主耶稣的全貌与荣耀光辉。即或如此,古兰经中的麦西哈‧尔撒/耶稣基督在方方面面还是比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更为优越。

倘若有人觉得“三位一体”的观念成为信仰的绊脚石,可把这神学名堂暂搁一旁,就以纯真信心认识、接受、跟随新约圣经所展现的这位主耶稣基督为救主与生命的主吧!祂必能拯救到底。古兰经所描绘的,不过是基督的一个扭曲影子或背影。另一方面,圣经虽启示“三位一体”,但也没规定当用此名词。

笔者佩服穆罕默德为一神宗教的斗争〔但非其圣战!〕。从世俗社会/宗教学角度看,先知穆氏显然是个大宗教家,可称之为“先知穆罕默德”,表示尊重他为世上十六七亿穆民的先知 —— 指伊教先知。但从基督信仰来说,我们不能接受他为新旧约圣经道统的先知,他更像是一位篡位者或敌基督。

因此面对正信宗教信仰的选择,慕道者当深思熟虑的基要问题是:伊斯兰的穆罕默德与基督信仰的耶稣基督之间,哪一位更配得信靠、尊崇与追随?谁的生命与信息才真正的值得委身信从,能使人认识真神,恢复与真神的生命联系,从尘土、罪恶与死亡进入荣耀与永恒?基督信仰的答案绝对是“除了耶稣基督,别无拯救。”(徒4:12)“耶稣基督是唯一通天道路、真理与生命,其他都是歧途!”(约14:6)至终宗教外在的成功与辉煌不管用![]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