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如何知道聖經是神的話語?第四部分

舊約聖經考古學(Old Testament Archaeology)

特里-杜根(Teri Dugan)

真理信仰與理性(Truth Faith & Reason)(https://truthfaithandreason.com/author/truthfaithandreason/

基督教護教學(Christian Apologetics)

2022年6月19日

 

MAPS-S

MAPS-S的縮寫給我們關於聖經的默示、無誤和可靠性的證據的簡要。

M=手抄本證據(Manuscript evidence)

A=考古學的證據(Archaeological evidence)

P=預言實現的證據(Evidence from Prophecy fulfillment)

S=基於科學真實性的證據(Evidence based on Scientific authenticity)

S=多個世紀以來得到拯救的生命所提供的證據(Evidence from Saved Lives over the centuries)

 

MAPS-S

考古學:「過去人類生活和活動的物質遺跡進行的科學研究」

-梅里安-韋伯斯特(Miriam Webster)

 

考古學的證據

在考古學中,我們如何確定事物事件的日期?

他們審查發掘的背景,其中包括...

  1. 出土的文物發現的地理區域的範圍
  2. 階層劃分
  3. 歷史參考文獻
  4. 碳測定(和其他測定法)
  5. 硬幣、陶器和其他特定時期的人工手製品

 

關於考古學和聖經的事實:

  • 考古學從挖掘現場發現了硬幣、陶器和雕塑等實物證據,有助於確認古代城市、城堡要塞、人物和事件。
  • 出土的文物直接或間接地支持了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的記載。
  • 由於聖經包含歷史叙述,許多學者和考古學家利用聖經中的參考資料來揭示世俗和聖經歷史中的事件、時間、人物和地點的真相。
  • 迄今為止,已經有超過25,000項考古發掘支持了聖經中的各種記載,包括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的記載。
  • 没有任何有效的考古發現證明與聖經中的記載互相抵觸。
  • 出土的文物例子包括:耶利哥城牆;死海古卷;大衛的建築物和銘傳;各種紀念碑、雕像和銘文;以及一個一世紀的十字架受害者。

 

考古學與聖經有什麼關係?

考古學是一門相對較新穎的科學,直到公元十九世紀才開始扎根,在此之前,主要是盗墓者做考古學的工作!十九世紀以來的大量發現始終支持聖經的記載。如果聖經對人物、地點和事件的歷史記錄是準確的事件,那麼它的其他主張也可能是準確的嗎?

考古學只是我們為聖經的準確性和可靠性提供的越來越多的證據中的一個部分。正如我們所看到的大量手抄本證據一樣,考古學的支持讓我們更加確信我們在聖經中所讀到的内容是基於真理的。

「考古學幫助我們找到證實記載聖經背景的支持;將記錄聖經事件的基礎固定在它們所處的現實時代和文化中;當聖經的真理與真實的歷史事件聯繫在一起時,我們對神的啟示更有信心。」

– 小沃爾特-凱澤博士(Dr. Walter Kaiser, Jr.),舊約聖經學者和作家

「聖經土地的地理規劃和古代可見的遺跡逐漸被記錄下來,直到今天在這個區域性内有超過25,000個遺址,並且可以在最廣泛的意義上追溯-定位-到舊約聖經時代...」

-唐納德-J-懷斯曼(Donald J. Wiseman),舊約聖經的考古學的證實(Archaeological Confirmation of the Old Testament),載於C. F. H.亨利(C. F. H. Henry),「啟示與聖經」(Revelation and the Bible)

 

讓我們來看看考古學中一些重大發現的例子,這些發掘駁斥了懷疑論者長期以來的批評:

1. 懷疑論者聲稱說舊約聖經中的故事只是神話,特别是創世紀中的故事,因為外界没有所多瑪(Sodom)和蛾摩拉(Gomorrah)等地的記錄。

  • 二十一世紀最重要的發現是在死海的北端發現了所多瑪和其他「平原之城」(Cities of the Plain)的位置。史蒂芬-柯林斯(Steven Collins)博士是目前正在該遺址進行挖掘的「塔勒-哈曼挖掘项目」(Tall El-Hamman Excavation Project)的主任。
    • 支持歷史上存在的所多瑪、蛾摩拉和「平原之城」。

2.懷疑論者聲稱說在摩西時代没有書面語言,所以摩西不可能寫出《妥拉》(Torah)(舊約聖經的前五卷)。

  • 黑石碑閃長岩(The Black Diorite Stele)的發現包含了漢謨拉比(Hammurabi)(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n)統治者,約公元前1792-1750年)的詳細法律,寫於摩西時代之前300年,與摩西生活的地區相同。埃布拉石碑(Ebla Tablets)也於1970年在叙利亞北部被發掘,其年代比摩西時代早1,000年左右。
    • 支持在摩西时代和之前使用書面語言。

 3.懷疑論者聲稱說,耶利哥城牆不可能在聖經記載的時間範圍像聖經記載那樣倒塌。

  • 耶利哥城牆現在已經被挖掘出來,約書亞和以色列人在那裡開始了對應許之地的征服,證據顯示城牆向外倒塌,可以追溯到約書亞的時代。
    • 支持聖經中關於第6章所發生的事情的描述。

4.懷疑論者聲稱說大衛王是神話,因為在聖經之外没有證據證明他的存在。

5.懷疑論者聲稱說大衛王和他兒子所羅門建造耶路撒冷和聖殿的故事是神話,因為在那個時期没有任何證據

  • 2010年11月,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報導說,「最近在耶路撒冷挖掘的古代防禦工事可以追溯到3,000年前的所羅門王時代,並支持聖經中關於那個時代的叙述,如果城牆的年曆是正確的,那麼這個發現就是關鍵,因為它與聖經中關於希伯來國王大衛和所羅門在那個時代左右從耶路撒冷進行統治的說法相吻合」
    • 支持聖經中關於大衛王和所羅門王在那個時代建造耶路撒冷城和聖殿的記載

6.懷疑論者聲稱說,希西家和猶大國抵禦亞述人的攻擊時,希西家建造的隧道從未存在過

  • 該隧道在現代是由弗朗西斯庫斯-夸雷斯米烏斯(Franciscus Quaresmius)在1625年首次描述的;後來在1838年由美國聖經學者愛德華魯賓遜(Edward Robinson)和1865年由查爾斯-沃倫(Charles Warren)進行了探索。
    • 支持聖經中關於希西家和他建造的隧道的描述

7.懷疑論者聲稱說,先知但以理的事件和著作不可能發生在所報道的時期,因為它們太準確和精確。

  • 然後,考古學家發現了東印度銘文(East India Inscription),該銘文與但以理書中關於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在上述時間段的建築的記載相吻合。
  • 支持聖經的說法,即但以理是巴比倫流亡的見證者,並生活在這個時期,因此他的著作不可能是在後來出現。

8.懷疑論者聲稱說,聖經的預言,特别是以賽亞的預言,在居鲁士(也譯作古列)出生前大約150年就已經說出了他的名字,這些預言是如此準確和詳細,以至於它們一定是在事件發生多年後寫成的。

  • 居魯士圓柱(Cyrus Cylinder)是由霍爾姆兹德-拉薩姆(Hormuzd Rassam)代表大英博物館於1879年在巴比倫(現在的伊拉克,當時在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的一次發掘中發現。他是波斯國王居魯士大帝在公元前539年征服巴比倫後,根據他的命令用巴比倫楔形文字(Babylonian cuneiform)書寫的。
    • 居魯士圓柱支持聖經中關於居鲁士的人、時間和事件的記載。居鲁士在他出生前150年就被舊約聖經點名預言(以賽亞書44:28,45:1),他將成為允許猶太人在被巴比倫囚禁70年後返回耶路撒冷、並重建聖殿的統治者,而這一切都發生了,並在這裡得到了證實!

9.懷疑論者聲稱說舊約聖經的記錄不可能是準確的,因為我們所掌握的最早的手抄本副本的日期晚於公元900年左右。

  • 然後考古學家發掘了一個銀質護身符,它是在耶路撒冷的欣嫩谷(Hinnom Valley)南側的一系列墳墓中發現的。這個護身符的年代是公元前七世紀上面有民數記部分内容的縮寫版。
    • 證實了《妥拉》在非常早期的猶太歷史中的存在,這與我們今天的舊約聖經中的内容相吻合!

10.懷疑論者對約書亞的時代進行了批判

  • 然後,就在最近,考古學家在以巴路山上發現了一執碑文,現在被稱為耶和華銘文(YHWH Inscription),「以巴路山-詛咒碑」(Mt. Ebal – Curse Tablet),日期為約書亞的時代是公元前1400年。
    • 確認了申命記27-28章和約書亞記8:30-35所記載的事件!

 

整體聖經就是最好的證據:

懷疑論者說,整個舊約聖經不可能與我們今天的内容相同,聖經內所包含的有關彌賽亞預言是在幾個世紀後必須添加的,因為這些預言過於精確。

  • 在二十世紀對舊約聖經的歷史性和可靠性的最重要發現是1947年所發掘出來的死海古卷(The Dead Sea Scrolls – DSS),到目前為止,考古學家已經找到了大約931古卷。
  • 死海古卷的年代約為公元前250年至公元100年,與之前持有的手抄本相差1,000年。
  • 死海古卷證實在耶穌時代和之前所使用的經書與我們今天所擁有的幾乎完全一樣的。
  • 死海古卷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死海古卷的日期是在基督的時代之前。這意味著古卷不僅支持我們今天舊約聖經的準確度和可靠性,而且證實了在耶穌身上應驗的數百種預測性預言(這不可能是事後寫的)。
  • 最重要的發現是以賽亞書的完整卷軸,其相似匹配度與我們今天所擁有的幾乎完全相同!

 

甚至非宗教、世俗新聞也有報導:

「現代考古學以非比尋常的方式肯定了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的歷史核心,證實了以色列族長時代、出埃及記、大衛君主制度以及耶穌的生活和年代等故事的關鍵部分。」

-傑弗里-謝勒(Jeffery Sheler),「聖經是真的嗎(Is the Bible True)」,《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US News & World Report)

 

以賽亞書55:8-11

「8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9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10雨雪從天而降、並不返回、卻滋潤地土、使地上發芽結實、使撒種的有種、使要喫的有糧。11我口所出的話、也必如此、決不徒然返回、卻要成就我所喜悅的、在我發他去成就的事上〔發他去成就或作所命定〕必然亨通。」

 

深入了解

紀錄片片段展示了考古學家所發掘:

史蒂芬-柯林斯(Steven Collins)博士

「為什麼所多瑪重要-《創世紀》13:1-12」(Why Sodom Matters – Genesis 13:1-1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lf4rwTx3lc

 

「耶利哥找到了!!聖經考古學」(Jericho Found!! Bible Archaeology)

聖經考察隊(Expedition Bibl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YrSkikZhxI

 

「證據的模式(Patterns of Evidence)」:「出埃及記被揭示(The Exodus Revealed)」和「摩西爭議(The Moses Controversy)」

https://patternsofevidence.com

 

這篇文章翻譯自Teri Dugan的在線文章「How do we know the Bible is the Word of God? Part 4」

https://truthfaithandreason.com/christian-apologetics-more-conversations-how-do-we-know-the-bible-is-the-word-of-god-part-4-old-testament-archeology/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