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伯特-斯賓塞的古蘭經

分類:文章
發佈於:2022-04-29, 週五

羅伯特-斯賓塞的古蘭經

一部新的古蘭經注釋本,應該屬於每個明智的公民的圖書館

2022年4月28日

布魯斯-鮑爾(https://www.frontpagemag.com/author/bruce-bawer/

 

布魯斯-鮑爾是大衛-霍洛維茨自由中心的希爾曼研究員。

羅伯特-斯賓塞的《批判性古蘭經》即將於5月3日出版。它已經上升到美國最暢銷的《古蘭經》的第一名(https://robertspencer.org/2022/04/the-critical-quran-zooms-to-the-top-1-bestselling-quran-in-the-u-s)。在這裡預購(https://www.amazon.com/Critical-Quran-Commentaries-Contemporary-Historical/dp/1642939498/ref=sr_1_1?crid=21I2VAWW3EJKA&dchild=1&keywords=the+critical+quran&qid=1624648703&sprefix=the+critical+qu%2Caps%2C283&sr=8-1

自從伊斯蘭創立以來,西方世界的命運就一直與該宗教聯繫在一起-但在過去幾十年的大規模移民和大規模恐怖主義期間,其影響尤其嚴重。因此,對西方人來說,盡可能多地了解伊斯蘭的價值觀和信仰顯然很重要。但是,到哪裡去尋找事實?以及如何知道它們真的是事實?大學的伊斯蘭研究系幾乎全部由虔誠的信徒和其他辯護者組成,他們不會給你真正的資訊。大多數線上資源或大型企業出版商發行的關於該主題的絕大多數書籍也不會。人們可能會認為,解決辦法在於閱讀《古蘭經》-但主要針對非穆斯林讀者的英文版本是出了名的不可靠:最有問題的段落通常會被翻譯成盡量減少問題的方式,而編輯們在他們的介紹、註腳和其他工具中,系統地對所有內容進行最善意的解釋。

這就是為什麼才華橫溢、多產的羅伯特-斯賓塞的最新著作(https://www.amazon.com/Critical-Quran-Commentaries-Contemporary-Historical/dp/1642939498/)《批判性古蘭經:從關鍵的伊斯蘭注釋本和當代歷史研究中進行解釋》,這本書具有巨大的價值。正如斯賓塞本人在他的序言中寫道:「《批判性古蘭經》旨在讓英語讀者了解《古蘭經》及其在伊斯蘭中的解釋,並了解主流伊斯蘭評論家是如何理解該文本的,特別是對非穆斯林讀者來說最成問題的段落:對聖戰的慫恿、要求剝奪婦女各種權利的伊斯蘭教法條款,等等。在許多其他版本的《古蘭經》中,這些內容都被帶有辯解的意圖掩蓋了。在這書中,它們被完整地解釋了。」

的確如此-為之歡呼。是時候了!斯賓塞是我們這個時代最不可或缺的伊斯蘭學生,他對《古蘭經》的114個蘇拉(章)逐一進行了介紹,解釋了其標題,闡明了其神學意義,闡述了其在伊斯蘭傳統中的作用,並討論了任何文本問題。就著每一章,他還說明了它是早期的經文-據說是穆罕默德在麥加生活的時期被啟示的(古蘭經當中聽起來相對溫和的、數量有限的章節就在這一時期),還是後期(不是溫和的)的經文-據說是穆罕默德晚年在麥地那被啟示的,穆斯林信徒認為麥地那經文「廢除」或取代了溫和的麥加經文。

此外,斯賓塞還提供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註腳,其中一些是關於伊斯蘭關鍵主題的真正文章。在這些註腳中,他指出了任何出於《聖經》的借用、影響或相似之處(「這段大致基於《創世紀》2:19」),以及那註腳的經文與《古蘭經》其他段落之間的任何矛盾:「這裡識別易卜劣斯是天神,與古蘭經18:50相矛盾,古蘭經18:50說易卜劣斯是精靈」;「安拉在這裡用八天創造了宇宙,但在古蘭經7:54、10:3、11:7、25:59、32:4和50:38,他用六天就完成了創造。」(對於任何有信仰的穆斯林來說,不可能承認《古蘭經》包含任何內部矛盾)。斯賓塞提請讀者注意《古蘭經》中關於客觀物理現實的陳述-例如,關於天空和星星(「如果不是真主托起天空,天空就會落在地上」),以及男性和女性的生殖系統-這些陳述與實際的宇宙學和生物學事實大相徑庭。因此,對於穆斯林來說,這些都是令人擔憂和尷尬的原因,因為所有穆斯林都必須認同《古蘭經》是真主直接口述給穆罕默德的,因此完全沒有錯誤。

斯賓塞的注釋還提請讀者注意那些在塑造穆斯林對各種主題的看法方面起了重要作用的段落。例如,從古蘭經4:34開始的句子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伊斯蘭對婦女的態度。這段話本身的部分內容如下:「男人是管束婦女的,因為真主使他們比她們更優越,又因為他們所費的財產。賢淑的女子是服從的,是借真主的保佑而保守隱微的。你們怕她們執拗的婦女,你們應該勸戒她們,可以和她們同床異被,可以打她們。」斯賓塞的部分用詞:「打妻子在所有的文化中都存在,但只有在伊斯蘭中,它享有神聖的認可。」

斯賓塞對古蘭經4:24的解釋是:「安拉禁止穆斯林與已婚的婦女結婚,女奴除外...。根據伊斯蘭教法,一旦婦女被抓獲並被奴役,她的婚姻就立即被取消。這節經文是現代伊斯蘭國(ISIS)、博科哈拉姆(Boko Haram)和其他聖戰組織搶奪異教徒婦女並使其成為性奴隸的做法的依據」。在題為「離婚」的古蘭經65章的65:4,斯賓塞確保讀者不會遺漏了這段經文順便提及了「尚未來月經」的妻子-正如他所說,這「假定信徒將與青春期前的女孩結婚和離婚。」唉,這個假設在二十一世紀仍然有效。

斯賓塞的許多註腳對反映伊斯蘭和基督教之間明顯對比的段落進行了注釋。例如,他強調「古蘭經中沒有類似於耶穌的『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馬太福音5:39)」。他還指出,「伊斯蘭認為穆罕默德只是一個人,但他不能被描述,對他的侮辱必須被報復,而基督教認為基督是神聖的,但對他的視覺描述沒有問題,並耐心地承受對他的侮辱,或至少不作出暴力反應。」

此外,斯賓塞強調了這樣一個事實:「伊斯蘭沒有發展那種改變猶太人和基督徒今天理解其經文方式的歷史和文本批評。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對《古蘭經》沒有疑問過,也沒有質疑過;若以歷史批判的方式研究它,本身就會是不虔誠的。」然後是這點:「與基督教的殉道概念明顯不同的是,真主允許穆斯林在被迫時否認自己的信仰」-這是一種非常有用的、經常使用的躲避方法,被稱為taqiyya,《古蘭經》巧妙地將其與撒謊區分開來,盡管根本taqiyya和撒謊沒有真正的區別。

對於任何熟悉《聖經》的人來說,閱讀這本沒有刪節、坦率注解的《古蘭經》的經歷不禁讓人對基督教和伊斯蘭的鮮明對比有了深刻的認識。任何人若要在《古蘭經》中尋找關於愛、仁慈和寬恕的、類似福音書的段落(或關於有德行的非信徒的寓言,如好撒瑪利亞人),都是在浪費時間。事實上,《古蘭經》中關於非信徒的經文-對穆斯林對非穆斯林的態度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很不妥。事實上,只要研究一下斯賓塞標榜影響這些態度的幾段經文,就可以生動地了解《古蘭經》的學生是如何被教導看待異教徒的。以下是斯賓塞對這些經文的注釋的幾個樣本:

-        在古蘭經2:8的註腳中,斯賓塞指出,猶太人對伊斯蘭的拒絕是「大多數穆斯林不接受猶太人對以色列土地有任何權利的觀點」的原因。

-        在注釋古蘭經2:18時,斯賓塞指出,「指責那些不相信伊斯蘭的人『是聾的,是啞的,是瞎的』(參見古蘭經2:171),這表明伊斯蘭的假設是,那些拒絕伊斯蘭的人不是出於善意,而是有道德上的缺陷。」

-        斯賓塞指出,從古蘭經2:65開始的這段話是「今天伊斯蘭聖戰者中普遍傾向於將猶太人稱為猿猴...或既稱為猿猴又稱為豬」的經文基礎之一。

-        在古蘭經4:76(「信道者,為主道而戰;不信道者,為魔道【taghut,偶像】而戰」),斯賓塞指出:「在聖戰中沒有道德的灰色地帶;信徒為真主而戰,不信者為撒旦而戰。烏薩馬-本-拉丹在2002年10月6日給美國人民的信中首先引用了兩段《古蘭經》,即這段經文和古蘭經22:39」。

-        斯賓塞指出,古蘭經8:55「將不信道者等同於動物」,「這也表明不信道者不值得尊重或體諒。」

-        斯賓塞指出,古蘭經8:60「是《古蘭經》中第三次提到對不信者進行恐嚇的命令」。

-        他指出,古蘭經9:111「在現代已成為自殺性炸彈爆炸的理論依據」。

-        斯賓塞指出,古蘭經9:29「是明確指示穆斯林對猶太人和基督徒-即『曾受天經的人』-進行戰爭和征服的一節經文...」

-        通過闡明古蘭經39:9的一個相當模糊的聲明,斯賓塞總結了《古蘭經》對穆斯林和異教徒的看法:「不信者與信者不平等,因為信者是『最優秀的民族』(古蘭經3:110),而不信者是『創造物中最惡的人』。(古蘭經98:6)這與所有的人都是由同一個神創造、有平等尊嚴的理念是不相容的」。

-        斯賓塞強調了古蘭經40:10的主旨,他指出:「真主痛恨不信道者,甚於他們痛恨自身」。

-        斯賓塞在注釋古蘭經56:79時指出,「非穆斯林因為是污穢(見古蘭經9:28),所以不能接觸《古蘭經》。這就是為什麼在關押許多聖戰恐怖分子的古巴關塔那摩灣監獄營地的美國警衛只在戴著手套的情況下觸摸《古蘭經》的原因」。

-        最後,還有斯賓塞對古蘭經198:6-7的注釋。古蘭經的經文是:「信奉天經者和以物配主者,他們中不信道的人,必入火獄,而永居其中;這等人是最惡的人。信道而行善的人,是最善的人,」斯賓塞的注釋:「這節經文是《古蘭經》對不信道者進行非人化的最突出的例子之一。」

最突出的例子之一,但遠不是唯一的例子。

事實上,《古蘭經》中有很多段落不斷地、反復地、執著地指出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間的徹底對比,前者總是被描述為有德行的,而後者則是邪惡的、令人厭惡的,實際上還算不上人渣,總是應該受到虐待和謀殺,而且毫無疑問是要受到永恆的懲罰。猶太人、基督徒或世俗的西方讀者在閱讀這本書時不可能不認識到,那些在《古蘭經》的薰陶下長大、一生中每星期都在清真寺裡聽到《古蘭經》宣講的人,不可能輕易接受將非穆斯林視為人類同胞的想法,更不用說朋友。

事實上,讀這本書時,我們會一次又一次地猛然意識到,它很狂熱關注異教徒、叛教的罪、各種惡棍使信徒遠離真主的惡行、信徒應該與異教徒相處的冷血方式、信徒向異教徒開戰的義務、異教徒的懲罰的性質、並異教徒在來世等待的永恆痛苦。

簡而言之,這是一本充滿仇恨和死亡的書,它一次又一次地呼籲信徒殺人,勸告非信徒自殺,並提醒讀者,信徒在等待來世的樂園,非信徒在等待來世的火獄。閱讀這本聖書就能理解無數穆斯林在我們這個時代以這種或那種方式表現的對異教徒的惡意。

既然有這種惡意,為什麼有這麼多穆斯林遷往西方?至少部分答案可以在古蘭經4:100中找到,正如斯賓塞解釋的那樣,「《古蘭經》指出了『為主道而遷移』的重要性,也就是說,遷往新的土地,目的是將伊斯蘭帶到那裡」-而且,可以說是將它帶到伊斯蘭。對於歐洲人和北美人來說,他們的國家在最近幾十年裡越來越伊斯蘭化,而他們的居民在令人震驚的程度上仍然對他們的新同胞的動機一無所知,這是值得思考的。

我已經說得很清楚《批判性古蘭經》是一項多麼了不起的成就嗎?它的雄心和成就令人歎為觀止,它對教育西方讀者了解偽裝成一個和平的宗教的好戰意識形態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一行又一行的註腳,為這個充斥著欺騙、欺瞞和兩面性的研究領域帶來了急需的清晰和坦誠。現在唯一的問題是,有多少讀者會利用這本書為他們提供的智慧-對他們來說,這很可能意味著屈服和生存之間的區別。

 

這篇文章翻譯自Bruce Bawer的在線文章「Robert Spencer’s Qur’an」

https://www.frontpagemag.com/fpm/2022/04/robert-spencers-koran-bruce-bawer/

Visitors:
Copyright 2002-2011 @ www.yslj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
版权所有,除作私人用途外,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